"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我是人?為什麼?
2007-02-09-Fri  CATEGORY: 我就是氣!
第一次接觸到「瀕臨絕種」這個詞是在小三的時候,當時看了一本阿姨送的百科全書,在僅僅十來頁的地球篇裡,有兩頁特別介紹到當時地球的已絕種和瀕臨絕種的生物。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們口中的多多鳥、袋狼、以及許多我再也不可能見到的動物,而那些動物都是在短短數十年內絕種殆盡。

為什麼印象深刻?因為在我接下來整整四年與各類百科全書為伍的日子裡,從未見第二本百科如此慎重描述生物危機。

然後上了國中,生物危機、溫室效應等等生態危機在台灣漸漸浮出檯面。生物課本、理化課本一學期一學期的講,那些官腔的檯面話看到後來,變成考試的一道題目。身處危機中,也無關緊要了。

然後高一,偶然間在金石堂看了一本小牛頓,當期特刊報導日本最後一隻XX鳥(我忘了名字)在復育研究中心安靜的走了。

麻痺啊當時!在那隻鳥帶著「最後」的悲哀名譽離開生態圈時,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物種在人類的逼迫下絕種?而人類怎麼會知道呢?

這一類的新聞已經看到不想看了,直到進了大學,在恐怖寵物店裡看到相同的橋段,才又愕然想起小牛頓上的那隻日本鳥......

媽啊!漫畫裡說的該不會是同一隻鳥吧?!

管他的,干我啥事?......干我啥事?!

有一次回老家,吃著飯看著電視新聞,正好播出CNN的報導,說美國的某森林裡,發現一隻已經宣佈絕種好幾十年的鳥,很健康的在森林裡活著。還記得翻譯記者說了一句話:這也許是大自然給了人類一次機會。

然後我哭了,幸好我看電視時總是坐在全家人的最前面,沒人看到。

是啊!這是多麼偉大一次機會,讓絕種的生物在人類的眼皮下度日,然後堅強的在險惡自然中重生。這樣的機會又有多少?

美麗的台灣雲豹,在漫雪冬季化為雪白的美麗天使,牠的足跡在十幾年前便消失在雪的彼岸了。

有多少美麗的蝴蝶,在四五零年代養活多少台灣人,以百萬為單位,還是以千萬為單位?

今日我們以西伯利亞虎為稀有、以美國野牛為希罕,但就在短短數十年前,澳洲上袋類動物四處可見、三兩公尺高的巨鳥群聚而生、藍鯨依舊稱霸海洋。

才數十年啊!地球上的物種竟絕種了近四分之三,這還是十年前的數據!是不是到了明日,連麻雀都是保育類了?路邊野狗都進保育中心了?

有時候真的覺得......生為人,恥為人啊!

最近奇摩新聞老是談到溫室效應,免不了又是美國與中共的一場嘴戰了。全世界的國家都一樣,要發展就是要破壞。更不用說中共,人都快被環境污染所滅了,還有誰會理會生態問題?

只是,換個立場想,這些動物就是活該被滅種嗎?就是活該嗎?

站在生物金字塔頂端的人類,竟足足有六十億人口......

變態啊......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07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