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張起靈X黒瞎子]黑瓶-Silent Woods
2019-06-19-Wed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盜筆-黑瓶:

《Silent Woods》



BGM:Husky Rescue - Silent Rescue


隨著時光流逝,他依然沒有變老,歲月就像散了水氣的晨霧、黃昏後的陽光,一點一滴流走,在不經意中帶走數年的光陰,卻將他留下。
這是個歷經動盪過後的、一切昇平的繁華年代,他的記憶卻保留在當年的草木皆兵。
是的,他這麼想:我被遺棄在這個花花世界裡。

<春>
某一年的某個下午,他坐在堤岸邊,看著三三兩兩的人們在此踏春。冬去春來的陽光稍嫌冷淡,但足以照亮三月的綠意,以及照在每張臉上的暖意。
春天,柳絮飛揚的季節,細細飄飄的白雪隨風打轉、飄散,沾黏在頭髮上。他夾起卡在墨鏡邊上的柳絮,在絮毛中發現一顆種子,細細端詳起來。
柳樹的種子很小,細細的,沒有重量,包在輕若無物的柳絮裡,可以飛得很遠。
「但西湖可大呢。」從他手中飛走的種子眨眼即消失於遠方,跨越廣大的西湖,企圖飛得更高更遠。
在哪兒落根呢?他勾勾嘴角,拿出菸,笑看西湖瀲豔。

<夏>
某月某日的某個下午,他來到堤岸邊,穿過三五成群的遊客。夏陽熾烈如火,在人們的臉上流下蜿蜒的水痕,在他臉上映下劉海的陰影,絲絲如柳條搖曳。
古刀很重,他拉拉肩上的布條,拉正背後的刀,走在堤邊的步伐未曾改變節奏。柳條搖向岸邊,拂上他的臉,如一簾纖綠的風,捲起細黑的髮絲,揮著陽光。
赤夏的午後熱了。
午後的風冷了。
冷淡的雲暗了。
落雨。
點點滴滴的雨、圈圈迴迴的漣漪,一針針藏進湖裡,踩在他的步履下。
躲雨的人潮洶湧退去,只留下他一人走在灰灰雨雨之中。
空無一人的堤岸邊。

<秋>
「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他沒來由的一句,旁邊的同夥愣著,嗤笑道:「你到挺文藝,要是天黑前還找不著那個墳墓,咱們都喝西北風去了。」
他回了一笑不再說話,看著山頭那抹絢爛火紅的秋夕,天空飛過一掠鳥行,樹影搖曳,擺盪秋涼後的寒風颯颯。腳下踩斷無數枯枝,隨著啪啪聲響,枯草味更濃厚了。
「今夕何夕……呵呵。」
近了黃昏的夕陽,人們總是希望時間能停留在這一刻,讓這短暫的美麗永存於天際。剝除時間的限制,若是永恆,「黃昏」不再是悲傷的代名詞。

什麼是時間?

火車裡,他木然靠在窗邊,拉低深藍色帽兜,在夕陽中闔眼,斜劃的樹影在他身上飛梭而過。
他明白,這世上唯一永恆不變的,就是無一不變。一如千百年來從未相同的黃昏。
然而光陰流走的速度在他身上緩了下來。終於停止。
在那個美好黃昏的季節。

<冬>
他冷眼看著陳皮阿四將某個手下踢回盜洞裡,華和尚立刻灌進水泥,將慘叫聲封埋進這個百年大斗中。

(他冷眼看著同伴為了一只鑲嵌紅寶石的黃金壺互相爭奪,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他默默走在人群中,看著萬丈高樓平地起,看著滄海桑田,看著人心不古,看著這個美好喧騰的時代急速改變,繼續奔向洪流。

(他默默經過塵囂,看著人群擦踵而過,對著華車貴人嗤之以鼻,對著陰溝僂鼠諷之以笑,如此越過一個又一個城市。)

有時,他坐在公園的角落盡情放空,揮霍著不值一毛的時光。也許半天,也許幾日夜,冬雪飄落時,結凍湖面,也凝住他的時間。

(偶爾,他坐在冬雪過後樹林裡,雪花飄落在頭上、肩上,寒霜凝住菸上煙,也凝住他的微笑。也許幾小時,也許整日,浪費了彌足珍貴的時光,讓生命一點一滴消逝,如雪泥足跡。)

「何不讓一切就此消失?」微笑,他這麼想。

「消失了,就什麼都沒有了。」木然,他這麼說

有光的地方就有陰影,是謂光陰。
他看著冬夕之光與枯林之影在腳下緩緩流動。

<春>
今日,初春,北方的黃沙吹不進南方的綠意,縱然春陽暖中帶寒,但已不似冬時濕冷。好天氣。
重遊故地,他第N次來到西湖邊,嘴裡的菸沒少過,背包裡的明器倒是賣了不少。
推推墨鏡,看看手錶,時候到了,他該與下個雇主會合了。
不經意的一瞥,遠方走來一個背著長布條的男子,後頭跟著一個……喔,他認得,那是潘家園的王胖子。
視線移向男子,意外地,男子的視線正好瞧了過來。

冷。

再多的形容詞都無法表現他乍見那雙透徹的雙眼時,心中迴盪的漣漪,與西湖一樣氾濫。
然而,那是駐留在自己身上的超過三秒鐘的視線,他彷彿在那雙冷眼中看見試探。
他回以一笑,很淡、很輕,同樣帶著試探的微笑。

男子移回視線,經過他身邊,節奏不變的步伐聲越行越遠。

「咯咯……哈哈哈……」他笑著走往反方向,他發現自己很久沒這麼開心過。踩熄菸蒂,不經意地踩過草地,幾株新生的柳苗落根堤岸邊,與雜草同綠。

如果生命已為殘燭,何妨揮霍最後的光芒?
那才叫燦爛啊。

「我該怎麼稱呼你呢?同類。咯咯咯咯……」


= = = = =

首發:Plurk黑瓶合戰

......= =?
整理舊文的時候翻到這篇,看完心中滿滿的「J三小」。
嗯,我到底在寫啥,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10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