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給我最愛的琪琪
2016-11-27-Sun  CATEGORY: 無聊記事
2016年11月26日的早上,妳走了。
清晨六點,不是我睡醒的時間,我聽見百葉窗發出異於往常的三道風聲,我驚醒了。
心裡想著妳還好嗎?寵物醫院冷不冷?病拖到這麼嚴重才帶妳去看醫生,我真的很對不起。

心律不整又一次引起心痛和胸悶,一哭,就抽不到空氣,很難受,難以入睡。
我一次又一次默念「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南無觀世音菩薩」,求菩薩解救快被罪惡感壓垮的我。
以往只要是睡夢中感到異狀,念著念著就能心安入眠,不知為什麼,這次念了很久很久。
不知道是為了我自己,還是為了貓琪琪祈福。

我沒接到醫生打來的電話,反正距離我到達獸醫院的時間並不超過一小時。
醫生說,妳在清晨的時候過世了。

心愛的琪琪,我終於知道什麼是抱著屍體哭泣,我無法克制我的眼淚,我無法不去抱妳。
妳比活著的時候重了一點點,那不是裹著妳身體的衣服重量,是妳解脫後的沉重。
手感就像妳還健康活著的時候,毛髮也還跟平常一樣柔軟。只是妳睜著沒瞑目的雙眼,無法回應我而已。

心愛的琪琪,凌晨六點我驚醒,我害怕妳活著的前一晚,對我的呼喚迴光返照似的叫了一聲,將是妳最後的回應。
我很害怕,怕妳在醫院冷,害怕妳是否將一去不回,我抖得像是小時候在睡夢中聽見車禍後淒厲的呼喚,以為是我的家人。

心愛的琪琪,我好希望妳就算走,至少也要在溫暖的懷抱中離世,而不是在冷冰冰的醫院裡慢慢變冷。
我抱著妳哭,我知道一切都來不及了,我抱著妳哭,不是我相信妳的靈魂看得見我的後悔,而是我捨不得。
太捨不得了。

妳是這麼小,這麼黏人,這麼愛趴在我肩上,窩在我懷裡,享受搖搖晃晃的懷抱,像個小貝比。
小小的腦袋跟小小的身體,就像個小小的皮小孩,又像是渴望從來沒享受過的母愛,賴在有溫度的懷裡,不膩不離開。
人家都說貓是高冷無情的,偏偏妳是這麼樣地愛撒嬌和爭寵,從來就把自己當人類,愛在我身邊繞來繞去,愛趴在我腿上,愛討摸摸,愛討抱抱。
流浪過的妳,對生命的一切是如此不安。

剛來台北的第一個農曆七月是妳和貓耳朵陪我度過的,單獨一人住在家裡時是你們陪我看電視的,每天回家開門第一個迎接的是妳,肚子餓貓砂髒,第一個先對我不滿地叫。

妳知道我愛妳,所以妳再次流浪卻找不到家門時,只敢在我出現在大門口時,偷偷對我叫。
妳知道我認得出妳的叫聲,妳知道我會去找妳,所以妳待在原地,躲在車輪後,顫抖抖又髒兮兮地等我去抱妳回家。
妳知道我最了解你們,所以妳無法再忍受病痛,一次次出現在我面前,求我懂妳,救妳。

對不起,是我太自私太自以為是,以為妳撐得到我找到工作,有錢帶妳去看病。
對不起我知道妳生病了,我卻沒想盡辦法救妳。
對不起我以為我養過這麼多寵物,我以為我捨得下。
對不起,我後悔了,妳走得好無辜。

醫生說,百分之八十的貓都死於腎衰竭,即使過得了這關也勢必洗腎度日。
我知道妳很早就出現病徵,是我太過自大選擇不早日醫治妳,但是醫生的話也讓我猶疑了。我不知道什麼決定才是好的。
無論如何,妳已經走了。

我剪下一小段妳的黑毛,放在阿嬤的手尾錢旁邊,在我錢包裡,一直都在我身邊。
妳離開的第二天晚上,我依然哭哭啼啼。

老家的乖乖在死後三天仍在老家徘徊不肯離去。
如果妳還在,讓貓耳朵看看,讓他知道妳將離開。
他是個智障,但不代表他會笨一輩子,我不想讓他被現實的孤獨給慢慢凌遲。

如果妳還在,來我夢裡,讓我看看妳好不好,走的時候有沒有健健康康地。

愛妳喔貓琪琪,玄關燈開著,妳看見了就記得回來。

大慈大悲救苦救難南無觀世音菩薩,我求菩薩引領妳到妳想去的任何地方。
下輩子,做妳想做的事情,成為妳想成為的物種。

如果還有緣,下一世,讓我看看妳好不好,好嗎?

2016年11月27日,愛妳的我。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