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再除草
2016-01-11-Mon  CATEGORY: 無聊記事
梁班長是個聰明人。
練了快三年的二胡,認識梁班長也久了,認識這個人越多,這個結論便下得越篤定。
頭腦精明但處世圓滑、手段聰明但鋒芒盡斂,非身居要職但不可或缺,一個人處理所有幕後。就像他拉的中胡,不可或缺的低音部。
想來想去,也只有這三個字最能形容:聰明人。

我相信一個獨立的成年人,其未來決定在自己當下的每個決定,更因為自己所預設的定位,而將影響自己處理事情的態度、抉擇、方式。
我不是領導型人才,我討厭擔別人的責任,我討厭責任兩字,從好久好久好久以前就知道了。
因此這個班長,做得很累,累得想逃。
學二胡時的一點樂趣可以稍稍微彌補疲憊感,只是不知道,我這樣還能撐多久。

長到現在三十歲,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處女座。令人髮指的完美主義展現在工作上也許是優點,在處理事情時便顯得窒礙難行。
於我道德,我是個完美主義者,於他人私事,我可以不干己事。但處理大眾事務時,只要有個隊員脫序,我就崩潰了。
國三當數學小老師時是如此,大三當小組長時也是如此,如今成了二胡班班長,依然如此。
可悲三十年歲月,並無增長我多少領導人才,而選我做頭的人,永遠都是看走眼的。
我想來想去總是想不明白,我是哪一點做錯了才讓這些人選上的?我改好嗎!

想想也許梁班長是把思女心切投射在我身上了,畢竟我還小,從他眼中可以看到如前原先生的眼神,那是看孩子、看女兒的眼神。所以他照顧我、對我好,都是可以理解的。
小小一個社大的班級,無關乎生計、無關乎前程,也許對他而言這個擔子再輕鬆不過。
他只是沒想到我的肩膀這麼薄,一根羽毛都擔不起。
太多失敗的前例,我能學習領導、學習管理,但我的能力能實行多少?

想了想我確實是很自私的人,無腦式的管理方式很適合我,條列化、規格化、標準化,社團式經營於我也許更方便,這樣我也可以有更多時間專心學琴。
是啊......我他媽來學琴的不是來搞社交還搞得這麼複雜又累人的啊!!!!!!!我不是應元團啊!!!!!!!!為什麼要我去當啦啦隊為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智慧......哪兒都沒有,頭髮少,智慧少。
唉......
想做到盡善盡美,何其容易?
有時候會想起鞠躬盡瘁的諸葛孔明,原來也只是個龜龜毛毛的死處女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