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除草
2015-11-26-Thu  CATEGORY: 無聊記事
可以感受到時光在生理上發揮化學作用。一年一年年紀增長,離熱血兩字越來越遠。

也許是某種內分泌或激素正在下降,很多娛樂興趣、很多自認為有意義的事情做起來越來越冷靜,變成一種例行公事。
做之無味,棄之無聊。

Depress,抑鬱,在張國榮的紀念特輯裡看到的字眼。
比起台灣慣用的“憂鬱”多了點動詞的意味,被抑鬱、被壓抑,快樂兩字從腦袋裡消失,身體漸漸地,被一種無色無味的龐大的氣壓所擠壓,想壓進體內每個細胞,被侵入了,被佔領了,最終被控制了。

我不想被控制住,我應該要掙脫。
但在生理和心理上都未產生明顯異狀時,還真不知該從哪個角度切入手術刀。



我喜歡藍色,藍藍的顏色讓心情雀躍,我熱情地喜歡這般平靜的基底,熱情控制過多的激情,維持很冷靜的歡樂情緒。
我喜歡暗紅色,沈靜的紅顏色讓我在理智的思緒中盡情爆衝我的熱情。
太矛盾了。生來就太矛盾。
我以為矛盾是成長必經的路,今年三十了,我還在矛盾。漸漸懷疑,是否已經成為人格的一部分。

藍色的領域越來越大了。
以前不明白何以「藍色」成為憂鬱的象徵。現在依然不明白,也不願用「藍色」兩字定義這陣子抑鬱的情緒。
那只是個形容詞,很不冷不熱的領域。少了雀躍的平靜、理智裡點燃不起爆衝的熱情,越來越沉了。

我夢見跳樓,眼前景象彷彿從樓梯上摔倒的瞬間,連集中線都出現了。著地前便醒來。
解夢說,那是對現實不滿感到無力,亟欲想改變,想跳脫固有的環境。現在的環境。
不冷不熱,不溫不涼,不滿足也不厭惡的現況。

網路上有個ADHD測驗,測出來的結果,好像有ADD頃向。無法保持專注力,容易健忘,思考脫序。
確實一直有這種狀況,以前習以為常,朋友們習以為常,當作我就是個脫線的人。
雖然對五分鐘熱度的習性很困擾,卻始終無法克服。我以為是我人格上的缺陷。恍然大悟了,原來這也可能是生理上的缺陷。
ADHD需要和一位長期生活的人配合檢測才能確診,國內也似乎沒有針對成人的診療方式。
到底有沒有這個病,也許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了。

我喜歡天馬行空地想故事、同時喜歡畫圖音樂寫作,並且無法百分之百專注在某項興趣,原來可能都是ADHD的表現。
這是很沈重的打擊,彷彿要把過去的歲月全數抹滅。人格特質和病徵特質,畢竟是兩回事。
怎麼改善?改善之後會有什麼影響?能不能吃藥?要什麼樣的程度才能取得處方籤?
全部不知道。
ADHD會造成工作效率降低,也可能造成人際問題,長期下來減損個人自信心,可能進而導致憂鬱症。
因為健忘的症狀造成憂鬱症的問題是沒有,但因為發現自己可能患有ADD,而出現抑鬱症狀的情況倒很明顯。

我身為我的特質,被抹殺了。
原來啊,我也不過是個蠢蛋。



昨天看小說時突然晴天霹靂恍然大悟。

我怎麼沒想到呢,自幼少了父親的你,也許把自家老闆當作那個少得幾乎沒存在過的背影,所以,你遲遲無法辭掉那個爛到有剩的工作。
些許的施捨,被你放大成慈愛的表徵;無的放矢的任性,被你當作無過之過。也許這段奴隸般的工作,你曾經是這麼享受著。
也許補足你生命中缺席的位置,也許你很滿足。
我怎麼就沒想到這點呢?父母雙在的我,怎麼會料到這點呢?

人生歷練尚遠遠不足。
睡前,我突然頓悟了這點。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07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