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散寫]夜鳳
2015-02-25-Wed  CATEGORY: 天宇布袋戲同人小說
可能是親眼看過太多親人好友的死,當她在我眼前嚥氣時,我除了震撼,心裡沒有太多悲傷。

「這樣,妳滿足了嗎?」

站在她的墓前,我問得很輕。我知道客死異鄉並非她來不及後悔的遺憾,她的心太大,大過飛凡塵、大過天宇,也許更大過這個世界、這個蒼穹。

生前死後,我始終無法理解更無法認同她心裡的想法。是啊,她心心念念所作所為皆是為了……可笑的「野心」兩字。

「這樣妳……」滿足了嗎?

追逐權力的妳,跟著我隻身來到陌生的天宇,跟著我隱姓埋名低調過日,跟著我為了不知是否能實現的願望四處奔波。妳在我身邊不棄不離,儘管我惡言相向,打從心底厭惡妳眼中旺盛的野心。

我說過,對我而言,妳真是個不知羞恥的女人。

看看妳,妳很受傷嗎?妳終於感到見笑嗎?面對妳所愛的男人,我如此羞辱,妳痛心嗎?

妳愛我,但我從未對妳動情。妳的心太大,一個過慣如同靜夜一般安逸生活的人永遠無法體會鳳羽下唾手可得的風雲叱吒,我只想抱著回憶在銀川靜靜終老。

這種平淡的日子,妳能嗎?

『花靜夜,我知你對我不滿,但天宇現在正混亂,當前之急是找尋藏身處……』

也許不是不能。

『花靜夜,以我的修為飲露而活絕不是問題,但你餐餐夙風遲早拖累身子,你若懷疑我在食物動手腳,不如讓我親身試毒……』

只是時間不夠證明妳能。

『花靜夜,此處夜色真像銀川,當年我和你也是像這樣站在岸邊,看銀川的月,你還記得嗎?』

妳涉身的險棋終究吞噬了妳自己,我什麼都來不及回答妳。

妳闔眼前的擔憂和懼怕告訴我,引妳自焚的火多麼大多麼燙,好像摟著妳的我也將被這把惡火吞噬。

我來不及告訴妳,我花靜夜從來不怕。

我來不及告訴妳,其實妳眼中的企圖心不夠彰顯,總是藏不住傷、藏不住痛。

我來不及告訴妳,我的心不夠大,但也並非小得只能放下月曉。

我不是無情的人。

只是這把火燒得太快,時間來不及證明我能。

「這樣,妳滿意了嗎?」

花靜夜輕嘆,靜立在夜中。看著月光下的孤墳,刻在墓碑上是昔日嬌喝三千、威名遠播的名號,而今伊人草草收埋,連一柱香都沒有。

他將粉紫色的團扇插在墳旁。也許哪天這把絲扇將被風吹走,無妨,在他移開視線之前扇子還留在原地即可。

至少代替它的主人看著他離去。

至少讓他假裝在這個孤單陌生的國度上,仍有個同路人在背後目送他離去。

至少在他漸行漸遠的步伐裡,內心的溫暖可以消失得慢一些……再慢一些……

-完-

------------------
  憑著只看過一次影片大概忘了九成的記憶,某天一時興起亂寫的小短文,不知為什麼對鬧得轟轟烈烈的翎和刀隼一點興趣也沒有(大概是歹戲拖棚看了厭),反而對兩組人特別有印象:窮追猛撲花靜夜的鳳擎天、只見夢華研兩面就GG了的季鳳儒。也許是他們有著方法完全迥異但都是為愛情的堅持。
  身為一個只看完雙流變以降劇情、前期戲碼還沒追完魔空的後期戲迷,個人印象最深的女角大概就是這個自良感超好心機超重超牆頭草的鳳擎天,一個讓人無法蓋棺認定為絕對反派但也八竿子跟正派打不著關係的女人。
  這般自私又自傲的女人,遇到心愛卻同樣卡得死死的,既違背不了自己的本能而成為一般定義上的正派(或者說是花靜夜心目中的好女人),又無法徹底殘性成為頂天立地的梟雄,不上不下的結果,就是不上不下地被隨便發便當了。
  雖略惋惜之,但在當時期各種重要角色隨時都可能被便當掉的氣氛中,鳳擎天的死倒也不足以令人意外便是。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07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