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29歲,十年一輪的逢九必衰又擱來喔
2014-09-05-Fri  CATEGORY: 無聊記事
  人生有很多分水嶺,29歲是一個,而且是逢九必衰的其中一個。
  嚴格來說我不太過生日,但今年這個生日確實不算好過。持續一個多月的待業狀態不是導因而是結果,也許可以歸咎於我太糊塗了。
  29歲是個巨大的分水嶺,有些熱情正漸漸消失,少許自信已消磨殆盡,在那個把我保護得很好的溫室裡失去太多警覺,正要走下人生下一步時,便猶豫了。
  從小我習慣安排自己人生,每逢求學、選志願選學校、畢業北上,除了工作,沒什麼是脫離我掌握的。也可以這麼說,從來就無法任由外因主導並變化我的計畫,我對自己的人生有很強的控制慾。
  然而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計畫已經趕不上變化,也許是在25歲做為體力分水嶺那年開始?或者在大學四年熬夜把身體虧空便種下遠因?所謂心有餘而力不足,這幾年真真切切感受到了。
  從前公司離開後經歷各種重新適應、適應不良、離職回家,現在放爛第四個禮拜,各種心態與體力上的無力到達頂點。當初畢業時,懷抱著我可以改變這個世界的熱血衝勁,如今已成了笑話,現在連盯著電腦十小時工作都成了問題。
  果不其然換工作後各種不適應造成各種疾病連鎖效應。進長庚掛號時才發現,來台北這六年,長庚一樓到六樓已被我連線大滿貫了。更別說馬偕,這些年來除了三樓兒童醫院,一二三樓也是來來回回跑著。
  設計工作太過勞累,應徵到了夢幻的設計工作卻沒勇氣去衝去熬。怕自己沒有工作能做,又怕自己繼續做設計可能哪天就死得不明不白。但沒有第二專長的我如今過了個惶惶然的生日,未來在哪裡卻仍看不見。
  據說29歲是個職場分水嶺,29前可以盡情摸索與犯錯,因為錯誤的累積也是重要的歷練。等到30歲,便該篤定往自己真正能發揮實力的方向前進。
  聖母峰的峰頂是尖的,我歪歪斜斜地站在這個分水嶺上,舉目所及的岔路太多,卻沒一條能看得到盡頭。感覺我能控制的籌碼越來越少,也變越來越不安了。

  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成長過程到底在哪個環節出了差錯,某天突然想開了,就變成同學或朋友眼中的瘋子。
  一直很喜歡烘焙王裡的小丑波魯內傑,一個因為戴面具的人生大於真實做自己,乾脆把自己整形成小丑的人。
  活到這個年紀,當某些真實的自己已經完全消失後,便無法分辨哪個自己說的話做的事,才是真的。
  曾經在我剛來台北工作前幾年,常常夢醒後睜開眼,看見這個挑高極低的天花板,一瞬間困惑著我身在何處?這裡是什麼陌生地方?
  曾幾何時,當我回老家,睡醒看見那整片絢爛的日出藍天,竟也困惑了:這是哪裡?
  也許是因為超過十年沒在老家度過較長的日子,已經陌生了,也許是對台北習慣成自然。又或者是因為對各種紛紛鬧鬧實在心累,也真的年紀越大越沒耐心,有些虛偽的面具戴久了便拿不下來,可也有些沉重的面具拿下來了,便不想再戴回去。
  在台北我可以安心地把這些面具收起來,如此一想,台北竟成了我最安全的避風港,躲著,就不想再回去了。如此一想,因為台北天氣太熱讓我離職沒得吹免費冷氣的我長了整整一個月的蕁麻疹,似乎算有些值得(?

  29歲是個嚴重的分水嶺,各種逼相親的訊息如暴風雪撲面而來,逼得我逃回來台北,我向來不喜歡任何外因插隊我的人生。待業這段時間設想過結婚的可能性......雖然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談婚姻,但很久以前就發現自己不適合家庭生活,整天面對長輩虛與委蛇的傳統婚姻,真的很累人。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一直把自己當男生在過活,穿得像男生,說話像男生,言行舉止像個流氓,在全班面前跟著幾個男同學翻牆逃課......結果忘記自己還穿著裙子,翻校門時內褲被全班看光光了。
  也許在那個中二的年紀、那個重男輕女的環境裡,只要告訴我要像個男生、我要像個男生、我要像個男生......就可以給自己一萬分的勇氣,靠自己去解決萬事,證明自己我可以自立自強。
  沒人告訴我這樣的心態對不對,總之我也這樣歪七扭八地長大了,餘毒不減的結果,做為一個女性反而對女性這個角色感到有些彆扭,對鏡頭無法嘟嘴,對娃娃音感到顫寒,對襯衫大衣以外非中性打扮需要習慣,對異性反射性稱兄道弟,越感興趣的人相處起來越兄弟。
  我知道才不是這麼兄弟的人,只是我不知道要用什麼面目面對。錯過應該穿裙子的年紀,便穿不起來了。錯過應該對家庭婚姻憧憬的年紀,便寧可在尚能自由過活時,再多一點苟且偷生。
  也許哪天對這世界累了,回心轉意了,但我也老了,已過傳統定義的適婚年齡,重新定義自己的人生,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

  有首芭樂歌有句詞是這麼唱的:"很愛很愛你,只有讓你擁有愛情 我才安心"
  以前我非常非常厭惡這句,覺得放不開手的人才會這麼矯情,才會說得出這麼矯情的詞。
  最近發現,原來我也成為這樣矯情的人。
  然後不得不承認,這種種矯情的情緒竟成為我不想穿裙子的藉口。那句你我已經長大卻沒實現過的微薄承諾,埋著、放著,好似嶄新如一日的裙子,其實蒙著厚重的灰。

  實際上,腰圍已經回不去了,連最大號的褲子也快陣亡了,還裙他娘啊。

  ......幹(扶額
  幹他媽回不去的體重......就說了人過25之後什麼都回不去了啊幹~~~TAT

  好幹的結語,卻是好幹的事實 by苦逼的29歲的我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