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學琴是迢迢長路
2013-11-29-Fri  CATEGORY: All Music
如我這種三心二意朝秦暮楚張三李四(?)的人,往往興趣多多卻維持不久,標準三分鐘熱度,燒完就冷卻,等過了幾年或幾個月,小小一個觸媒又燃起同樣的熱情,然後週而復始。

我惰性堅強,往往受情勢所迫才知道要努力,大學四年算是最燃燒肝臟照青春的一段日子,但說到底,那些作品終究只是「回家作業」。畢業之後不幹設計了,基本上沒事也不會再練排版,更別說作動畫搞插畫,壓克力扔在老家,四大桶白色+三原色放著曬太陽,可惜曬了也不會乾,壓克力是很堅強的顏料。

話說回來,依照我這種三分鐘熱度的壞習慣,我以為我差不多該對胡琴膩了。畢竟這不是我的首選樂器,重新學胡琴也只因為好一點的胡琴再貴都比柳琴便宜、音量比笛子小不會吵到鄰居,何況之前學過一年,我今年又不需要趕稿修羅,且工作閒暇真得閒到發慌了。

三月學琴至今,讓老師糾正很多錯誤姿勢,很多曲子拉得歪七扭八但多少三分樣,看著自己的琴藝略略進步一點確實很開心,但對於因拉琴更加重的肌肉傷害以及天天練習基本功卻依然運弓不穩等種種因素感到有些疲憊了。尤其上星期重感冒,一連休了三堂課,養病期間連琴盒都沒打開過。昨天老師問起練習的心得,支支吾吾說不出話,根本沒練哪來的心得?

不過練樂器於我真的很M,總是下班後背著琴累得不想踏進教室一步,卻一碰到弓就恢復專注力,直到下課回家才累到灘沙發。又累又有精神,我他媽精神錯亂啦。

我不相信"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這種屁話,我認識學過音樂後來卻當流氓的人還不少。然而一旦某項興趣跟自己的Tone調相合,這個興趣將真真切切跟著自己一輩子,所以當我高中在管樂班打混時,竟在不同學校的管樂社交流間遇見以前國小國樂社的同學們,那種感動、那種同樣被音樂深深刻劃在身上的印記,無論到了什麼年紀,只要我們想到了就會重拾樂譜,學得再爛,還看得懂譜就可以自娛,如喝水般自然。

這是一種很奧妙的事情。以前國樂社裡一個常受排擠的白目學生,進了壓力山大的一中卻重拾笛子。另一個有耐心但實力不強的曲笛從小到大堅持故我,即使非科班出身,卻死活拚出一番成績,成了我那屆國樂社裡唯一一個曲笛老師。

出了社會要踏回校園是萬分困難的事,每當我感嘆沒機會學鋼琴,音樂系的大門永遠不可能為我開啟,我就會想起還有這麼一個同學,在他窮得只靠朋友打工吃剩的食物過活時,他的堅持讓他拿了全國冠軍,他打贏這場仗了。相較之下,國小畢業後就放棄柳琴的我毫無成就也是剛剛好而已。

我的胡琴老師說,他十歲拿弓,二十歲才學會運弓,所以我們不需要跟他比,因為他的成就是這三十年的努力所累積出來,初學的我們是不可能跟上的。

然而我想問,如果我努力個十年、二十年,我比得上老師的一根手指嗎?已經奔三的我手指已經硬化,肯定無法跟小孩子的學習力相比,然而若我努力不懈,我有機會參加比賽嗎?我有機會把功力提高到這樣的程度嗎?

我問不出口,我也不知道結果。已經五六十歲的學員們看見的是我年輕真好學得真快,班長看見的是我拚命衝進度衝基礎,老師看見的是我欲速則不達的急躁。我想告訴他們我學琴不只為了自娛,我眼裡看見那些同學的背影,我不想跟他們比好,但至少要超越自己,至少我還走在這條道路上,目標很遙遠,但是個激勵自己的起點。

活到這麼大,能引起我鬥志的大概只剩這種無聊事了吧。(攤手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