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無聊唱唱歌:任賢齊
2012-04-29-Sun  CATEGORY: All Music
<不要變>--作詞:施人誠 作曲:潘協慶 編曲:吳慶隆



如果能看淡聚散分離
或許我會更擅長安慰傷心
陪朋友唱了整整一夜失戀人的歌曲
我好想你 但不忍離去

我想我不會懂到底什麼原因
怎麼這城市裡到處流行破碎戀情
是否不貪心的人反而會特別地幸運
當世界翻天又覆地 我們還在一起


你愛我我愛妳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 捍衛相愛的決心

我知道不該暗自慶幸
當我又聽見有人為愛哭泣
卻總忍不住想要把你牢牢地抱好緊
這麼多年 你還在懷裡

我想我不會懂到底什麼原因
怎麼這城市裡到處流行破碎戀情
是否不貪心的人反而會特別地幸運
當世界翻天又覆地 我們還在一起

你愛我我愛你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 捍衛相愛的決心


我對任賢齊的歌聲沒有感覺,即便他當時已是天王級的歌手。所以當每個女生都唱<對面的女孩看過來>而男生都在硬ㄍㄧㄥ<傷心太平洋>的時候,我真的很訝異任賢齊會有這麼火紅的一天,尤其他在百戰百勝裡當小弟已經當好久了。

不過我倒是滿喜歡這首<不要變>。記得國一還在撘朋友家的便車上下學,他們總習慣在車上撥放當時的熱門歌曲,<愛在太平洋>這張便是在那時聽熟的。一首聽過一首,這張專輯裡受歡迎的曲子這麼多,卻只有<不要變>的前奏鋼琴旋律一出,吸引我的注意。

我發現除了電子舞曲,對High歌真的是沒什麼感覺,太芭樂的哀歌又聽不進耳。這首歌的前半部有著淡淡柔美的憂傷,接著隨曲調高升,情緒才在副歌處爆發,激昂中帶著壓抑的美,整體音線安排流暢,節奏四平八穩,只要音程夠廣算是滿上口的......口水歌。

我想任賢齊就強在這裡,他的音域真是大啊!這首<不要變>有多少人能唱啊?

這首歌的前奏很像初夏時候早上七點的太陽,陽光微暈,卻熾熱。
對∼∼∼就是上學的時候看到的太陽= =
當時我正在編寫未來宇宙科幻故事,其中就有對殺手背景的情侶(所以幾年後看了Mr. & Mrs. Smith才覺得心有悽悽焉吧),滿腦子浪漫情懷國一生,總覺得眼前所見的陽光,就是那對情侶永遠看不到卻悄悄為對方放在心裡的希望之光。喜歡亂編曲、竄改詞的我拿這首<不要變>開刀,變成這對情侶的主題曲。

太陽在宇宙間緩緩升起
我在你懷中回憶昨日相聚
是那樣的甜蜜 那樣無法忘去的美麗
走到如今 不想再失去

你的細柔長髮就在我手心
我知道你再也不會選擇離我而去
即使是宇宙毀滅
即使是世界末日眼看又再度降臨
我至死不渝

你愛我我愛你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聽見你和我相愛的聲音

當時年紀小,寫出來的東西後來幾年都被我當笑話看。副歌的詞算是這首歌最令我感動的地方所以只改了一句,也許多多少少反映在被我寫得很慘的這對後來當不成的情侶身上。這陣子無聊拿這個埋在記憶深處快發霉要丟棄的故事出來重寫,想了想,還是給了他們這部故事裡較好的結局。

冉七說:一齣戲配角往往比主角重要,但配角多比主角要早過亡,嗯∼∼∼要訂正、要訂正。

是的,船長!XD,所以我訂正了。哈哈!

附上短短的小說幾字:

  「再踏出一步,你就是我狙殺的對象。」

  她橫劍指向他,他舉槍對準她。劍再長,長不過子彈射程;子彈再快,不見得快得過她的劍氣。兩人心知肚明,只能僵持。

  真沒想到啊......雙方再見面,竟是如此不堪。

  地面上軍事要塞中的五座高塔一一垮下,隆聲巨響傳到地底深處的機密中樞室,地板輕微晃動著,也搖晃兩人不動的身影。

  他沉默許久,終於開口:「我以為妳不喜歡束髮。」烏亮的黑色長髮綁成一束低馬尾,露出她完整的臉蛋。他應該要覺得美。

  「我不需要扮女裝。」她冷冷開口。所以她不曾如他這般披頭散髮,活像白髮女妖。

  他輕聲一笑,笑聲中卻有無限寒意。「離開吧,陛下不殺無罪之人,不表示陛下會輕易放過有威脅者。」瞧那傲倨的眼神,不放棄?是啊,都忘了她是聯邦第一殺手。「踏出這一步之前,妳我如故;否則......我不想對妳扣板機。」

  你還妄想我們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偽裝平凡的生活?她把淚珠藏在角落,卻不曾落下。「任務未成,焉可求生而去?阻我者死!」

  語畢,她提劍向前刺去,而他默然扣下板機,子彈瞬間射出......

-------------------------------

讓未來像從前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捍衛相愛的決心

-------------------------------

  『為什麼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過著風平浪靜的日子?』

  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他痛苦且不解的聲音。

  「利爾陛下,第五塔區已宣布封鎖。主艦區恐遭連鎖反應,隨時有崩解的可能,臣請陛下移往橋艦,確保陛下的安全。」

  「不用,我直接回宮,你們下去吧。」說完,身體瞬間如風飛砂般粒子解離。

  「陛下請止步!敢問陛下,勒非塔•敬一行人該如何處置?」

  半透明的身體彷彿即將消逝,卻漂浮在空中許久。

  「禍國亂黨者,斬。」

  瞬間消失,僅餘留點點分解後的質化粒子,在空氣中閃爍餘光。

  你還不懂嗎?勒非塔。這世上已經沒有麗兒的存在,只剩利爾這個虛假的軀殼。

  「她」已經死了,再也沒有資格喚你一聲「敬」了.......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