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盜墓:張起靈X瞎子]棄降<二十九>上
2010-12-29-Wed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棄降<二十九>上

  男兒膝下有黃金,有淚不輕彈。

  他不想哭,但淚腺卻失控般不斷湧出淚水,淚花花地模糊視線,什麼也看不清楚。

  「我一個堂堂七尺男子漢,搞成這付行這樣怎見人?」用力擰擠汗衫,立刻擰出一堆帶血的鹹味液體。重新往眼睛壓下去。雙眼已不再泣血,但還疼著;許久後,等到眼淚把眼眶裡的血塊清除乾淨,淚腺終於停止潰堤,視線亦清晰了起來。

  瞎子一邊揉揉腫脹的眼皮一邊戴上墨鏡起身,順便舉起手腕上的指南針重新瞄準方向,淡金色的月光落在透明鏡面上,隨著搖晃的動作搖曳反光。

  「……」終究停下動作,抬頭望向半滿弦月,讓月光穿過墨鏡、刺進瞳孔,微微加劇的痛楚令他不由得瞇起雙眼。

  終於低下頭,眼球頓時得到半刻舒緩,重新提步踩在月光照亮的磚石小徑上,往幽暗雨林前進。

  方才被瘴癘毒瞎了眼,本還擔心自己跑離了『終點站』,但訝異的是,他重新出發不過一個小時,不遠便見那座深埋叢林中的墨色宮殿。隨著腳步加速,距離宮殿越近越能看清其規模之宏偉,不由得瞠目結舌:「這可真是……不得了……」

  跨過殘留基柱的護城牆、涉過深及小腿的大片沼澤、越過蔓草叢生的磚砌廣場,走至宮殿下抬頭望去,層疊的色石塔與石柱迴廊沿著宮殿環繞而上,深入星夜,似無盡頭。瞎子怔了好一會兒,竟溢出一聲笑:「咯咯……看來,西王母國是個好地方呢。」

  他沿著石柱長廊行走了近一小時,終於找到宮殿的出入口,觸摸入口處的岩壁,厚厚的青苔之下刻滿浮雕,蹲下仔細一瞧,浮雕圖騰看似原始,工法卻相當成熟,風格非漢非藏、似中原又像中亞,看了許久仍然看不出個所以然,只得放棄研究。

  搔著額頭起身的瞬間,雙眼驟然一、身子一軟,又蹲了回去,「好餓……」腦子暈著又胡言亂語了起來:「西王母國探險之旅兼送減肥課程,以後我還能改行當麻豆,嘿嘿嘿……」

  等身體的不適稍微緩和,瞎子扶著牆面起身,手下卻傳來奇異的觸感。回頭一看,發現應該長滿厚苔的岩牆似乎曾經被清理掉一小片區域,僅覆了一層薄薄的新生苔,突兀地留下一個巴掌的凹陷。他用刀將那層薄苔刮去,只見牆面上刻了一串拉丁字母,但字母之上還有被利器刮掉的痕跡,令整串字變得不易辨識。

  瞎子猛地一愣,心頭乍時浮現一股熟悉感,好似在哪兒見過……「哎,張起靈?」這般情景並非既視感,而是某人同他進宋將斗時玩過的把戲,但這串文字明顯是舊痕,依照張起靈先前的說法,他本人從未來過塔木陀,難不成他犯夢遊症特地跑來這兒塗鴉?

  「咯咯咯……有可能喔。」腦海悄悄浮現一個熟悉的畫面,澄紅色的夕陽餘暉映在那抹坐在陽台邊發呆的側影,那張如石膏般冷漠的臉龐總是在打盹後變得柔和許多。不覺彎起嘴唇,撫著壁上刻痕,輕笑:「滿腦子瞌睡蟲的傢伙,說不止還真讓瞌睡蟲領下地去。或者……」另一道人影浮上心頭,那雙天真的眼看似衝動拗直,卻堅持看向前方,追著自己要的真相,就像追著某人的背影……「張起靈,你對誰都不誠實呀。」

  不自覺抿起笑意,暗嘆一聲,與其在這裡瞎猜不如直接問本人。瞎子索性回頭,繼續往宮殿前進;在長得不見盡頭的矮石廊裡,越往深處地勢越低,從戶外滲進來的濕氣亦逐漸減少,石廊兩側裡不時出現小岔口,卻只在主要通道上發現被刮除的拉丁字母。

  在舊記號的指引下,行走速度越來越快,半小時後終於來到一處面積相當大的圓形空地,空地周圍另有五條通道,不知通往何處;中央多了一個直徑約二十米的大圓坑,坑邊修了六道階梯。他沿著其中一道階梯走進大圓坑,只見三米深的坑底還鋪上一層的石階,距離石階五十公分高的磚壁上挖了數十個約拳頭大小的坑洞環繞整個大坑;坑底每隔幾公尺便有個一米五高的矮通道隔開石階,掐指一數同樣有六個通道。整個地勢向中央傾斜,最低點是十多個圓形地洞排成米字形,地磚上滿是裂痕,以米型地洞為中心延伸至四周,宛如一張巨型的蜘蛛網。瞎子在坑底繞了一圈,沒找到其他新發現,疲憊地抓抓亂髮,一股腦兒往坑邊階梯坐下歇息。

  默默拿出白照片,即便歲月不饒人,時光卻未曾在張起靈和陳文錦的外貌上駐留;他們想找尋的終點就在腳下,但他們人呢?

  「沒聽見半個人吭聲響,難不成全給歇了?」一路走來除了蛇群跟瘴癘,倒沒什麼險惡,比起沙漠應該好過些。他想起那道紅色煙霧,不以為然地哼出聲:「不管是張起靈還是吳三省,他們可沒這麼不濟吧?除非……」他倏地皺起眉頭,先前在沙漠和吳邪聊時,那年輕人提過和張起靈下地的『精采』歷程。啞巴張的身手自是令那青頭佩服不已,但同時也讓他捕捉到吳邪若有似無地、略有不甘地、頗不是滋味地透露出一點訊息:

  張起靈是個愛鬧失蹤的混蛋。

  「他娘的……那煙該不會是小三爺放的?」可能嗎?就算沒有張起靈,那個退伍兵可不是啥好惹的角色,還有王胖子在潘家園也是個響噹噹的人物,就幾條小蛇坑得了他們?「如果還活著,也該在這宮殿裡頭……」他與施放紅煙者相差兩天路程,單看這遺蹟規模,施煙者不管是死是活應該都還在宮殿的某個角落。問題是現下沒菸沒水沒食物,若想繼續深入宮殿,他還能撐多久?

  瞎子將後腦靠在壁上,閉眼思量一會兒。按照早年的經驗,在不吃不喝的情況下頂多再待一天就必須回頭,現在至少有這座遺蹟供他遮風避雨,情形不算太絕望,何況他在魔鬼城外的營地埋了不少急救物資,只要沙暴沒把那兒給掀了就有活命的機會。

  「好吧,最少還有一天……」暗喟一聲,將相片收進懷裡。「來都來了,好歹參觀完再走。」他沒忘了當初是誰命令他跟來這鬼地方活受罪,走到這個地步還想安然脫身是不可能了。想想陳皮阿四的目的應該不只是監視張起靈這麼簡單,作人手下他別無選擇,但……個人罪業個人擔,他可不想為了他們之間的恩恩怨怨被拉來做墊背。「哎呀張起靈,說不止老頭是怕你吃了他女兒豆腐呢。咯咯咯……」

  腦子胡思亂想一大堆,也休息夠了。正當瞎子向前傾身準備站起,忽聞背後磚壁裡傳來一陣低沉的咕嚕迴響,還來不及回頭探看,突然一道強力水柱從拳頭大的坑洞裡噴了出來,直接打在他的後頸。

  「哎……搞啥呀?」水柱不斷噴灑,淋得他一身濕,咕嚕聲隨即從四面八方傳了過來,下一刻,壁上所有的坑洞皆噴出水柱,開始往坑裡積水。他這才恍然大悟,一邊挪到尚無動靜的矮通道前一邊訝然道:「這是個大澡盆?」回頭望向出水口,「難不成這是Spa水療來著?」

  忽然,身後的矮通道傳來眾多熟悉的咯咯聲響──

  心頭警鈴大作,他想也沒想直接往旁邊一閃──

  果不其然,通道裡瞬間竄出一大票雞冠蛇,全一個勁兒往前逃,瞧也沒瞧他一眼。瞎子還沒搞清楚狀況,整個地面開始隆隆震動,地磚裂縫亦越來越大、越來越深……

  地震?!正當他擺頭尋找掩護點,後方的矮通道突然衝出大量流水和磚石,他下意識直接往前奔去,跨個兩步追上前方的雞冠蛇。此時六個通道加上數十個出水口同時大舉宣洩,積水成池,水流慣性之下形成漩渦,瞎子與雞冠蛇霎時閃避不及,竟硬生生被捲了進去。

  「咕嚕……他、他娘咕嚕嚕……」身高超過一百九的瞎子在三米深的大水池裡被漩渦攪得磕來撞去,奮力游向漩渦中心,拋出背包壓住米形水洞,背包立刻被水洞吸緊。沒一會兒漩渦便緩了下來,瞎子與雞冠蛇群皆是暈頭轉向,活像羹湯裡載浮載沉的碎蛋花。他困難地浮出水面,此時水裡卻發出陣陣令人不安的啪啦聲,坑底承受不住水體重量,竟轟地一聲直接塌陷,剎那間56.25π公尺乘以3公尺的水體和瞎子同時掉進往深不見底的巨形地洞。

  「哇啊啊啊~~~~~~我沒有降落傘啊啊啊~~~~」在重力加速度作用之下,瞎子與碎裂的巨磚同在空中飛了幾秒鐘,愕然驚見地洞兩旁佈滿大型出水口,淙淙流水不斷渲洩而出匯集於地洞底下,形成巨大水潭,他趕緊使出空中前翻三圈半,如飛箭直墜射進水潭。

  巨大磚頭接連落進水中,瞎子萬分驚險地避開這些足以將他直接壓死的大磚塊,好不容易重新浮上水面,一見坍方的大坑距離好幾百公尺遠,彷彿掛在天邊的一個大井口,不住皺眉:「這啥地方?貞子她家?」

  咕咚……

  一陣低沉的怪聲從水潭深處傳來,埋藏在水中的影越來越巨大、越靠越近……「他娘的,這隻貞子可不小。」他不住扯扯嘴角,順手撈來漂至身旁的背包,卯足全力游向潭邊,正當他攀住磚石縫隙,水中巨物嘩啦一聲衝出水面,那胸即是腰、腰即是臀、柳枝般儂纖合度、卻有好幾萬倍粗的身材……無疑是條巨大無比的蛇。

  「我操……」瞎子趕緊捂住嘴巴,及時遮掩在口中失控的笑聲,二話不說往上頭爬去,就在巨蛇回頭的同時鑽進距離最近的出水口。屏息以待許久,水潭卻毫無動靜,他謹慎地探頭一望,只見那顆如卡車般巨大的蛇頭已沒入水中,只餘蛇身蜿蜒,鱗片閃爍一現,隨即消失。

  見狀,瞎子縮回出水道,煞有其事地拍拍胸口道:「這傢伙可真夠嗆,絕對能破世界紀錄!」他曾在雲南見過展翅將近一米的巨無霸皇蛾、在東北捕過足足7米的超級大鰉魚,走遍大江南北看遍奇聞軼事,就是從沒見過這~~~麼大的蛇。「這要是抓來燉蛇肉……」萎縮已久的唾腺又開始分泌口水,「不知道有多好吃……」咕嚕、咕嚕、咕嚕~~~

  「唉……」與其空幻想,不如看清現實。起身環顧一圈,只見水流從深處一路流至水潭,他所處的出水道與其他水道相比水流量明顯較小,深度不及足踝。驀然,一個不該出於此地的異樣物品自他眼前漂過,他趕緊伸手一撈,看清手中的塑膠包裝不禁一愣:「双汇火腿腸?」而且還是玉米口味。他連半根草也沒得吃,就快餓死在這鬼地方,居然有人在這裡吃火腿腸!

  瞎子悶著一肚子胃酸逆流而上,尋找包裝來源。水道不高,非得壓低頸子才不至於讓頭頂撞出腫包,不消時便走到底,只見盡頭竟是一泓水池,水滿溢流而出,形成汩汩流水。他左看又看了好一會兒,仍瞧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將頭探進水池裡,隱約發現池裡邊上有個半人高的大洞,正吐出寶特瓶蓋、空罐頭等廢棄物。

  他認得出那個牛肉罐頭,是吳三省的人!「好樣的……原來三爺也在這宮殿裡頭。」突然想起破背包裡尚有一套潛水裝備,立刻迅速脫下身上的濕衣物,換上那套舊得泛黃的白色潛水衣,高人一等的他身著小尺寸的潛水衣委實蹩腳。他將自己的衣物收進隔水袋後,盤腿坐下深呼吸,隨著每次呼吸延長秒數,心跳亦緩和下來;等肺活量擴至極限,他這才重新站起、深吸一口氣,撲通一聲便跳進水裡。

  300、299、298、297……他在心中默默倒數秒數,池水很冰,體溫迅速散去。游進半人高的大洞裡,竟是一條直線向下的甬道,隨著地形不斷向下潛,逐漸加重的水壓亦壓迫著他的內臟。倒數至最後三十秒,甬道突然改變方向,他順著水道平游了一會兒,終於游出狹隘的水道,來到一個更大的磚砌水潭,潭壁上滿是水洞,抬頭便見水面飄浮著破碎的光線。

  此時胸腔的氧氣亦消耗殆盡,他硬是憋住滿腔的二氧化碳,讓身子半游半浮地飄升向亮光處,就在他破水而出之時,迎面而來的竟是--

  一根「鳥」。

  「啊!!!啊啊啊!!!」原來是拖把的夥計……「啊啊啊啊啊~~~~」他被瞎子嚇個正著,褲頭來不及拉上,卡在大腿間把自己絆倒在水池邊,拖著光溜溜的屁股不斷後退、不停尖叫:「媽呀~~~鬼呀~~~~」

  ……我鬼你媽呀!又餓又累又喘,還被那玩意兒弄髒了眼,瞎子的理智神經瞬間啪地一聲斷裂,反射動作拔出左輪槍抵住那夥計的額頭,帶著異常燦爛的笑容輕聲道:

  「留食物、留命、留小弟?選一個吧。」

  ===============================

  分道揚鑣,而後歷劫歸來,卻不見拖把等人有任何一丁點兒欣喜之情,反而各個心浮氣躁。瞎子瞄了瞄眾人的反應,輕咬一口壓縮餅乾,順便喝口罐頭牛肉湯,隨口問:「三爺呢?」

  「帶人去探路。」拖把雙手插胸,皺眉道:「沒想到你還活著,你跑哪兒去呀?」

  但瞎子搖頭:「這事說來話長。」看看四周環境乃是由色岩石所砌成的偌大殿堂,四面立滿石柱,岩牆上挖成一個個大石窟,從中間看出去好似一條條呈現輻射狀的通道;中央是階梯狀的圓形蓄水池,最低點還有一些水,水量正逐漸消減,他便是從池底游進這個地方。整個空間配置與方才的大澡堂相似,但規模更龐大繁複,眾人就在蓄水池畔落腳,周圍點了不少簍火,被包圍在其中稍嫌高溫了些。

  「驅蛇?」瞎子指了指火爐,見大夥兒點頭,又笑道:「看來你們這邊也不平靜。」

  「你倒好,早早逃命去省得同我們瞎攪和。」拖把啐了一聲,「他娘的,老子差點被這些怪蛇給搞死!」

  原來他們在宮殿裡頭已經待了一天半。剛進來時,吳三省帶著大夥兒跟著洋文記號走,一開始還算順利,後來發現記號的字母改變了,順著走下去卻沒再發現任何一個記號。吳三省一時沒了主意,乾脆自行找路,但好歹這遺跡在幾千年前還是活人住的地方,吳三省空有一身倒斗本領,到這宮殿還不是派不上用場?一群人就開始在這迷宮裡胡走亂竄。

  「不知道是咱們好運還是老傢伙真有本事,後來讓給他尋到宮殿的中心,是個有點像祭祀臺的地方,就在這宮殿的塔頂,咱們就是在那兒找到地下水道的入口。」

  聞言,瞎子挑高眉梢:「你們咋知那個地方就是宮殿的中心?」

  「想知道答案?」見瞎子點頭,拖把冷聲回道:「三爺說,『憑你們這幫沒腦子的驢蛋,就算我解釋一萬次你們也聽不懂。』」

  「……」

  從宮殿中心深入下水道,整段路全是又長又迂迴的「之」字型甬道,他們走了半天才降到下水道系統(:原來我找到的路是條捷徑呀!),走到半途聽見人說話的聲音,吳三省以為是大潘跟啞巴張他們,大夥兒一路追過去卻沒發現半個人。中途經過乾竭的分水道,沒想到那兒是雞冠蛇的窩!那些蛇一到早上就從外頭溜回來,正好把大家給包抄起來。吳三省帶頭殺出一條生路,一路衝來這蓄水池後立馬生火防蛇,沒想到這招還真有用,派幾個人在附近巡了巡沒見到半條蛇。當時池子還有一半水位,大家乾脆就在水池邊歇息。

  「他娘的,說是什麼鬼東西在作祟,我本來還不信」!拖把續道:「可是我才沒睡多久又聽到那個聲音,那老傢伙也不是傻子,這不,叫我們在這兒留守,他帶了幾個夥計去找人。都幾個小時了,到現在還沒回來。」

  聽到這裡,瞎子突然想起什麼,問道:「那聲音是不是在叫女人的名字?」見拖把一愣,又道:「就是喊著……『陳文錦』?」

  「那誰啊……喔,你說那個什麼來著……老傢伙說的『老朋友』?」拖把一臉恍然。「不是,那個聲音一直在說:我沒有時間了。」

  「啊?」這下子換瞎子怔住,拖把面容古怪道:「聽起來還怪哀怨一把的,瞧這地方陰陽怪氣,誰知道是什麼鬼玩意兒……」

  瞎子皺眉思忖了一會兒,又喝了口牛肉湯。「這麼說,那個紅煙是你們放的?」

  「你沒提我還差點給忘了!」一提起警示煙,拖把急道:「這西王母國可邪門了,咱們就是在宮殿外給着了道才會──」

  就在這個時候,蓄水池中央突然傳來一陣聲響──

  咯咯……咯咯……

  眾人警覺地端槍望去,水池的水位幾近消退,原本瞎子現身的水洞裡竟爬出十多條赤紅的雞冠蛇,沿著層層階梯,瞬間衝向眾人。

  碰地一聲,瞎子坐在原地直接開槍,射殺其中一條雞冠蛇。他咬著壓縮餅乾從容起身,笑道:

  「好吧,休息時間結束,等咱們辦完正事再說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