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寫手歷史問卷,這是個省思一下是否該認真填坑的好時機
2010-12-21-Tue  CATEGORY: 灌水
原出處:小說寫手進化問卷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這三個月都在趕<棄降>,只好拿四個月前寫的<遙遠伊人>擋一下囉。

盜墓筆記同人,吳三省X潘子:<遙遠伊人>

開頭:
  他注意到他已有一段時日,那個裹著灰外套、穿著深色卡其褲的流浪漢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出現在街頭上,混在那些蹲在路邊的流浪漢之中,一大群灰頭土臉,其實相當不顯眼。他卻很難不去注意這個人。

結尾:
  話一說完,他立刻掛上電話,快速但仔細地折起訃帖,收回皮夾裡,起身迎客。

  「哎,幾位爺兒需要什麼?我這兒專賣骨董兵器,看您是要刀槍鐵戟……」

最喜歡:
  他一人坐在店裡,默默抽著土草菸。

  桌上放著攤開的皮夾,他手裡拿著折線縱的泛黃白帖,中央一個大大的「訃」字,旁邊一落「湖南省長沙解家」,指名吳三省。

  『你這兔崽子丟盡我吳老狗的臉!解連環他娘親過世,還指名要你吳三省接帖子!你害得人家少了個兒子,到死都還怨著你……』

  他只是靜靜地抽著菸,煙霧吞吐,繚繞著他木然的臉。

  卻沒打開訃聞,從來就不曾打開過。

  而他只是淡淡抽著菸,一口、一口……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盜墓筆記同人,張起靈X瞎子 :<棄降>

開頭:
  廣西偏遠山地,男耕女織,典型農村型態。平時乏人問津的窮鄉僻壤,一時間湧來千百外地人士,上頭說是中央政府令書記派人來考古。一隊又一隊不同的人馬、一包又一包的軍用背包全部聚集在湖邊,顯然是有備而來。幾個能走能跑的孩子一溜煙鑽進警戒線內,好奇地探頭探腦著,馬上被眼尖的大人拎著丟回山裡,鬧哄哄。

結尾:未完

最喜歡:(很多捏

  他開著越野車,奔騰在呼倫貝爾大草原上,陽光,草,無邊無際的藍天。

  還有一陣陣夾著沙的風,很狂的風。

  山不高,緩緩起伏,一個上坡,然後下坡,又過了一個山頭。

  突然想起在關邊加油時,在加油站裡收音機傳出的歌聲,皺著眉,努力回想。

  是了,就是這旋律。他輕聲哼著。

  「問你有什麼值得哭泣

   天空從未黯淡無光

   除非你的眼中失去色彩

   愛會在絕望中重生……」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自創文:<天行奇俠>
番外,江無行篇:<赤髮>

開頭:
  風中的夢 親像無奈的思念
  叫我的名 叫入心肝
  美麗的長頭鬃 阮用刀剪乎散
  雖然是稀微又孤單
  阮還是甘願做一個人人都會驚的女俠
  江湖歹行

結尾:
  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這種下場。
  
  當她挺身而出,為他擋下那道氣功,絲毫不覺穿體之痛。
  
  胸口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她聽見從胸腔發出的風聲、水流聲。
  
  眼前的他越漸模糊,滴在臉上的水珠,如水晶般晶瑩剔透。
  
  然後,她看見了,無仇的淚臉。
  
  還有焰的笑容。
  
  恩人……吾兒啊……
  
  然後,她也露出微笑。
  
  永不消失的笑容。

最喜歡:
  心痛的滋味。
  
  痛得她說不出話。
  
  參天古木之中,小小的一角。
  
  小小的孤墳。
  
  他不發一語,佇立墳前。
  
  直到她靠近,悄然拔劍。
  
  「無仇是我的孩子?妳沒有拿掉他?」
  
  終於轉身,雙眼依舊清。「妳欺騙我。」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自創文: <CORNER>
番外,文子揚篇:<弦音>(媽呀,四年前......)

開頭:
  上完學生的課後,他總習慣先到火車站附近的餐館休息一下,等搭車時間到了再離開。烈陽很瀟灑的射過萬里晴空,直直落在稀稀落落的幾個路人身上,就連唯一能避蔭的房子也照白的像四方形悶燒鍋。他悶哼一聲,這種天氣裡還能選擇什麼?有冷氣就不錯了。

結尾:
  他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到達音樂學院的練習室。琴一放、譜架一擺,竟對著厚厚一疊譜發起呆來。

  摸摸琴袋,終於下定決心,拿出胡琴。

  上好松香、調整音準,翻開基本練習第一頁。

  空弦D、ㄇ長音

  空弦A、ˇ長音

最喜歡:
  雙弓交錯,一朝北、一向南。面對面而坐的兩位白髮弦者,端正坐姿,吸引不少過路人的眼光。白髮少年輕踩節拍,在第三拍之後深吸一口氣──

  快弓,激閃錯。

  他沒想到圓潤高雅的殼仔弦,拉起快弓竟也能像高胡般激昂高亢!盲者滑音高超,修飾他衝動火爆的南胡音色,有如駕馭脫韁野馬的馴師,帶領兩者奔向更自由廣的世界。

  天,好藍……

  四周人群車陣的雜音消失了,只有交互錯綜的雙胡聲在腦中繚繞。他閉上眼睛,享受睽違已久的拉胡快感。汗水隨著激昂的琴聲飄散,在炙熱的空氣中蒸發,雙弓雙指卻是欲罷不能!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自創文: <12星>
番外,史古爾菲恩篇:Lonly Soldier

  沙漠狂風,熾熱中混雜飛揚的砂粒,拍打在露出披風之外的皮膚上,有如千針萬刺般痛楚。

  距離西城門不到五百公尺處,三萬騎兵整齊一致地佇立沙漠中。正午時候的沙漠宛如高溫地獄,各個士兵站直身體,絲毫不為暈人的地面溫度而動搖。強勁的狂風急急掃過列在隊伍的前一百五十支白色軍旗,軍旗上的繡金聖殿旗號或殘或損,和昔日出征前浩蕩揚威的兩千支嶄新軍旗相比,顯得無比諷刺。

霹靂同人,聖賢諸X觸念來:<觸動心念>

  一路上,谷間溪流,風群嶺,山嵐輕渺於林間,晨曦未見於山頭。此初陽緩升之時,百花未發,千鳥未鳴。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手稿不在現場,無法提供,目前也只寫過一場就是了。

.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霹靂同人,蘭芳X忘千歲:<蘭‧歲蘭>第二十回--生日快樂

千歲無言的看著畫中人,那是自己嗎?好美、好漂亮……原來自己在蘭芳的眼中竟是如此美麗耀眼,千歲又紅了雙頰,輕輕收下,「謝謝你,蘭芳……還有,生日快樂……」

蘭芳彎下腰,在千歲耳邊低喃:「妳也是……謝謝妳,千歲。生日快樂……」說完,在粉頰上輕落一吻……

「咳、咳……」其他人裝做沒看見,切蛋糕的切蛋糕、發糖果的發糖果,任由兩人躲到一旁甜蜜蜜去。買來慶祝的蛋糕三兩下就被不相干的人給瓜分掉,糖果也一下子就發完了,蘭芳和千歲坐到角落,兩人一同圍著那條紅色圍巾,啃著小小包的小餅乾,妳一口、我一口……

.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自創文:<CORNER>:孤泉伴月

  為什麼,妳捨得讓所有的人為妳掉眼淚?
  
  為什麼,妳能走得這麼無牽無掛?
  
  為什麼,妳忍心放下我一人?
  
  為什麼,要這樣讓我痛?

.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霹靂同人,蘭芳X忘千歲:<蘭‧歲蘭>第二十二回--朝向夕陽邁進吧之章:這就是熱血啊

   劍君趁機從另一頭衝向金小開,伸手一抄卻撲個空,眼看金小開就要上籃,一旁的狂刀猛然一躍,硬是蓋上火鍋。底下的雙龍背伺機將球拍回給金小開,蘭芳卻半路攔截,長腿一邁便往回衝,正好對上第一時間奔回籃下聖賢諸。兩人同時一躍,一個上籃、一個截球,聖賢諸更是使盡全力伸長了手,正好觸碰到球擾亂球路。籃球輕碰籃框彈了出去,率先著地的蘭芳趕緊撈回球、猛地一跳第二次上籃。得分了。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的劇情/對話。

自創文:<1999>
番外,亞緹絲篇:故事之前

  她木然地站直身軀,女孩在她懷中喘了兩口氣,雙掌不慎觸碰她的胸口,奇異的觸感令她瞪大了雙眼,下意識地跳開一步。

  「你……女人?」

  此話一出,她原本的冷然雙眼突然像是大火燎原般,充滿殺氣地瞪著女孩。女孩見狀立刻轉身逃開,卻被她單手扣住頸項,雙腳離地高舉半空中。女孩用僅剩的一點力氣握住她行兇中的手臂,雙腳不斷掙扎,面色漲紅,眼看就要窒息。

  「我說過,要是讓我再看到妳一次,妳就該見上帝了。」她殘忍一笑,下意識使出力道。只要稍微一用力,她細嫩的頸子就會喀啦一聲,斷在她掌心……

.追溯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以上,所有長篇文章皆處於深坑狀態。
我擅長挖坑卻拙於平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艸
文風倒是沒什麼變呢......果然還是喜歡以前寫的同人,多歡樂多陽光多青春啊!
哪像現在寫<棄降>......若不三不五時來點輕鬆的,真的會寫到犯胃病
......哈哈哈,我本來就不是個正經的人......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コメント東子 | URL | 2010-12-22-Wed 01:48 [EDIT]
你還說你沒寫過吻戲 親臉也算啊!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10-12-25-Sat 10:23 [EDIT]
後來才想起來,好久好久好久以前寫過,不過手稿在老家(攤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10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