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盜墓:張起靈X瞎子]棄降<二十六>
2010-11-19-Fri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吳三省看著眼前景象,愣得說不出話。

  「就是這樣,三爺。」瞎子聳肩道:「大潘兄跟小三爺吩咐了,這事我要沒辦妥可難交代呢。」說著,看看身後眾多的殘兵傷將,無奈一笑。

  吳三省壓壓太陽穴緩和暈眩的腦子。唉,年紀大了……「瞎子,過來一下。」他靠近竊語:「你們怎搞得這麼狼狽?那女的人呢?」

  瞎子簡單地將事情交代一下,吳三省皺眉聽完正要開口,又聞遠方傳來一聲大喊:「你們做什麼!」

  轉頭便見珊瑚公司的隊醫被幾人架了起來,一旁的拖把翻著醫療箱,不忘將抗生素、藥水等塞進自己背包裡;外邊還有不少人堂而皇之進入營帳裡亂搜一通。吳三省見狀啐了一聲,大罵道:「你們這幾個渾蛋搞什麼東西!」

  拖把斜嘴笑了幾聲,「三爺,他們想借咱的車,當然得付出一些代價,不然咱們不就白白吃虧嗎?嘿嘿嘿……」

  「我嘿你他媽個屁啊!」逮不到吳邪,又聽聞那小子差點歇在沙漠裡,無法親眼看到他安然無恙,吳三省一個心煩,開口就沒好氣:「老子掐著你們這些王八躲坦克還不夠嗆,現在還給我惹事?全給老子放下!」

  Bingo! 果然……先前的猜測得到證實,瞎子輕撩起一貫笑容,往吳三省靠近一步,拖把見狀只得摸摸鼻子命小弟們鬆手。

  雖然吳三省多半沒見過珊瑚公司現存的隊員,但至少認識隊醫,他蹲在被推倒於地的隊醫面前,嘆道:「看見了吧?我這幫弟兄可不好惹,咱冒險進沙漠也不是特地來當好人。看在你們珊瑚公司救過我吳三省一命,我不會為難你們。但是……」他偷偷瞥著四周小弟,突然臉色莫名一沉,「借車可以,糧食和水帶走,武器留下。」

  沒了武器等於扒光衣裳在沙漠裸奔,珊瑚公司隊員們當然不肯。隊醫是個文人,嗆聲沒力道,最後還是由瞎子居中協調,四人一車一單位,每單位各留一把防身武器,其餘繳械;吳三省也沒對那些槍械多留心,任由拖把那群人搶成一團。待隊員們準備妥當,臨行前瞎子多塞了幾箱醫療用品和糧食予隊醫,道:「就這些了,省點用。」

  隊醫深深看了他一眼,點頭道:「謝謝你,先生。」

  瞎子反而諷了聲笑,「感謝你的領隊吧。」

  等珊瑚公司離開,太陽已逐漸西下,吳三省喚上眾人準備夜行魔鬼城,意圖加緊速度與潘子等人會合。正當維人嚮導領著眾人走進魔鬼城沒多久, 岔口的另一端傳來一聲喝阻:

  「喂!你們等等!」

  =============================

  雨後黃昏的魔鬼城在陽光照射下五彩斑斕,十分壯觀,但夾在生性沉默的張起靈和明顯冷淡許多的阿中間,吳邪實在無心欣賞。這一路來他與王胖子邊拌嘴邊找尋定主卓馬口中的岩山,方才還連扯三個笑話試圖熱絡氣氛,但終究敵不過隔壁兩台冷煤壓縮機。不由得暗嘆一聲躺回椅上,跟著靜默下來。

  一個巴掌拍不響,前頭的王胖子嚼起肉乾消磨時間,隨口道:「我說小哥,你是不是該找個心理醫生看看,瞧你又犯憂鬱症了。」

  張起靈斜眼一瞟不作聲,反倒吳邪一把搶下肉乾,沒好氣道:「憂鬱個屁,你怎不去找個整形醫生滅掉你那身油?」

  王胖子直囔著他那套「神膘理論」,和吳邪一來一往又熱鬧起來。張起靈轉向窗外,看似神游四方,心中卻徘徊著定主卓瑪的聲音:『如果你們按照筆記上的內容進來找塔木陀,那麼,她讓我告訴你們,她會在目的地等你們一段時間……』

  我在這裡了,陳文錦……窗外黃岩山似無盡頭,在他眼中卻是一片茫然。

  妳所謂的目的地,究竟是何方?

  「小哥,要不要吃一點?」

  腰部突覺一陣輕微肘擊,打斷他的思緒,回頭便見吳邪揚著被阿冷眼拒絕的尷尬笑容,又道:「犛牛乾呢,平地不常見的。」

  傍晚的沙漠氣溫很低,但夕陽照亮那張笑臉,卻很溫暖。張起靈將視線移到肉乾上,隨手剝下一小塊,面向窗外細嚼慢嚥著。

  尷尬的笑容頓時釋然,吳邪抱著肉乾回頭,大大方方啃食起來,嘴邊的笑容很淡,卻不曾消失……

  =============================

  「如果你們的目標是塔木陀,那麼,陳文錦讓我告訴你們,她會在目的地等你們一段時間,從現在算起三天後等不到人,她就要自己進去了。你們不要問我任何問題,除了這段口信其餘我什麼都不知道,該怎麼做你們自行決定。」說完,定主卓瑪端起溫熱的酥油茶,從容不迫地飲下。

  「陳文錦?」心頭陡然一涼,吳三省霎時激動撲向前去,「她還活著?妳見過她?她在哪裡?她什麼時候跟妳說這些?」

  扎西護在定主卓瑪前方,及時將吳三省推開。「離我奶奶遠一點!」

  吳三省不斷抽搐臉部肌肉,終究隱忍不住,眼神一殺、揚手一揮,兩旁手下立刻將扎西壓制於地。瞎子搶先箝住文錦,力道不大但難以掙脫;面對文錦冷眼瞪視,他無人能聞的音量輕道:「您老情人的命令,配合點吧。」然後放鬆力道。

  前方的定主卓瑪緩緩瞇起滿是皺紋的眼眶,語氣中露出一族之長的威嚴。「你在威脅我嗎?給我放開他們!」

  吳三省可不是省油的燈,著兇臉回道:「妳最好老實招來,否則我先送妳兒孫上路!」話一說完,扎西的脖子上方立刻出現一把刀。

  定主卓瑪與文錦瞬間眼神交會而過,迅速恢復鎮定,冷道:「你想知道什麼?」

  「陳文錦在哪裡?」

  「我不知道。幾個月前我收到她的信,交代我把錄影帶寄給她指定的地址和人名,然後把這些訊息傳達給找上門的收信人。就這樣。」

  吳三省終於緩下臉色,「這些錄影帶為什麼在妳手上?」

  定主卓瑪默了默,再度瞟了文錦一眼,而後低下眼眉,「當年,我把探險團帶到岩山入口就離開,一個月後……」

  當年那個夜晚,罕見大雨侵襲整個崑崙山區,屋外是為防潰堤而紛紛撤離的兵荒馬亂,屋內火光搖曳,照亮那張憔悴蒼白的臉。她永遠忘不了,那個總是睜著一雙美麗大眼、總是神采奕奕的女孩,當晚的眼神竟是充滿不安,彷彿躲避誰的追趕……

  「當天晚上她把錄影帶交給我,隔天一早就離開,這十多年來我們再也沒聯繫過。」說著,定主卓瑪昂首道:「這是我知道的全部,剩下的問題,你應該直接問她本人。」

  吳三省臉色一凝,豎眉思慮許久,又一個手勢示意手下放人。「沙丁魚,你過來。」他招來維人嚮導,指向定主卓瑪問道:「從她說的那座岩山穿過魔鬼城要花多少時間?」

  那名嚮導咕噥了幾句,才道:「這裡下過雨,車子難在路面上走,以往只要一天的路程,現在可能不止。」

  吳三省皺眉思忖,喃喃道:「進去還要找西王母國,只剩三天時間……」

  「如果想要穿過魔鬼城環進去盆地中心……」維人嚮導吞吞吐吐道:「聽說從這裡往北走三十公里有個入口可以直接切進去,好像是條捷徑,不過沒什麼人走過,不知道那個入口還在不在……」

  聞言,扎西立刻警告:「那根本不算是路,別說車子,光行走都有困難!」

  但一番警言根本進不了吳三省的耳,他看似冷靜地問:「晚上能走嗎?」

  維人嚮導回道:「可以是可以,但是……」

  「能走就行!」吳三省裝模作樣喝道:「大伙兒今晚趕些路,咱們離目標越來越近了!」

  吳三省的心急,看在不知情的手下們眼裡卻是寶藏就在眼前的興奮。瞎子一派從容攔下吳三省,「三爺,咱們不去找小三爺跟大潘他們嗎?」

  吳三省這才停下腳步,嚴肅道:「時間不多了,等找到陳文錦之後再等他們過來會合。」表面說得堅定,卻悄然握緊拳頭。「有啞巴張跟著……不會出事。」

  終於有人發現問題所在,問道:「三爺,那個陳文錦到底是什麼人?咱們找她做啥?」

  吳三省愣了愣,臉色既尷尬又難看,支支吾吾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就……是個……老朋友……」面對眾人胡疑的眼神,趕緊擺出兇臉,「囉、囉唆!誰讓你多嘴?你們這幾個渾蛋看什麼?該上路了還不快走!」

  瞎子不以為然挑眉瞥向陳文錦,只見她掩下面無表情的臉龐,眼神一陣複雜,卻難以解讀情緒。

  總之,不會是開心吧!這話可真傷了女人心呀……但他不動聲色地推推墨鏡,尾隨眾人再次出發,上車之前不忘丟個飛吻予文錦,惹得同車的人另眼相待。

  「原來你好這口啊!」老太婆?大嬸婆?

  瞎子露出邪笑,「這你就不懂了,酒是越陳越香呢,咯咯咯……」

  在嚮導的引路下,太陽剛掉進魔鬼城,眾人便找到入城口。趁天還未全,負責開路的吳三省猛踩油門,欲一口氣衝到底,後頭的跟班們不明究理全加速跟上。嚮導趕緊阻止:「三爺,走這裡不能搶快的,否則會--」

  吳三省早已駛紅了眼,面容微顯猙獰,「我操他娘的你說啥廢話?你沒看見老子趕時間啊!否則我會怎樣?給老子說清楚啊、啊~~~~~~~~~~~~~~~」

  地勢驟降,整個路面呈現幾近五十度的陡坡,吳三省一時失控直接往下衝,連帶後頭車輛察覺不及,竟一輛輛沙漠王如同溜滑梯般全衝了下去,頓時驚叫連連……

  「哇啊~~~~~~」「我操他娘搭~~~~~~」「咯咯咯咯哈哈哈哈哈……」

  這一「啊」便一口氣「啊」到山腳下,地勢有如水上樂園的滑水道,車子先高高飛起,然後碰地一聲重重落下。吳三省揮著冷汗趕緊拉上手煞車,同時重重影從他頂上飛過,接連發出「碰」「噹」「匡」等巨響,好幾台車直接摔在他前面,滾了滿車泥巴。

  「我操他娘的王八……」滿臉青筋的吳三省氣將嚮導拖出車門,急敗壞地掐緊他的脖子。「你他媽的為什麼不早說?想害死老子啊!你想變成真正的沙丁魚罐頭是吧?!」

  前頭熱鬧滾滾,後頭的瞎子從容下車,回頭看向背後高聳懸崖,轉頭遙望前方暗,月光毫無阻礙地灑在魔鬼城的黃岩上,以及淹滿路面、潺潺而走的流水上,反射金色光芒,掩飾層疊山岩背後那一片若隱若現的銀色大海,懸浮在地平線上。

  輕撩一笑:「果真是捷徑。咯咯咯……」

  =============================

  月光之下,張起靈坐在石堆上,一手抱著糧食袋,一手拿著壓縮餅乾不停地嗑,肚子咕嚕咕嚕叫。

  不遠處,阿背對著他,雙手插胸前,面色頗不耐煩。

  更遠處,吳邪蹲在乾癟的輪胎前,舉著板手卻不知該如何下手,嘆道:「這怎麼看就是爆胎啊,要我怎麼修?」

  潘子碰地一聲壓下後車廂門,「找三次了,沒有備胎。」

  回頭一看胖子抄出絕緣膠帶和打氣筒,吳邪不禁心中有氣。「這就是你說的變通之道?他娘的這是越野車,不是腳踏車!」

  胖子反駁道:「你懂什麼?想當年胖爺我插隊的時候搞定多少台軍用卡車,你這娃兒還不曉得在哪兒游泳!」

  「好漢不提當年勇,拿出實際作為來瞧瞧吧!」

  「衝著你天真這句話,就算扒我的皮補胎,我也讓車動起來!」

  「豬皮太油,車會打滑……」

  「哎呀!我這身純天然膠原蛋白可值錢的很,還可以敷臉呢……」

  =============================

  月光之下,扎西盤腿坐在岩山上,一手拿著望遠鏡、一手捏著糌粑塞進嘴裡,嚼了幾口道:「看樣子是爆胎了,咱們得等等。」

  岩山下方的文錦將酥油茶奉給定主卓瑪,另外捧一碗茶,抬頭招手道:「扎西,先休息喝茶吧。」

  「等等……」扎西停下捏糌粑的動作,身子不自覺往前傾,「啊,吵架了。」

  聞言,文錦暗嘆一聲,默默啜起酥油茶。

  他們好慢……

  =============================

  拖把拽緊腰帶上的攀岩繩,額頭狂冒冷汗,站在懸崖邊動也不動。一陣陣叫囂聲從深不可測的崖底傳上來:

  「快點啦拖把,他媽的你是不是男人啊?」「操他娘的沒種啦!」「老大甭怕,跳下來有咱們給你接著呀!哈哈哈哈……」

  拖把啐一聲,大罵:「你大爺的鬼叫個屁啊!我拖把什麼風浪沒見過?我還怕這--」突然背後一個力道將他踹下懸崖,只留下一串尖叫:「啊啊啊啊啊~~~~~~」

  懸崖上的瞎子笑道:「給你個痛快,別太感激我呀!」

  「瞎子我操你奶奶的~~~」尖叫聲一路下墜,經過吊在半空中的吳三省,他正死命掐緊嚮導的脖子不停搖晃。

  「這就是你說的捷徑?我讓你帶我走捷徑!我操他娘個雞巴蛋讓你帶我走捷徑!」

  嚮導已經口吐白沫:「三爺……饒、饒命啊……」

  經過一番篳路藍縷、翻山越嶺、高空彈跳……眾人終於走出魔鬼城,來到地勢較平坦的區域,四周傳來隆隆流水聲,但天色尚暗,看不出源自何方。折騰一整夜,吳三省招呼眾人在此扎營休息;維人嚮導從未涉深此地,他只得自行帶上夥計四處勘查環境,發現越往前走地勢越高,就像一面巨大的斜坡擋住前路。

  斜坡太陡,他徒手攀了幾回仍爬不上去。遠處突然傳來幾聲驚叫,他趕緊回頭,只見幾個人趴在另一處角度較緩的斜坡頂端,大半身子懸在半空,合力將一名壯碩的夥計拉上來。吳三省見狀不由得大罵:「老子給你時間休息,他娘的你給我搞跳崖?」

  那夥計回道:「俺只是去撒泡尿,誰知道一踩空就……」

  「好了好了好了,閃邊去!」吳三省不耐煩地將他推到一旁,自己走近斜坡邊緣。此時已近黎明,天色濛濛亮起,這才看清斜坡背後竟是一個巨型地坑,規模之大竟望不穿對岸;地坑邊緣裂了一道道深不見底的地溝,驟雨之水低流成河,衝向地溝,急遽而下,劃出數以百計的瀑布;水氣之盛捲起迷濛山嵐,加上天色尚暗,難以看清地坑底下的情形。

  坑中雲霧繚繞,懸浮眼前,宛如一泓雲海靜止於岩漠中。只存於死疾的西方世界,虛無飄邈的幻境……

  不禁屏息而立,連嚮導都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結巴道:「這、這是什麼地方?」

  腦中倏地閃過一道念頭,吳三省下意識脫口而出:「找到了……西王母國。」

  一聽到關鍵字,夥計們疲憊全消又興奮了起來。吳三省見狀,沒好氣道:「你們急什麼?沒看見下頭深不見底,那要是十八層地獄,你們一個個趕投胎?」

  交代拖把安頓眾人,吳三省招來瞎子和嚮導四處找尋「安全、舒適、好行走」的入口,不久便在半公里外找到一條外內窄的狹道;狹道相當長,地形由高而低直驅地坑,但天色灰黯之下難以看清狹道盡頭。吳三省打亮手電筒,照了老半天還是看不出個所以然來,索性跳進狹道探個究竟,神情之肅然不似平常,猶如看待獵物般死盯著暗盡頭。

  現在是啥情形?人人都想搶先抵達『終點』?瞎子嗤了聲冷笑,隨口道:「三爺,大夥兒都累了,休息一下吧。你那相好都說了要等你,你就別急了吧。」

  聞言,吳三省的背影猛地一顫,但依然背對瞎子和嚮導,淡道:「沙迪爾,你先回去,我再待一會兒。」

  原來他不叫沙丁魚……瞎子眼見那維人嚮導應了聲便離開狹道,還未回頭,突覺一道刀氣襲面而來。他反射地隔開那隻高舉瑞士刀的手,吳三省卻早有預料似的用另一隻手將他反翦壓制於溝壁上,聲問道:

  「是誰告訴你陳文錦的事?還有,瞎子你到底是什麼人?」

  西沙探險團的人到底受啥訓練?怎麼每個都愛搞偷襲!瞎子無奈地翻翻白眼,他寧可被陳文錦翻一百個過肩摔,也不願讓一個累積幾十天汗臭味的大叔壓在這兒動手動腳!

  心頭一想,瞎子突然施力於雙臂,緩緩撐開力道十足的拑制,在吳三省不敢置信的眼神下掙脫開來,猛地舉高手臂。吳三省不由得大驚,反射地揮刀防禦,想不到瞎子卻是擺出投降之姿,痞痞笑道:「哎呀三爺,咱年輕人就是嘴巴大了點、多聊了些八卦,您大人大量,請別見怪呀!」

  頭回見識到瞎子的力拔山河,吳三省仍戒備以對。「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倒斗界的神雕俠侶、無往不利的情侶檔,道上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唉唉唉,他可是認真做過功課的。

  吳三省這才鬆下刀柄,「你幹倒斗的?哪個地頭的人?」

  瞎子搖頭笑道:「我以前幹過散戶,這些年才入行。幹牽線的利潤高是高,可沒本領同官爺兒疏通,老是躲雷子。這不,乾脆自個兒下地,凡事還得三爺多提點!」

  吳三省狐疑地上下瞧了幾眼,「憑你的身手不像個青頭。」

  瞎子兩手一攤,語氣頗無奈道:「這我也沒法子呀,學不像還有三分樣,我從小天資過人,出道以來沒有什麼是我學不上手。這我也挺煩惱的,再這樣下去也甭拜師了,反正用不了多久,那些人還得反過來叫我一聲師傅呢!」

  「……省省吧你!」聞言頓時氣虛,沒人喜歡看別人耍自大,吳三省沒好氣地收刀,轉身走人。

  瞎子低頭推推墨鏡,對著他的背影道:「三爺,我了解你急著見文錦的心情,不過咱們這幫夥計都是衝著三爺的面子來這趟。群龍要是無首,自亂陣腳便罷,就怕有人一時心慌,幹出蠢事來,不僅傷了和氣,傳出江湖也傷了三爺名聲,不是?」

  他怔然回首,只見瞎子勾起一抹意義不明的笑,續道:「大夥兒繫著人頭進沙漠,還不是為了白花花的銀子?這世上可沒人嫌活太久自找死路。你說是吧,三爺?」

  吳三省瞇眼回望他許久,眼中利光掩飾住算計,卻依然銳利。淡然回道:「既然你探過我的底細,你也該明白,跟著我吳三省有肉吃。不過我好心提醒你,我向來走前不顧後,自個兒安危自個管,想分老子的大餅,那就把你的本領拿出來讓老子瞧瞧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