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盜墓:張起靈X瞎子]棄降<二十四>中
2010-10-26-Tue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棄降<二十四>中

  沙漠風暴,係暴風席捲漠地沙塵而形成,其規模大小、持續時間由暴風範圍與強度而定,短則數天、長達數月,乃沙漠地區常見氣候之一。

  常見,但不見得人人皆有幸遇上一回。人類天生犯賤但鮮少拿命耍賤,一般人就算腦子有洞也不會把成天大小沙暴撲過來飛過去的無人區當成自家後花園來逛。

  ……所以那些失蹤的人並非腦子有洞的海綿寶寶,而是根本無腦的派大星嗎?媽媽沒教你迷路的時候別亂跑嗎!瞎子逆風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沙塵裡,暴風一陣強過一陣,險險將他吹倒。

  早先他在沙暴中與阿和搜救隊員會合,確認她和其他人安然無恙後,幾個人比手劃腳好一陣子便分頭找人去;另一邊,張起靈亦在找尋吳邪的同時「順便」將半途遇上的隊員一一拖回河溝。車隊的行駛路徑均在同一路線上,即便失聯人數超過一半,按理應該能在原路線上找回隊員;但來回巡過幾趟,卻只在幾台翻覆車輛中尋獲受傷的小貓兩三隻,其餘隊員均不見人影。GPS對講機幾乎完全失靈,兵分三路的瞎子、張起靈、阿等人無法互相聯繫,分別返回河溝,不約而同向隊員留下擴大搜尋範圍的訊息,然後繼續搶救其他失蹤隊員。

  此時沙暴威力強許多,瞎子遠離車隊路徑,逆風之中發現幾道人影,竟是前一天在河道上差點脫隊的那台車輛的隊員,那四人漫無目的且慌張地亂走亂竄。他暗嘖一聲,奔向前去拉住其中一人,沒想到那人嚇到「哇」地尖叫一聲,扛起手中的信號槍劈頭就是一發--

  砰!「他娘的!」瞎子低咒一聲偏首躲過,那顆信號彈立刻如同火流星射向遠方。心中的不耐霎時轉為怒火,一把奪下信號槍,舉起槍托猛地往那人後腦砸下,那人當場倒地昏迷。瞎子挾帶三分怒意遙指避難方向,其餘三人見狀立刻拖著昏迷人士逃難去。

  「嘖,敗事有餘!」他從地上拾起那四人遺落的對講機,聽聞喇叭裡同樣傳來「咯咯」雜音,頓時疑惑……怎麼回事,對講機頻道不是給這群人玩掉的嗎?怎麼連他們的對講機也盡是這些怪聲?

  眉頭緊了又鬆、鬆了又緊,但現在救人第一,他只得暫且放下這些疑問,繼續往深處走去。沙暴風向開始呈現混亂狀態,能見度亦提高許多。驀然,漫天沙塵中冒出盞盞燈火,一閃一滅好似求救訊號,他趕緊衝了過去,許久後便發現,無論跑多遠燈火距離依舊不變,他這才停下腳步,不解道:「怎麼回事?沙暴怎麼可能出現海市蜃樓?」

  就在此時,幾百公尺倏地外出現一道人影,腳步蹣跚但相當堅持走向燈火處。他趕緊提步追去,只見那堵背影越來越清晰,沒想到那人竟是--

  =============================

  張起靈在沙暴中來回走動,沿途帶回不少落單隊員,卻仍不見吳邪的蹤影。這場沙暴來得突然,令他措手不及,隨著時間分分秒秒過去,心頭那股焦慮感逐漸加重。突然,幾道光芒在沙暴中若隱若現,正想前去確認,眼角又瞟見一道人影向自己走來,他立刻認出那道蹣跚影即是──

  「吳邪!」黃沙狂亂,拍打著傾頽欲墜的吳邪,他立刻加速衝向前去,未料相反方向又奔來一道人影。張起靈反射地握緊刀柄,而驀然現身的瞎子同樣舉著信號槍以戒備,兩人在鬆開刀械的同時齊力扛起即將倒下的吳邪,但他不斷掙扎著指示兩人望向前方,兩人這才發現遠處的燈火竟不知何時全部消失。

  這地方果然有問題!張起靈當機立斷拖起吳邪直接往回衝,但足足一百八十斤重的吳邪竟輕易就被拉起,他回頭直盯瞎子扛著吳邪的手,腦海瞬間閃過雲頂天宮的經歷;老人陰騖的冷笑、看著吳邪的古怪眼神……他下意識抬起戒備眼神掃向瞎子,那人裝傻般卻視而不見,直到吳邪騰空飛了許久後突然反應過來開始蹬地,那人才回了他一眼,而後竟無預警放手。

  突來的重量令張起靈一陣錯愕,但見那人亮出空無一物的手掌,爾後邁開步伐超前幾步,保持眼力可視但觸手不及的距離。一雙冷眼霎時深沉,他亦鬆開手讓吳邪自行跟上;風鏡視角狹窄,他移開放在瞎子身上的視線,專注在漫天沙雨之中,不時回頭注意吳邪。

   奔跑二十分鐘後終於跨過土丘、來到河溝邊,兩人安然落地、一人滾進溝底。其他隊員立刻接手安頓吳邪,張起靈則稍作喘息,身旁的瞎子環視一圈確定人數後,拍拍他的肩,低聲道:「先休息一下。」隨即馬不停蹄地又爬出溝外。

  愕然一怔,他瞬間回神立刻追了上去,瞎子腳力驚人,在暴風中依然迅速如電,眨眼之間,那堵高大身影已渺小難辨。張起靈奮力加速衝刺許久,終於趕上那道背影,奔到那人身旁;身旁那人撇頭看了一眼,依然保持原速,甚至略為加速。張起靈跟得吃緊,卻未退縮,兩人在沙暴中奔走不久,又在先前吳邪倒地處的週遭發現其他隊員,或昏迷或迷途,甚至半個身軀陷在沙裡,見者一律拖回河溝。

  一小時、兩小時過去,搜尋範圍越來越廣闊,找到的人數卻越來越少。隨著時間分秒過去,不擅體能消耗戰的瞎子漸漸緩下腳步,從一開始總是超前張起靈,到最後竟只能勉強跟上;一旁的張起靈亦倍感吃力,開始喘息起來。兩人再拖回一名傷員,但這次花了近四十分鐘才走回河溝。

  外頭風暴太強勁,單憑他倆之力,能拉回這些人已是極限……張起靈見溝內人數加不少,拿著水杯舉頭就灌,不住喘息著連喝水都嗆咳不止。正當他打算就此休息,驀然,一道喘聲沉重的影自眼前閃過,他反射動作扯住那人的手臂,卻慢了一步。

  「等……」那人一眨眼便翻出溝外,抓不住,只好追上去。張起零跑了一會兒便追上明顯脫力的瞎子,投以嚴一瞟後便領先於前。過了半小時又找到兩名昏迷隊員,順勢一人扛一隻奔回原處;來返之間,瞎子流失更多體力,躍進河溝時踉蹌了一下,差點直接翻滾到溝底。

  將昏迷人士交予隊員後,瞎子戴上風鏡轉身又攀上溝壁,但張起靈早有預料似的快一步將那人用力扯下,那道高大身影頓時失衡,直往他身上倒去,剎那間沙塵四揚,散在冰冷空氣中,落在兩人身上。

  「夠了!」他從背後將他緊緊箝住,低頭沉聲道:「已經夠了。」

  懷中之人終於安分下來,低沉急促的喘聲不斷傳進他耳裡。但過沒幾秒,那人伸出灼熱的手握住他的手腕,輕力但堅持地拉開,自他懷中掙扎站身。那人自行從找個角落窩著,暗角落中看不清那人的表情,但還有一絲微弱火光落在不斷喘息的身影上,以及那抹灰黯難猜的微笑。

  而他同樣狼狽,喘著氣坐在那人對面闔眼休息。這時突然想起什麼,擺頭轉向遠方的吳邪,隨即起身。

  風鏡視角狹窄,從墨鏡看出去的火光很黯淡。他正直盯前方,看著簍火光影交錯在刀鑿般的河溝底部,看著對面那抹身影離開視線所及的範圍,仍不為所動。

  他在笑……是的,他能感覺到嘴角正在上揚,不受控制地越笑越深……

  =============================

  狂風怒吼,依然在河溝外肆虐著,但逐漸減弱,入夜後沒多久隊員們皆已入睡。張起靈小憩不過一小時,甫睁眼反射地望向角落,見吳邪雖然睡得皺眉又翻身,但還算安穩;回頭又發現應該休息的瞎子早已不見人影,連守夜的隊員都不知道哪裡去。

  他舉著礦燈正想攀出去,溝口突然傳來腳步聲,竟是守夜的隊員領著定主卓瑪和札西前來,後頭跟著易容狀態的文錦。

  他與定主卓瑪等人在這一路上並無太多交集,那夜她傳達文錦的訊息予他之後,雙方再也沒說過半句話。縱然形同陌路,張起靈還是點個頭當作打招呼;文錦扶著定主卓瑪至一旁休息,札西則小聲道:「回來了嗎?」

  張起靈搖搖頭,道:「你們……」

  札西抹去臉上的沙塵,狼狽道:「我帶我奶奶去另一頭避風。幸好風沙開始減弱,要不我們都會被活埋。」

  聞言,張起靈皺起眉頭,丟下一句:「我出去看看狀況。」然後爬出溝外。

  果然外頭遍地黃沙,原本坎坷不平的河床幾乎被填成沙海。狂風依舊依舊,但含沙量明顯減少,視線亦清晰許多,遠遠便見一道微光閃爍而來;瞎子獨自緩步返回,手臂隨著步伐擺動,不時遮掩別在腰間的礦燈。

  一抹輕笑不變,但明顯疲憊許多,他甫走近便開口:「睡夠了?」

  張起靈淡然反問:「其他人呢?」

  對講機正巧傳來人聲,瞎子向他指著身後的暗沙漠,順便回覆阿的指示:「我是瞎子……沒問題,你們先回來,我找人準備交接……」

  說著,直接越過他走向河溝。風聲如吼,吞沒那道低沉的嗓音,掩蓋那陣逐漸遠離的腳步聲,留下他一人佇立沙漠之中,半掩著雙眸,淡然的臉。

  過沒多久,阿領著搜救隊伍回來,她先讓傷員進溝內避風,並指揮瞎子預先安排的隊員繼續搜尋失蹤人口。經歷這場沙暴,附近十多台路虎不是半埋沙中就是翻覆故障,機械師帶幾個隊員勘查車輛狀況,阿則留在原地等待消息。見瞎子與張起靈前來,她強提精神道:「接下來的搜救行動我讓其他人繼續進行,你們去休息吧。」

  瞎子搖頭問:「還有多少人沒找到?」

  「四個。老高跟阿K那車的隊員。」阿拿著對講機調整頻率,除了沙沙雜聲並無其他。她滿懷不解道:「這批GPS對講機僅次於阿富汗戰爭用的機種,性能應該不差,怎麼沙暴一來信號就被干擾?這附近幾乎沒有障礙物,收訊範圍能到三十公里,他們到底走到哪裡去?」

  瞎子正想道出有人搞鬼,突然眼角餘光斜睨了張起靈一眼,心念一轉隨口道:「說不止就像札西說的,沙漠溫差大,他們的對講機給故障了。」

  阿沒回應,一旁的張起靈反倒開口:「我去找找。」

  另外兩人皆是一愣。瞎子搶先反應過來,搭上他的肩膀,輕鬆笑道:「呦,啞巴張親自出馬呢!這下子我瞎子要不出點力,可真丟了面子是不?」

  一個笑面、一個冷臉,但一樣堅持。阿挑眉看著兩人幾眼,冷笑道:「既然兩位高手出動,我就不浪費人力陪兩位了。」說完,低頭調整自己的對講機,不再理會。突然對講機裡傳來瞎子的聲音:「我是瞎子,那我們走人囉!OVER ! 」

  她怔然抬頭,那兩人已離開一段距離,瞎子回頭笑著揮手,她的反應卻是不耐煩地擺手示意他滾開。等那一高一低的身影走遠,她才露出些許冷然,雙眼直盯著他們不放……

  =============================

  夜空一片清明,眼界所及皆是星光綴滿夜幕,垂至地平線,美得令人歎息,彷彿剛剛經歷的沙暴只是一場狂亂的夢。他和他徒步走在半積沙塵的河床上,或快或慢的沙沙腳步聲互相交錯,耳邊風聲不止。

  沉默。兩人靜靜往東方前進,沙漠低溫凍出兩道白霧,隨風消逝。腳下黃沙逐漸減少,露出岩漠表面;夜空由絢爛的星色轉為深沉墨,漸漸透藍,而後清明。東方天際疊著層層色彩,日昇之初的光芒落在戈壁上,隱約可見怪石嶙峋的岩地上少了許多石礫,相對平坦許多,該是被沙暴吹至遠方。

  瞎子突然站定。「可以了,超過三十公里。」

  但張起靈繼續往前。「吳三省的設備不比洋珊瑚好。」

  「試試嘛。」他又笑道:「貨真價實的軍用機,不比洋珊瑚差,我花了好些功夫才給三爺弄到手呢。」

  他淡然瞟過那張笑顏,從河床攀出,在戈壁攤上找了塊約一層樓高的巨岩,迅速爬上後拿出小鏡子接下日光,一掩一放中,鏡面反射白金色光芒,在湛藍天空閃爍著,宛如晨曦中伴日耀昇的金星。

  不一會兒,遠方傳來另一道微弱但刺眼的光芒,兩道軍用密碼在空中不斷交互呼應。下方的瞎子低頭輕推墨鏡,靠著巨岩抽起菸來,不久,上頭傳來調整對講機頻道的雜訊聲,接著是那道冷然嗓音:「這裡是張起靈,呼叫吳三省,完畢……你們那邊如何……吳邪沒事,他很好……對,王胖子跟大潘也遇上沙暴,進度有些遲,正趕來我這邊……」

  確認後方的『吳三省』一行人平安躲過沙暴,張起靈暫且結束通話跳下岩石。瞎子叼菸笑道:「你忙你的,我去找失蹤的人,八小時後營地前五公里集合。」話說完轉身離開,驟然一個力道將他拉至岩石後方的背風處,巨大的陰影擋住不斷升溫的陽光,掩住兩人的身影。

  張起靈輕聲開口,語氣跟清晨的藍色沙漠一樣冷淡:「休息一下,等潘子過來,我交代完事情再去。」靠著岩石坐下,一闔眼便入定。

  悄然,嘴角那抹上彎緩緩落下。他低頭看著他許久,回溫後的冷涼強風掃過岩地,偶爾掠過那人額前過長的瀏海,拍打著那雙冷淡細眸;深藍色的岩石陰影籠罩那抹瑟縮的身影,似乎相當寒冷。

  瞎子低歎一聲,終究在那人身邊坐了下來,睡意一湧而上,他低頭假寢,很快便入眠。

  朦朧睡意中彷彿感受到一股溫暖的存在,張起靈下意識往身旁靠去,卻未觸及,保持冷風還能在兩人之間流通的距離。

  很近,但還聽得到風聲的距離。

  =============================

  『呼叫瞎子,我是領隊,聽到回答我,OVER。』

  旭日高昇,躍上東方天空。吳邪與機械師一同拖著工具箱回營地,他疲憊地柔柔鼻樑,見阿還在忙碌,前去拍拍她的肩,露出安慰一笑。阿回了個無奈的笑容,示意他收工休息。

  『This is Black Blind. May I help you, sir? OVER. 』

  吳邪擺手搖頭,表示想跟其他人去找高加索人。她冷冷瞪了一眼,沒好氣地指著他臉上的眼圈,他亦揶揄笑著向她比了個熊貓眼的手勢,接著將工具箱丟到一旁,走進帳棚休息。

  『……』『Hello? Any body home?……?妳聽得見嗎? 』

  日上三竿,張起靈和瞎子待在河床邊耐心等待,終於等到河道的盡頭出現一輛被石頭砸得破爛的國產沙漠王,搖搖晃晃緩速而來,遠遠便見王胖子伸出窗外揮動破抹布,一旁的潘子相當嚴肅地開車。

  『This is Ning. Zha Xi Found another sandstorm and ......』『等等!算我錯,麻煩說中文就好,咯咯咯……有那四個人的消息嗎?』

  胖子跟潘子一句來一句去,向張起靈確認行程。後頭的瞎子拿著工具、叼著菸,皺眉查看引狀況許久,嘖地一聲將板手伸進去。
  
  『還沒有,我分三組人馬繼續找,你跟啞巴張先回來。札西說沙漠又起風了,他先帶隊伍去找避風點,我留幾個人在營區等你們。』

  午後的熱浪扭曲景象,沙漠王勉勉強強開了十多公里,再次拋錨。潘子無奈地抓抓頭巾,阻止瞎子再次拿出工具,胖子示意張起靈先行離開,他和潘子處理完車子後再跟上。

  『我知道了,集合地點?』

  烈陽西偏,襲來的炙風不若中午時候高溫。一高一低的兩道身影在沙漠中行走,兩人均是汗流浹背,偶爾瞎子拿出望遠鏡,皺緊眉頭張望著,試圖找尋失蹤隊員卻依然無功。

  『營區西方二十公里處有個魔鬼城,我們會在魔鬼城入口紮營,你們出發前同我知會一聲,OVER。』

  待夕陽落盡,兩人終於回到營地,幾個人會合後在原地稍作修整,收拾簡單行李後再度上路。

  『好,瞎子收到。我跟啞巴張會盡快趕上,OVER。』

  西方天際一片絢爛,彩霞聚集,透出血色天光籠罩整個天空……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