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無聊唱唱歌:張學友
2010-09-24-Fri  CATEGORY: All Music
<如果這都不算愛>


作詞:李焯雄 作曲:伍佰 編曲:Davy Chan/Joey Tang

是否愛就得忍耐 不問該不該 都怪我沒能耐 轉身走開
難道犧牲才精彩 傷痛才實在 要為你流下淚來 才證明是愛

如果這都不算愛 我有什麼好悲哀 謝謝你的慷慨 是我自己活該 OH NO
如果這都不算愛 我有什麼好悲哀 你只要被期待 不要真正去愛 OH NO

還要怎樣的表白 才不算獨白 都怪我沒能耐 轉身走開
難道犧牲才精彩 傷痛才實在 要為你流下淚來 才證明是愛

你的感情太易割愛 把未來轉眼就刪改
我的心卻為你空白了一塊

如果這都不算愛 我有什麼好悲哀 謝謝你的慷慨 是我自己活該 OH NO
如果這都不算愛 我有什麼好悲哀 你要的是崇拜 並不是誰的愛 OH NO


就是這首歌,讓我超恨我的窄音域= =+,高八度唱又活像在唱歌劇魅影,真是氣人!
本來還滿訝異原來這首歌的作曲人是伍佰,乍聽之下還真聽不出來。若速度放慢來聽,才令人有種「啊,伍佰寫的」的感覺。編曲師真害,可以把向來強烈的「伍佰風」修掉,少了點浪客味,倒是多了點輕鬆悠。哈哈,雖然這首詞還滿悲的。

張學友乃歌神也,不用我再講了。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去開皮帶工廠的朋友家打工,正巧朋友的同年紀雙胞堂哥也被逮來幫忙,幾個彰興人就圍在一起粘皮帶扣上的$型水鑽(俗又有力,聽說都賣到美國去呢)。無聊聽歌,幾個大男生拿起<如果這都不算愛>哼哼唱唱了起來,女生卻只能唱副歌,一整個被排擠。

我是聽到低音就會被吸過去的那種人,生平只被三個人的低音打到,一是郭金發的<港都夜雨>、二是這首張學友的<如果這都不算愛>,三是天宇布袋戲的憫世生(黃文耀老大的聲音居然可以低到這種程度,真是性感到令人想哭啊......)。我喜歡處理恰當的低音,好聽的低音讓人感到放鬆;也喜歡低音樂器的聲音,像Double Bass、中提琴、Tuba、Bass 豎笛、貝斯等等。奇怪的是,我反而沒特別喜歡Chello,總覺得相較起來中提琴的聲音更典雅輕巧,而Double Bass比Chello要渾厚多了,當然也低多了XD......啊,又離題了。

總之,張學友是神!



<祝福>



作詞:丁曉雯 作曲:郭子 編曲:王豫民

(朋友我永遠祝福你 朋友我永遠祝福你
啊∼∼∼∼    朋友我永遠祝福你)

不要問 不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刻 偎著燭光 讓我們靜靜的渡過
莫揮手 莫回頭 當我唱起這首歌 怕只怕 淚水輕輕的滑落
願心中 永遠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幾許愁 幾許憂 人生難免苦與痛 失去過 才能真正懂得去珍惜和擁有
情難捨 人難留 今朝一別各西東 冷和熱 點點滴滴在心頭
願心中永遠留著我的笑容 伴你走過每一個春夏秋冬

傷離別 離別雖然在眼前 說再見 再見不會太遙遠
若有緣 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傷離別 離別雖然在眼前 說再見 再見不會太遙遠
 傷離別 離別雖然在眼前 說再見 再見不會太遙遠)

若有緣 有緣就能期待明天 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

不要問 不要說 一切盡在不言中 這一刻 偎著燭光 讓我們靜靜的渡過
莫揮手 莫回頭 當我唱起這首歌
願心中 留著笑容 陪你渡過 每個春夏秋冬


在我心中,這首<祝福>大概會是我永遠放在心裡的畢業歌吧(笑

很多人一談起畢業典禮,不是青青校樹 芭樂蓮霧就是周華健的<朋友>,大個一兩屆的大概還記得小虎隊的<驪歌>,這首<祝福>反而沒多少人記得。再過幾年,上大學時才知道現在的畢業歌早已改朝換代,連<朋友>都沒多少學校唱了。

這首<祝福>是我的母校頂番國小每年必放之歌,幼稚園念了三年,國小念了六年,聽到第九次,也是我離開母校的最後一次,自己終於成了頂著張學友歌聲而繞行校園隊伍的一員,然後就畢業了。
我想人生過得精不精采,多少跟際遇緣分有關。若不是母親偶然巧遇幼稚園隔壁班老師,聽取她的建議讓我滿八歲再入小學,我也不會多念一年幼稚園,也不會認識這麼多後來這麼要好的同學。附設幼稚園嘛!多少同班機率大。唯一代價就是我當了整整九年班上最老的學生,直到高中才被破了紀錄。

其實當時是很感激的,尤其越接近畢業就越覺得老天爺的安排必有意。若沒有在幼稚園被嘲笑了整整一年的委曲(笑屁啊,老子爽念三年啦!我就是愛拿麵線糊獎阿不然是想怎樣啦!),就不會被超好人的鄭老師教到,更不會讓後來的蘇老師帶,也不會進國樂社,就沒有這幾年精采風光的日子。

朋友、玩伴、老師、國樂的社員、柳琴的夥伴、我的兩個徒弟......邊繞場邊回憶著點點滴滴的回憶,<祝福>的歌聲想起,眼淚沒掉,卻溢在眼眶落不下。當年我捧著一大束紙籐作的鬱金香獻給繞場中的兩位師父,也許他們的心情也和我一樣吧。

我那屆比較特別,學校有錢沒處花,畢業前一晚辦了個畢業營火晚會,熱熱鬧鬧看完表演後,全六年級真的是偎著燭光 讓我們靜靜地渡過。一整晚,大家體驗著第一次在學校體育館過夜、第一次一群女生熬夜不睡覺狂聊天、第一次學校的視聽室撥放恐怖片直到通宵、第一次老師帶著自願者半夜三點逛遍校園七大不可思議......直到畢業前一刻,我們仍在製造回憶,一樣要精采地結束。

在那之後過了幾年,只要聽到<祝福>心中就浮現無限離愁。國二那年班上某男同學被推出去參加歌唱比賽,他在台前高歌著,我在台下失了笑容。就算唱得沒歌神好,但一樣感人呢。
比完賽,沒幾個月,他便移民到澳洲去了。這是首離別的歌。

我的大學生活很充實,我的高中生活很精采,我的國中生活很快樂,我的國小生活很單純也很繽紛、很壓抑卻也很風光很豐富。

對此,我心懷感恩。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コメント | URL | 2010-09-28-Tue 22:24 [EDIT]
這好像弄得太感傷了吧!?我只記得我國小畢業的萍聚,國小的好朋友哭得眼眶紅,我冷冷地看著,只覺得這又沒什麼?是沒什麼,因為我搬家過,我始終懷念著奶奶家的國小。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10-10-12-Tue 00:46 [EDIT]
因為我在頂番國小待了整整九年呢~~~很難沒感情。
之後讀彰興也沒什麼機會經過國小,明明離家這麼近,可是畢業之後卻變得如同只存在於記憶般遙遠。
偶爾回去看看還是很感念的,雖然現在一大半都改建了,都不是記憶中的樣子了。
你有空也回去陜西的國小呀,懷念一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