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盜墓:張起靈X瞎子]棄降<十二>上
2010-06-06-Sun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棄降<十二>

  三人同時望向瞎子所指的山頭,沉默。

  張起靈挑挑眉,冷淡的眼眸中透著不以為然,一旁的華和尚神色沉定但語重心長道:「瞎子,我們是來倒斗,不是來玩尋寶遊戲。」

  瞎子一聽,雙手插胸滿是不服:「誰跟你玩耍來著?我認真的耶!」

  蹙眉。「憑什麼?你說說看。」

  食指戳腦袋。「憑我的第六感,哼哈哈!」

  「……」華和尚和張起靈當下直接轉身離開,不予理會,後頭的葉成也馱起行囊跟上前者,隨口道:「我說真的啦,瞎子,那個削刀山……不要去比較好啦。」

  「哎?等等等等。」瞎子一把抓住葉成的衣領,「你給我說清楚,那啥……削刀山?為啥不能去?」

  「靠夭,我又沒去過我怎麼知道?」葉成直率地眼翻個白,哼聲道:「住這裡的親戚都說那個削刀山不吉利,踩進去會衰一輩子。我姨婆說她阿公說,很久以前那裏有妖怪作亂,請道士作法,什麼勾天雷斬地妖,結果不小心打到山頭。你看那個山這麼尖,就是這樣來的,你想爬也爬不上去啊!」說著,聳聳薄肩,「說正經的啦,三歲小孩才會信啦!我表哥就說啊,其實那座山有外星人在裡面偷藏避雷針,才被雷公打成這樣。這是真的喔!只要稍微靠近一點,指南針就沒用了,進去的人都會迷路,困很久才出來說。」

  避雷針跟磁極是有啥干聯……算了,他也不懂。見華和尚已有動作,張起靈亦背起不知何時拆了布條的烏金古刀,嚴陣以待。瞎子忍不住嗤笑道:「咯咯……就說我的第六感比地圖還準吧,就是不信。」回頭拍拍葉成的肩,「還杵著做啥?帶路啊!」

  「啥~~~~你們要去?神經病!會倒楣一輩子耶,我不要!」

  前方二人一臉不耐地回頭,而眼前的瞎子薄唇微勾,笑容可掬卻意圖不明。「你想一輩子倒楣,還是現在一次倒楣完?選一個吧。」

  「我……我……」葉成不禁冒出一身冷汗,「嗚……早知道就不說了……」

  「嚇唬你的,瞧你怕得像撞鬼似的。乖乖帶路不就得了嗎?咯咯咯……」

  大手沉沉地壓在肩頭上,葉成終於感受到什麼是「壓力」。你們這些人……比鬼還恐怖……

(註:其實削刀山……是拿閩南話的削刀麵來改的……中文應該叫刀削山(麵)XDDDD,葉成直譯啦!)

  =============================

  葉成口中的削刀山看似遙遠,其實徒步不過半小時便到達山溢口。重重樹林間,只見削刀山的正面山坡近乎垂直,背面坡度雖緩亦是陡峭;整座山形地勢果真高聳如椎塔,卻像是被一刀削過,缺了一半,與周圍丘陵地形明顯迥異。兩道淺溪自削刀山後方左右流出,環繞山下一片闊的扇形平地,匯合於溢口後流出。扇形平地上樹木蔥鬱,雖是深秋時分,蟄蟲方休,但整座森林毫無聲息,異常靜謐。

  一群人跨過河道走進森林,前頭的華和尚拿出指南針,見指針搖擺不定,隱約受到第二磁場干擾。他皺眉望向步步為營的葉成,不覺鬆下嚴謹神色,微笑道:「既來之則安之,這回有這兩位高手在場,你甭擔心吧。」

  葉成無奈地回頭望著一冷一笑的兩人,語氣哀怨碎碎念:「話都是你在講,說不定今天就註死給他死在這裡……啊呸呸呸,胡亂講胡亂講……」

  越往樹林深處,指南針擺動的幅度就越大,到後來竟失控打轉。驀然,指針直直朝下定死不動,華和尚亦停下腳步。「就是這裡。」

  「啊?我們還沒上山耶?」葉成話說還沒說完,後頭一道光亮掃過照明周遭環境,他突然後退幾步撞上張起靈手中的手電,驚愕之下髒話直接脫口而出:「駛恁娘咧!啥小--唔唔……」

  秋夜寂寥,葉成的叫音在深沉山林間不斷迴盪,張起靈一手捂住嚇到腿軟的葉成,華和尚見狀沉聲開口:「怎麼回事?」

  葉成伸出顫巍巍的手,指向前方一片紅葉林,聲音不住發抖:「赤……赤頭林……天雷殛頂是真的!這是火燒山的痕跡啊!完了完了,真的會倒霉一輩子啦~~~」

  葉成說得激動,其他人卻是冷靜以對。深秋時節,葉紅得早,再自然不過,真正引起他們注意的是,這片紅葉林除了葉色鮮紅似血,但樹種應該與周遭樹林相同,卻明顯比常樹林矮小許多。

  三人互覷一眼,心照不宣:地底下大有文章!

  瞎子本就上揚的唇角又加深些,拍拍葉成的肩膀,道:「難怪老頭非要我帶上你不可,你根本就是張活地圖嘛。」轉頭又道:「欸光頭,我看豎看就是瞧不出這是塊寶地,李襲奕真要葬在底下,別說庇蔭子孫,怕是禍害遺千年吧。」唉呀……難怪子孫全跑光。「這李襲奕可真是個奇人!咯咯咯……」奇怪的人。咯咯咯……

   華和尚又向前走了幾步:「這裡地理環境看似凶險,但要是能善用磁石改變風水,血光之地也變成為聚靈寶地。這種作法不是沒有,只是少見而且困難度高,你說的沒錯,慿李襲奕一介商賈能做到這個地步也算是奇人了……嗯?」

  異聲一出,其他人立刻看向華和尚,只見他盯著指南針喃喃道:「又動了?難道不是磁石……」他繼續趨步向前,突然腳下一個踩空,瞬間消失於眾人面前,張起靈不假思索衝向前去,看似紅葉鋪成的平地底下竟是一個大坑。

  「我沒事,你們當心點!」底下的華和尚陷入一片赭紅枯藤之中,雖動彈不得但似無大礙。張起靈從上頭輕盈躍下,穩穩踩在藤蔓網絡上,立刻拔出烏金古刀斬除糾纏著華和尚的藤蔓,不一會兒兩人便安然落至坑底。

  「謝謝你,小哥。」華和尚大手一扶上坑壁,驚覺手下傳來的觸感並非山岩礫石,猛地撥開褐紅色藤蔓,赫然發現坑壁竟是青磚所築。張起靈同樣一愣,立刻抄起古刀劃開壁上粗藤,不消時即從藤蔓中整出一扇石門,門楣上刻著像是「从」字的符號;門閂掛著一只腐朽的八卦黃銅鎖,鎖頭與鎖扣早已分離,顯然被動過手腳。

  見兩人在坑內摸了老半天,葉成忍不住朝裡頭大喊:「欸~~~你們有沒有怎樣啊?」

  坑底的張起靈沒回應,蹙眉拿起八卦鎖端詳著,卻聞得身旁的華和尚揚聲道:「葉成,瞎子上哪兒去了?」

  窩在上頭的葉成左顧右瞧沒見人影,對著下面的華和尚搖搖頭。才要開口,底下突然冒出一聲急道「什麼!」。

  只見張起靈瞪大異常嚴肅的雙眼,迅速朝自己攀來,嚇得他哇然一聲跌坐於地。突然,葉成背後出現一道影,大腳一伸直接將他踢下坑,下方的張起靈被壓得措手不及,只得一手抓牢粗藤一手撈住葉成。

  眼一抬,只見坑上的瞎子笑了笑,道:「我到另一頭瞧瞧,這小子勞煩張爺暫時保管一下。」

  語畢,瞎子便轉身離開。張起靈的眼神霎時一利,抓著藤蔓的手瞬間鬆掌、奮力一揮,緊緊握住那人的腳踝。兩人重量突然加於踝上,瞎子一時重心不穩,竟硬生生被扯進坑裡。

  一時情急抓住坑邊,胡亂大喊:「張起靈~~~你操他娘的想謀財害命啊~~~」腳腳腳,快斷了快斷了啦!

  但張起靈不為所動,緊緊扣住不斷飛踢的大腳,冷聲道:「你要去哪裡?」這衝動的傢伙,就是不安份!

  又是大叫:「我就說了我去看看呀!另一頭也有個坑啊!」

  張起靈皺眉思索,任由上頭的瞎子哇哇叫、下面的葉成唉唉叫,卻絲毫沒有放手的意思。華和尚無奈地笑看這場鬧劇,開口道:「算了吧小哥,他單幹慣了,讓他去吧。」

  但張起靈僅是瞇著眼,抓著那人腳踝的手收得更緊。他無須遵從華和尚的要求,更無意放瞎子單獨去闖,憑他衝動行事的個性,一旦離開眼線肯定又出事。只是……他明白瞎子是顧忌這一老一小,若強押著他不放,只怕這少根筋又愛庸人自擾的神經病又重蹈宋將斗的覆轍,同樣重傷連連。

  嘖,麻煩的傢伙!

  幾番思量,張起靈終究還是放手(左右手一起……可憐的葉成),甫落地便抬頭朝瞎子丟個嚴的眼神,警告意味十足。

  居高臨下的瞎子對上那利如刀光的雙眼,僅是輕挑眉梢,撩起一絲難以查覺的諷刺,笑道:「張媽您放心吧。老頭交代了,你們誰要缺了角,可全算在我頭上,我還得『活著』帶你們回去交差呢!咯咯咯……」

  背著月光的高大身影驅步離去,笑聲亦漸遠。他直睜著沉靜的眼看不出情緒,僅是在背影消失於眼際的同時,雙眸悄然掩下。

  再回頭,淡定地看向華和尚,語氣平淡如舊。「我看過那只八卦鎖,這斗不單純……」

  =============================

  這若是李襲奕的墳墓,那他很想說:

  「真是怪人幹怪事……這斗可真怪啊。」抓抓頭,摸不著頭緒。

  早在華和尚落入地坑時,瞎子便察覺此地有異,逕自四處查看,果然在不遠處發現另一處方型地坑。方才跟張起靈折騰好一番功夫,甫脫身,一走近方坑毫不猶豫跳了進去,卻不慎摔了好大一跤。

  「哎……這分明是陷阱嘛!」吃痛地撫腰起身,環顧坑內四周,原來這個由青磚所砌成的地坑,在層層落葉的覆蓋之下竟堆滿碎磚和落石,饒他視力絕佳仍難以察覺。積滿赤紅落葉的地坑,微弱月光照射之下,猶如一泓血池。

  真邪門……見地坑前後各有一扇石門,轉頭看向七零八落的地坑邊緣,再對照滿地碎磚,啐了一聲。「這人咋回事?偷工減料到自己頭上?這天花怎塌成這副性?」

  困難地跨步走向後門,抬起手像是彈瓜殼似的敲幾下。

  噠、噠、噠。搖搖頭,實心。

  然後走向前門。扣、扣、扣,「哼哈!」

  嘴角撩起笑,僅瞟了門楣上的「吅」型符號一眼,隨即拿起掛在門上的將軍鎖,上下左右瞧個仔細,伸手摸出開鎖工具,三兩下便喀啦解開。「這門鎖得忒隨便呀……」笑容一歛,再次皺眉,尋常偷兒都能解,敢情是瞧不起咱土夫子來著?

  攤掌於門,稍一使力立刻左右開啟,只見一條通道緩坡而下。正當他跨出長腳踩進,通道深處突然傳來幾乎細不可辨的低沉聲響,立刻止步屏息聽聞,卻不見任何異狀。

  異聲只響了一會兒即消失,他一邊堤防未知暗器一邊跨步向前。廊道不長,卻走了近二十分鐘,盡頭又是石門一道、銅鎖一只。就在他準備開鎖之時,眼角餘光往門楣一瞄,卻就此移不開視線……

  「哇靠……小老鼠?」門楣上頭竟刻著「@」的符號,他忍不住拉開墨鏡用力揉眼睛,再三確認並非自己眼花,左瞧右看找網址,卻沒找到其他跨時代的新發現。

  又抓頭……「哎呀,這到底是咋回事呀?」問號滿天飛,開鎖的動作越發迅速。隨意扔下銅鎖,打開門扉,走進同樣為青磚所砌的地室。地室兩側擺放多層木架,架上空著,架下卻堆滿大小不一的木匣。瞎子隨意抽出一只,打開一瞧,竟是一塊色澤飽滿的肉型石。挑著眉打開其他木匣,裡頭不是奇木就是雅石,甚至有鐘乳石跟紅珊瑚。奇怪的是,這些寶物各個價值不凡,卻寧可空著架子淨往地上堆,尚無成列之意。

  不禁饒興一笑……有趣,太有趣了,這人肯定腦子有洞!

  木匣數量少說有百來個,他倒是十足耐性,一個個翻開檢視。沒見過鳳陽碧血石長啥樣,索性將所有瑪瑙、雞血石、紅寶石等等一律掏進袋,沒多久便撐飽袋子。滿意地搖搖袋子,石頭互擊發出喀喀聲,又是一笑,「這回非得跟老頭拗點料,隨便一顆都能消遙好一陣子呢!」

  見好即收不是他的個性,反正礙事的人不在,他樂著繼續探險。沒辦法,這斗太奇妙了,興許真如葉成說的,讓外星人給摸過一手,說不止還讓他給倒出幽浮或是飛碟!咯咯咯……

  解開另一扇門的門鎖,望去又是一道下坡長廊。斜著笑,略微活動筋骨,不再顧忌直接邁開步伐往前衝,不消三兩分鐘便到達底部。一見又是石門又是鎖,他忍不住撇撇嘴角,沒好氣道:「有完沒完?蓋個墳墓搞得像闖關遊戲!」

  本想李襲奕略諳風水地理之學,這斗裡該有些奇門遁甲等他闖,沒想到這一路下來就怪事一大堆,連個機關粽子也沒遇上!他沒好氣地瞟了門楣一眼,暗嘖一聲,那符號似為「古」字、又像「占」字,但管它是字是形,剛剛連「@」都出現了,就算這上頭刻的是「囧」也不足為奇吧!

  注意力轉回門上這一整排黃銅廣鎖上,刻有吉祥話的銅鎖沿著門縫而鎖,隨便數數也有三十來個。他一邊動手開鎖一邊叨唸道:「真氣人,這種爛鎖上再多有啥用啊?」喀啦、喀啦、喀啦……「『吉祥如意富貴新春』?我去你的富貴!等老子搬光你的巢,我看你還能怎麼富貴……」

  雖是普通的銅製廣鎖,但數量多,逐一解開也需了不少時間。直到最後一個福字鎖吭噹落地,瞎子這才氣勢高昂地挽起袖子,大腳一抬,直接踹開石門。還沒看清室內狀況,先覺一股微風拂來,暖而氣潤,在這深秋夜寒中明顯突兀。

  不由得一愣,他倒過大大大小數十個斗,這斗裡的鬼吹氣要不冰寒徹骨,要不屍氣逼人,這麼「親切」的鬼吹氣他還是頭一次遇上。

  「難不成這裏頭的粽子還洗三溫暖來著?」怪哉!會發霉吧,自製白毛粽?懷著滿腹疑問走進磚室,這才看清四周牆面皆擺滿白瓷所製的瓶缽杯盤。隨手拿起一只高頸瓷瓶,喃喃著:「唐白瓷呀……」嘖,沒價值。瓶身瓶底各瞄一眼,便興緻缺缺地放回原位。就在他大手放開的瞬間,看似白皙晶淨的唐白瓷竟散發出微弱的青光,淡光瑩瑩地照亮週遭的瓷瓶,互相反射而輝映。

  一陣錯愕,立刻伸手撫向其他瓷瓶。大掌掃過,點亮一支支瓷瓶,宛如手中綻花、又如過水漣漪,麟光陣陣不斷。

  「這……這堆夜光瓷是咋回事呀!」他這下可看傻了眼,抬頭望向周遭滿室滿架各個價值連城的夜光白瓷。開玩笑!這玩意兒連乾隆皇的寶庫也沒幾個,「這多珍貴的東西居然--」居然隨便放著隨便鎖!

  他緊閉雙眼用力搖頭,順便搖掉眼中浮出的兩個「\」記號。心神稍一冷靜,一陣異樣感陡然浮現,他下意識抬頭,頓時愣眼。只見天花上懸著一把巨大的三弦,尺寸約是普通三弦的五倍,蒙在琴箱上的千年蟒皮紋路相當大,在淡青螢光中微微反光,宛如巨蟒盤空,更添幾分詭異。

  「好樂善奕,私撰《郎君樂史考》……這麼喜歡音樂呀?」輕挑眉梢,回想起李襲奕的資料。嗯~~~不予置評,換作是他,他也會想帶台電視機跟家用KTV進墳墓。

  驀然,那股低沉異聲又濛濛響起,回音沉韻地從四周磚壁傳進室內。頓時心頭警鈴大響,反射地放低身子重心、站穩雙足,五官感知全開,墨鏡下的雙眼不斷來回轉動。身後突然傳來拖曳聲響,猛一回身,就見那擺滿瓷瓶的木架竟向兩側緩緩滑動,露出後頭的磚牆。

  剎那間,那股充斥墓室的暖風流動速度加劇。他看向氣流來源,赫然發現牆上竟鑲著一扇半人高的鏤空雕花窗,窗外有一暗小徑,不知通向何方。站在窗邊定神細聞,竟覺暖風挾帶陣陣芳草香氣,好似小徑盡頭便是水草豐盛之地。

  「靠……有沒有搞錯啊?」伸手敲敲花窗,發出鏗然金屬聲。傻眼、傻眼、再傻眼,生平以來第一次看到墓室裡還裝鐵窗。究竟是防賊還是方便賊?

  種種陰宅奇觀全攏在一起,令他不得不嚴肅以待。倏地想起那不是斗的白銀斗……也許他一開始就錯了,興許這裡根本不是墳墓,而又是個藏寶穴!

  正當他皺著眉低頭思索,驀然,暗的小徑竟傳來一聲慘叫,回聲不斷……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