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Lost myself
2010-04-06-Tue  CATEGORY: 無聊記事
我承認,我是個軟弱的人,我經不起風雨,我是溫室花朵。

上星期,也許稱得上是進職場以來最痛苦的一個禮拜,並非工作不順利,只是單純的,我病了。

心裡病了,長了個膿包,發炎、發疼。

不知道是太久沒好好一個人靜靜還是寫小說寫得太入迷,從星期一開始,就是痛苦的開始。

腦袋裡滿滿的劇情,開了電腦十指就是打,不是順稿就是找資料,直到眼睛發疼,然後睡覺。隔日依舊。

痛苦著什麼?痛苦著,一睜眼,為的不是打小說,竟是工作、竟是三餐溫飽。

星期二,又混又偷打小說地過一天,工作進度:10%。

好沒意義啊......沒意義的不是我對工作的態度,而是我居然坐在辦公室裡浪費時間畫貼皮,而不是寫接下來瞎子跟小哥要下的宋將墓。

好可怕啊......這種心態,我真是個不負責任的員工。更可怕的是,現在的我依然不覺恥,只可憐自己。

所以星期三,我很認真地想辭掉工作,但我明知不可能,我還有學貸,我沒有錢,我不是逛大街的千金大小姐,我更不是樂透得主,所以我需要這份薪水。

但星期四就撐不住了。一個勁兒地混,這裡摸一點、那裡摸一點,回過頭來偷打幾個字,然後多找點資料。

星期五,上司在背後,我管他的!我就是這麼倔,我就是要寫,不讓我寫我會死!我會死!!我會死!!!

進度嚴重落後,我管你去死,只有我一個人撐整個專案的圖,抱歉,去年的我是神,今年讓我這麼悠悠哉哉過的你們是放空我的主謀,我是公司的寄生蟲。

I don't care, OK?

我管你接下來兩個月連三個案子同時壓下來,I don't care, OK?

我就是公司那唯一一個不懂得乖乖加班才有飯吃的處女座,我不是其他佔多數的處女座員工,我不是個聽話的處女座,OK?

我就是不加班,我就是不接受公司壓榨,I don't care, OK?

我有我的生活,我才不要把我的時間都耗在你身上,It's not my life, OK?

靠杯,我不想工作!!!!我要打小說!!!!我要寫小說!!!!!

吼~~~~~嘎~~~~~

然後呢,清明連假一回家,一整個爆發。

完完全全無力狀態,打開小說,多多少少Key了千字,然後繼續無力。任憑瞎子在我腦子裡噴小花,很High地繞圈圈。

我不斷地抱怨,我不想工作、工作好無聊、沒有挑戰性、好無聊~~~~

可我心裡在淌血。

我怎麼會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

我對朋友問起這句話,朋友只是摸摸我的頭,說:這只是倦怠期,放心吧,一切會撐過去的。

是嗎?我苦笑著。我怎麼會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

仔細想想,大學期間也刻了不少字,課之餘,我總是不斷的寫、不斷的寫。

那時我心想,如果人生能一直這樣下去該有多美好?也許三餐不足,也許斗室陋瓢,但我可以自由自在的寫,不停的寫。

事實證明,那確實是這輩子稱得上最快樂的一段時光。

現在想來又是多諷刺,進了社會,時間都不是自己的了,我將一天最精華美好的時間耗費在於我而言無意義的事情上,我很痛苦。



上星期五生理期意外提早一個月到來,肚子很痛。

我是身體一出狀況,馬上可以把任何國家大事踢一邊的那種人,凡事沒有我的身體來得重要。

但我意外地發現,原來我可以不這麼重視我的經痛,原來我身體上的痛是可以被其次的。

心很痛,比經痛還痛。心在淌血,比經血還多。

我打開小說,還是多寫了幾行字,不斷問自己,為什麼把自己逼到這個地步?

這是另一種碎裂欲崩。



每當遇到任何危機,我總習慣性地代入某個角色,讓自己沉在那角色之中,讓自己忘卻現在的苦難。

之前待網拍公司,一旦怒火中燒,或是委屈憤恨,我總會想起張起靈,然後讓自己成為像張起靈這般無情緒。我想一個沒有情緒的人是不會在乎現下是否晚上十點卻突然又來了個Case,也不會在乎明明手頭上工作一堆,老闆還東挑西撿,一個勁兒地嫌。

當下是真的有用的,所有的情緒一瞬間全被抽離的感覺很不實際,但卻是阻止我翻桌的好方法。我需要這份工作。

最後事實證明,我無法這般逃避。我還是用實際行動宣洩我的疲憊:工作沒做完?他娘的我下班我就是要回家,老娘不加無薪班。

所以最後我被炒魷魚了。

我承認,那是我這輩子,最羞恥的一刻。從來只被讚賞認真努力,居然因為表現怠惰而被炒魷魚。

原來連張起靈都說服不了我,原來連我自己都勉強不了我自己。我是真的很不爽這個老闆,這些同事,這個工作。

最可怕的是,這種角色代入的習慣居然又出現了。只是換成我小說裡的瞎子。

就是笑。天不晴,就笑吧;公車不來,就笑吧;行李很重,背得手很痛,就笑吧;網路超慢,就笑吧;上班很痛苦,就笑吧。

不高興,就笑吧。

笑的是瞎子,不是我,他只是借了我這張臉在微笑,而我蜷在內心角落逃避著,這般煎熬之苦。

能撐多久?難道下場又是被炒魷魚嗎?

今天一到公司,又是痛苦的八小時開始,我板著臉,不斷拉圖。心裡想著,找個時間回去找阿龍吧,我累了,我需要被罵一罵,我需要一場震撼教育,我需要有人打醒我,告訴我我不切實際,我心存幻念,我空思妄想。

我一邊拉圖一邊,轉頭看著窗外,對面億萬里的屋頂上佇了一排小鳥,外頭下著輕雨。

真是脆弱啊我。

真是脆弱啊......我反射動作就是笑,不停地咯咯地笑,同事以為我又在廣播上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其實我聽了一整上午的代青塔娜。

我邊笑邊在心裡想著,哎呀糟糕了,被瞎子附身太久,哭不成哭,笑不成笑了。

但我還是不停咯咯笑。很諷刺吧?其實你心裡很痛,很痛很痛。卻只能笑。

很諷刺吧?咯咯咯......

可憐的我,知道是自己的錯,卻覺得這些錯都不算什麼,只要能自由自在的寫,這些不負責任的心態都不算什麼。

我甚至跟朋友說,也許可以去坐牢,只要有得吃餓不死,有紙有筆,拜托讓我寫完我的故事。

非常不負責任的話,這種話我竟認真說出口,很認真的想是在台北搶銀行還是要回彰化搶。

我瘋了。



昨天收假,拎著小妹給的神仙魚和四條小金魚,一路晃到台北。

怕魚放在國光地板上,晃啊晃的會暈車,只好用手拎著。沒想到一個昏頭大睡,整罐水掉了下來。

靠杯,少了一條,好在即時將漏出來的那條魚倒回去。一回台北,就發現其中一條魚少了一隻眼睛。

我沉默了,應該就是掉出來的那隻,不小心傷了它。

安頓好行李,一打開小說,霹靂啪拉的打,倒也沒在意。

今天一下班,想的不是今天小說要打什麼進度,反而掛念著,記得到民權大橋買魚飼料跟黃藥。

逛了水族館一圈,拎著飼料回家,還多買了個給小金魚躲著睡的鏤空磚。

一回家,安頓好魚魚,換了缸、添了水,才開網頁。

這短短一個小時,我是真真切切忘了這般煎熬之痛。很清醒著,擔心那缺了眼的魚會不會生病。

這一個小時,我回到近一個禮拜未返還的現實。

我感謝這缸魚。


這兩天把蝴蝶的姚夜書看完,想哭,但哭不出來。

可以體會姚夜書的痛苦,一堆又一堆的劇情擠在腦子裡,不立刻寫出來便不能吃、不能睡。

是的,我也曾類似如此。所以曾經躺不到半小時,半夜兩點卯起來寫到隔天中午,然後倒床不起。成果就是完成一個劇本。

我打字不快,我沒有天馬行空的想像,我知道我的故事一向不精采、不吸引人,與姚夜書(或說是蝴蝶本人)比,我算根蔥?

唯一讓我堅持即使寫得緩慢也要寫完的理由:我想看。

作者本人我,想看到結局。

我自己喜歡自己寫的故事,我看著每一篇斷頭的故事,對我自己說:然後呢?

然後繼續寫,繼續一字一句慢慢地寫。

我不為任何人寫,我為我這個作者兼讀者而寫,我為我自己寫。我是個很自私的人。

我不想到死還不瞑目,到死還惦記著,這些故事怎麼辦?還沒寫完怎麼辦?可不可以躲過孟婆湯,下輩子繼續寫?

那我絕絕對對會變成鬼。


一口氣宣洩這些怨氣,即便很早以前就知道,抱怨這種事於我沒有任何舒壓效果。

我還在想,我到底想怎麼樣?我到底該怎麼做?

可以肯定的是,這件工作我是真的做不久了,也許最快年底就收工吧。夠久了。

我也很認真的考慮參加年底的地方特考,更認真地考慮去鄉下地方應徵個代課老師的工作,唯有面對人群,我才能專心工作,忘了我的胡思亂想。

我想,鄉下的寧靜多少能冷靜我的思緒,別再如此暴衝。

我想,我應該再想想,應該再想想。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4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コメント | URL | 2010-04-17-Sat 19:51 [EDIT]
妳寫的明明就很好啊

妳是應該再想想
不過也許你也不用想那麼多

想想吧~
如果想先離開的話 存一點生活費
辭掉工作我就不收你房租
也許你可以休息幾個月
好好想想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10-04-17-Sat 20:02 [EDIT]
現在倒是還好了,漸漸可以平復心情,可能是我發現一整天待在家裡寫反而效率奇差,就覺得~~~好像邊工作邊偷懶寫文還比較有靈感一點。
上網找資料,一般網路作家的薪水是很沒有保障的,我很認真的想往這一途走,可我知道我不是蝴蝶,寫的故事沒有很大的客群,真要踩進去我肯定會餓死路邊。
有想過六月底期滿就辭,好好拚文到年底再說,不過......開玩笑,我不想拿我的生命去給我媽開玩笑= =挖ㄟ係
所以才會考慮去找很很涼的公務單位,可以這樣混渣辦事又可以邊寫文好像也不錯。

唉~~~~欠錢得還的人,不應該這麼不實際。
コメント | URL | 2010-04-19-Mon 16:14 [EDIT]
這算是好朋友互相感染嗎?我也覺得我輸給了自己,越來越不想做這工作,就算這是個可以出國的工作,加自己視野的國際觀,就算這是個可以不用打卡不用正常上班的工作,可能很多人羨慕我,那又怎樣呢?
老闆不斷地給壓力,希望我能去應變這些事情,分得清楚事情的青重緩急,老闆信任另外一位助理的能力......但是,我很抱歉我無法做到這種所謂老闆能先想到他所沒想到的貼心,但我總覺得這是總巴結吧!很抱歉~~~我就是學不來,我就是有這種反抗的劣根性。
欠錢是該還,也許就是要實際點,縱使我有再多的熱情,與滿腔的助人正義感,我終究還是要輸給了錢~薪水。就像昨天我大學朋友說的,她現在跑到做二休二的生輔員,同事問他說:為什麼之前的安親班不做,要換到這一個工作。她很實際地說:因為想換錢多一點的工作。她同事就都不講話了!不然,是以為我朋友說:因為我很喜歡小孩嗎?

最近~~也認真思考......考公務人員,這不是逃避心態,而是灰心熱情慢慢地被磨掉,我也是要生活不是嗎?我沒有辦法做到老闆說的:我假日也拼命在處理事情,都不敢吵我,但他也都沒有再領任何的錢。我其實想衝口而出:老闆你每個月領多少錢,我又只有多少錢。但我還是忍了下來,我可以不要出國但我想存錢,可以幫我加薪嗎?都已經兩年,不滿意的還是不滿意地被念,電話難打又不是第一次,又是個那要怎麼處理的反問,

唉~~~~~~~~~~~我想我的腦袋放不進去所謂獨當一面的能力吧!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10-04-20-Tue 00:19 [EDIT]
大家都要為自己找出路,我不是個專心的人,只是想找個可以邊混工作邊混自己事情的鳥工作。不可取。

只能說,老話一句:先冷靜吧!等情緒過了,想什麼未來再去想,不急的。

我們什麼都沒有,有的祇是青春,雖說光陰易逝,但也只能這樣等待。

加油吧!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