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歡迎來到瘋狂世界
2010-03-23-Tue  CATEGORY: 無聊記事
  趁上班偷打日誌^_^b

  從小就知道自己有這樣的傾向:沒事就放空自己,想劇情、想故事、想角色。越是深入刻畫某個角色性格,自己的行為舉止也越來越同步化.......喔,這當然僅止於中斷外界交流的時候,也就是我沒跟任何人交談的時候。

  例如,在寫亞緹絲這個瘋子的時候,自己思考模式也跟著瘋狂,成天一張口就是「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個沒完沒了,卯起來就是跟男生互嗆著玩。班上同學說我是肖仔,我回答:是的!這是我的榮幸!

  當然這種表演習性肯定會造成某一定的影響。國三集中精神寫沉默如冰的寒飛雪,自己也變得冷冰冰。印象最深的一次,某個天氣晴朗的下課十分鐘,我板著一張臉走出廁所,忽然有人叫住我。由於我近視沒配眼鏡,所以走近才認出是班上女同學,趕緊露出101號笑容緩和面色。同學卻尷尬道:妳的表情好嚴肅喔,我第一次看到妳這樣耶,有點被嚇到......

  ......Sorry,我不是故意的。

  心情好的時候是亞緹絲、亞純,心情不好的時候是江無行、是嘉雷康。心情不冷不熱的時候是寒飛雪、是狄姬。(以上,看不懂就算了。)

  長久以來,我讓自己習慣在生活中時時刻刻模擬角色狀態,有時開朗有時瘋狂,也有的時候沉默不語或是嚴可怖。只有走進自己家或自己房裡,真正的我才顯露出來:懶惰、嘴賤、公主病、老大心態(雖然我確實是老大.....)、唯利是圖、逃避責任。跟自己朔造的每個人物相比,真正的我有如地上泥,不值一提。

  有時我也會這麼想:真正的我到底是什麼模樣?我總是扮演著許許多多的角色,這些角色有如名為「情緒反應」的型錄,應該開心時,我搬出誰誰誰的個性;應該負責時,我搬出誰誰誰的態度;應該發怒時,我搬出誰誰誰的脾氣。到最後,「我」的所有喜怒哀樂,皆被「他人」所牽引,反而都不是「我」了。

  下了這個結論,我曾經迷惘,「陳怡君」是個什麼樣的存在體呢?「我」到哪裡去了呢?我讓每個角色藉由我來發聲,卻在最能定型自我個性的青春期,這個「我」就已經消失了。

  唯一能確定的是,從別人的反應中可以了解,這些角色多多少少朔型成功了,這些虛擬人格是可以成立的。

  每個寫故事的人都有相同的目的,告訴他人一件事,也許是一個事實,也許是含有寓意,也許說法峰迴路轉,也許開門見山。我也是,只不過這些故事都在我的腦袋裡,到最後,只能說給我自己聽。我藉著這些故事捏造一個心目中的理想世界以及自認為的完美人格,然後藉著這些人格朔造我自己,砥礪我自己,警我自己,要求我自己。

  所以我並不完美,每個我都是別人的我,然後拼湊出一個現在的我。每個完美的一部分湊在一起,是不完美。

  我自大地想,也許這些角色都是我所嚮往的,也或許這些角色都是本我人格的一部分。所以我瘋笑、我微笑、我冷笑,所以我大怒、我悶怒、我帶笑而怒,所以我冷靜、我嚴肅、我說話帶刺。我寫出許許多多的角色,而這些角色也都是我。

  曾有人說我善變,這一刻還開懷大笑,下一刻沉默無語。我除了無奈,還能說什麼?我確實善變啊,想笑就笑,想安靜就安靜,我只是個外在環境丟給來什麼刺激,就做出什麼反應的人。也許這時我正因為聊天而心情大,下一秒卻為了肚子餓就臭臉。

  這種習性好像很不好,不過我肚子餓的時候,講話、表情什麼的,真的很令他人感到靠背。

  OK,繞了這一大圈,我只是想發發牢騷~~這陣子為了寫瞎子,自己的心態也自動調整成瘋瘋癲癲樣。像是國中寫亞緹絲一樣,我又寫了個瘋子,又把自己搞得像瘋子,只是比起亞緹絲自然是沒這麼具攻擊性,但成天「咯咯咯......」地笑,連自己受不了自己。

  咯咯咯......我只想說,我還是我,只是帶上瞎子的面具。

  咯咯咯......我只是想說,每個人的心裡都住了一個瘋子,只是他是醒是睡,只有自己本身才知道。

  咯咯咯......我只想說,我曾瘋狂過、也曾又笑又哭地面對自己的脆弱,就像亞緹絲,就像瞎子。

  咯咯咯......當你覺得這個世界偽裝著清醒,何不讓自己瘋著看清事實?

  咯咯咯......各位大爺別打我>_<,我就是「咯咯咯」停不下來啊~~~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コメントSpirit.Ling | URL | 2010-03-24-Wed 02:00 [EDIT]
其實你這種行為算是社會化的過程吧..?
當人處在當下沒有經驗法則可以依循時,
就會按照自己印象中可以把這件事處理得很完美的角色代入。
角色認同只要在之後的成長期可以組合起來就好了。

真正心理生病的,
是會把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假想成別人的事
逃離現實的人(家暴、性侵害等等)
最後還會把受害的人格和平實的人格分離出來
免的精神崩潰,這種感覺比較恐怖。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10-03-27-Sat 14:18 [EDIT]
社會化呀......我倒是挺慶發展自我認同的過程還算健全,雖然小時候被班上同學排擠的陰影多少還是有,至少我沒因此人格發育不良。
......我好像太自我感覺良好......這句話在這個時候就很好用了。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8/11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