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赤髮<五>
2009-12-27-Sun  CATEGORY: 小說之天行奇俠
<紋身火>
  
  心碎至極之後,還剩下什麼?
  
  連碎片都蒸發。
  
  「這就是你的真面目?火鍊手。」
  
  紛雪之中,破廟裡佇立的背影。他轉身而過,雙眼,是壓抑之下的冰冷。
  
  火焰般的冷酷。
  
  一瞬間,她感到陌生。那個,救了她無數次、令她無以回報的救命恩人。
  
  「仇兒死的那日,是你放的火?」
  
  他沒有回答,瞳孔深處有如青焰般流動。
  
  她笑了一聲,就算是,又如何?
  
  「那日你現身救我,是你們的計畫?」
  
  無語。
  
  「江家慘遭滅門、收留有孕在身的我、養育無仇,這也是陰謀?甚至仇兒墮入魔道,被魔頭殺害,都是你們的陰謀?!」
  
  「不是!」他緊抓著她的手臂。「不是這樣的!」
  
  她無法看他的雙眼。累了,她真的累了。
  
  眼角浮出些許濕意。「事實擺在眼前,你要我如何相信?」
  
  魔教兩大護法,一個是親生兒子、一個是唯一信任的恩人。
  
  而真相令人如此絕望。
  
  「我不知道無仇被教主所抓,當我發現時已經來不及了。叛逃者,一律殺無赦,我不能讓無仇冒這個險!」
  
  就和綵樂一樣,還有她的兩個姐姐。
  
  「仇兒的死,我不能推卸責任,但我絕不可能傷害仇兒!」
  
  正視他的雙眼,不曾如此激烈。
  
  「我是……我是真心……」
  
  太過真誠的雙眼,一反往常的冰冷,她幾乎就要相信。
  
  但脖子上的鍊型燒疤開始隱隱作痛。那是,火鍊手的傑作。
  
  輕輕揮開他執著的手,後退幾步。
  
  終於,落下眼淚。
  
  「感謝恩人救盈盈一命、代盈盈養育吾兒無仇。大恩大,江盈盈此生無以回報,若有來世,必定啣草結環、湧泉以報。」
  
  說完,雙膝跪地。
  
  「請受盈盈三拜。」
  
  三聲響亮磕頭,額上血印,是決裂的象徵。
  
  緩緩站起,閃著淚光的雙眼是堅決殺意。
  
  「下次見面,是敵非友!」
  
  眼睜睜看著她跨大步伐,轉身離去,直到雪色幾乎掩埋紅色的身影。
  
  「江姑娘……」即使終將失去,他也不想後悔。「盈盈!」
  
  他看見了,她短暫的回頭。
  
  換來的,是永不回首。
  
  
  
  <啟程>
  
  大火連燒三日,才將敵窟燒盡。
  
  一切隨著祝融吞噬,一磚一瓦皆成灰土,消失殆盡。
  
  她走進殘礫之中,拾起一枚焦的火紋徽章。銲在上頭的粗大鋼鍊已化為灰屑。
  
  全身上下的火鍊燒疤還在發疼,與焰的對決彷彿昨日。
  
  她看著他身陷火海炙燄之中,雙眼如火中燒。
  
  他選擇完成最後的任務,而她無動於衷目睹他沒入煉焰。
  
  一場大火之後,什麼都不剩,唯留這枚徽章。
  
  她不禁握緊了手。
  
  「江姑娘,是時候了。」
  
  展雲天與麒刀麟劍亦負傷累累,但魔教一連失去兩大護法,元氣大傷,現在正是進剿的大好時機。
  
  她打開手,火紋章碎裂成灰,自她手中隨風散盡。
  
  不再猶豫,轉身面對他們。
  
  「走吧。」
  
  
  
  <宿命>
  
  所以這是陰謀的句點?
  
  一個白髮素衣、一個髮玄袍。
  
  兩個展雲天?
  
  「鳳劍凰刀?呵,十方險道果然攔不了你們。」連聲音都一模一樣。「天真啊,少了麒刀麟劍,你們又能奈我了何?」
  
  「你是誰?」顫抖的音色自身旁傳出,他透徹的雙眼再也無法冷靜,「為何易容在下的容貌?」
  
  「易容?呵呵……呵呵呵……你果真什麼都不知曉。」除了髮色,唯一與展雲天不同的是那雙渾沌深沉的眼,高深如淵。「可還記得你的名字,羿雲天?」
  
  身旁的他如雷劈一顫,氣氛瞬間凝結,連呼吸都靜止。
  
  「兩位不遠千里而來,小小鎮風堡無可奉茶,可否有興趣聽吾說個小故事?」
  
  那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啊……風、水、火,從相輔而生走向相剋而滅的宿命。
  
  禍端卻是水族江氏所起。水族旁支江氏,強娶火族神女為妻。為避禍端,江氏一支舉家遠走,移居冀地。
  
  神女易人,火族奉神旨全族遷徙,進犯風族祖土。
  
  交戰後風族盡滅,僅羿氏一支倖存,孿生兄弟羿虹天、羿雲天襁褓失散。
  
  羿虹天繼承亡族遺志而長,計謀復仇,慫恿水族誅滅火族。
  
  水火干戈,兩敗俱傷,僅剩火族族長焰火意外倖存。羿虹天禍嫁水族,以復仇為由,收其為麾下,並重整組織勢力、為奪絕脈神劍殲滅絕刃祖門,一時震驚大江南北。
  
  羿雲天更姓為展,自幼顛沛流離,少時走火入魔、個性丕變,結群燒殺,勢力掃中原。為武師太挺身而出曉以大義,不料展雲天瘋狂弒師,驟然悔醒卻失憶,默默歸隱山林。
  
  水族江氏滅門血案,僅是展雲天動盪武林的犧牲之一。江盈盈目睹慘劇,又為展雲天所辱,遂以懷六甲之身投江水而盡,卻意外被焰火救起。為報血仇不惜寄子無仇於恩人焰火,借兄長之名為無行,因緣際會下投靠絕刃派殘存門人,拜中流真人為師習武。
  
  然後,展雲天浪跡湘地,巧遇年幼的無仇,師徒一場不過七日即失散……
  
  羿虹天隱瞞焰火,奪其義子江無仇,成功吸收於組織後,並列江無仇與焰火為左右護法……
  
  習武十二年,絕刃派中流真人私下傳她鎮派寶劍絕脈神劍後,以莫須有之名逐出師門……
  
  她順勢尋得仇人展雲天,風、水、火,再次輪迴。
  
  「可惜啊可惜。三族恩怨理應交予三族混血的江無仇親手結束,但我等不及他成長了。何況禍由水族而起,當由水族承之,江無仇還算是死得適得其所……」

  所以她的無仇,就這樣死在操弄之下?

  「火族最後的族長已死在祝融之中。現在只剩風族的你我、以及這位擁有水火二族血統的姑娘還在茍延殘喘……」
  
  看著他惡意的笑,簡直……無法忍受!
  
  就在凰嘯刀法即將揮出之時,展雲天伸手阻擋。
  
  「為什麼……為什麼……」他的聲音顫抖著。「為什麼?!」
  
  「因為,我一直在等你們。」打開手臂。「來吧!三族的餘孽。這一切都該結束了!」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
  
  鳳吟劍,迴轉直上。
  
  凰嘯刀,劈縱斬。
  
  讓這一切,都結束吧。
  
  
  
  <江湖無行>
  
  她從沒想過,自己會是這種下場。
  
  當她挺身而出,為他擋下那道氣功,絲毫不覺穿體之痛。
  
  胸口似乎少了什麼東西,她聽見從胸腔發出的風聲、水流聲。
  
  眼前的他越漸模糊,滴在臉上的水珠,如水晶般晶瑩剔透。
  
  然後,她看見了,無仇的淚臉。
  
  還有焰的笑容。
  
  恩人……吾兒啊……
  
  然後,她也露出微笑。
  
  永不消失的笑容。

  
  ===========================
  
  後記、人設圖和主題曲下回分曉,落落長= =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07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