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赤髮<四>
2009-12-12-Sat  CATEGORY: 小說之天行奇俠
<喪傷>
  
  然而,她完全料想不到,看到他們父子相殘,心竟然如此的痛。
  
  她更沒有想到,他的孩子與恩人失散、墮落邪教,竟和展雲天有關。
  
  戰火四起,難以遏止,這僅是開啟烽火的前序。
  
  「為什麼妳知道無仇?無仇跟妳是什麼關係?」
  
  她無法看他的眼,這句話……應該由她來問!
  
  「難道……那年把無仇帶走的人是妳?妳知道無仇是我的弟子,所以串聯邪教,囚禁仇兒?!」
  
  弟子?仇兒是他的徒弟?
  
  「江無行,妳好狠的心!要報滅門血仇儘管向我討,那無辜孩兒妳竟下得了手?!」
  
  回應他的,僅有一聲響亮巴掌。
  
  「好個無恥的展雲天!」全身抑制不住的顫抖,牙關緊得連話都快說不出。「你想死,我可以成全。我不在乎雙刀雙劍是否換人!」
  
  明明是他的錯,為什麼他可以把責任推的一乾二淨?為什麼我的孩子會因為他落入魔頭手中?為什麼我的無仇因為他成了邪教孽黨?為什麼所有跟他扯上關係的人,全都受他連累?
  
  ……甚至因他而亡。
  
  當展雲天抱著江無仇走出漫天祝融,她簡直不敢相信雙眼所見。
  
  她的孩子、她的仇兒,死了?是他的親爹殺死他?他怎忍心?他怎忍心!
  
  老天爺啊!這是在懲罰她的遺棄嗎!
  
  她還沒聽他喚一句:娘親。
  
  「啊……啊……」是恨、心痛、抑是懊悔?「展雲天!」
  
  不惜背襲,揮刀便砍。
  
  在他轉身的那一刻,她看見了,透徹無暇的雙眼。
  
  鳳吟、凰嘯。
  
  刀劍接觸的剎那,巨大劍氣傷了對方,傷勢遠比方才的除魔行動更大。
  
  所以沒有第二次。
  
  麒刀死抵著凰刀,麟劍架著鳳劍。
  
  「邪教黨羽還在附近,別在這時起內鬨。飛雪,帶他走。」
  
  「宇文朝,你──」
  
  不多說一句,手刀一劈,她立刻陷入暗之中。
  
  
  
  <絕望>
  
  心痛的滋味。
  
  痛得她說不出話。
  
  參天古木之中,小小的一角。
  
  小小的孤墳。
  
  他不發一語,佇立墳前。
  
  直到她靠近,悄然拔劍。
  
  「無仇是我的孩子?妳沒有拿掉他?」
  
  終於轉身,雙眼依舊清。「妳欺騙我。」
  
  她依舊無語。
  
  雲風劍,出鞘。
  
  那就讓劍說明一切吧。
  
  
  
  七、<死決>
  
  狂風六式疾走,掃無阻。
  
  絕脈七刃重斬,殺無倖免。
  
  第二次死決,了斷罪惡的過去、無盡的恨意。
  
  非你死、便我亡!
  
  絕脈一刃、二刃、三刃……終於,來到禁忌的最後一招。
  
  「絕脈七刃!」
  
  她迴身跳起,向他直劍俯刺。
  
  雲風劍朝天縱劈,砍飛絕脈劍,也中斷絕刃禁招。
  
  局勢,扭轉。
  
  他將她壓制於地,單手緊掐著細頸,眼看著另一手中的雲風劍就要刺進她的印堂。
  
  她無所畏懼,咬著銀牙、憤恨盯著他的雙眼。
  
  可比野獸般的憤恨眼神,是他、也是她。
  
  鮮血,淌紅他的白衫、染紅他的白髮。
  
  在她臉上劃下道道血痕。
  
  驀然,一滴滴冰晶般剔透的水珠從他臉上掉落,打入她眼眶之中。
  
  ……就像是江南的細雨。
  
  他鬆開掐頸的手,任利劍鏗落地,俯首啜泣。
  
  很壓抑的哭聲。
  
  染血的白髮散在她臉上,拂過她失神的雙眼,他的孩子,她的仇兒。
  
  推開身上泣不成聲的展雲天,默默走向孤墳。
  
  伸手探入衣襟,取出另一半玦玉,掛上墳頭。
  
  十三年前,若她不棄子從武,也許今天就不會有這些慘劇。
  
  ……後悔也來不及了。
  
  「江姑娘?」重物落地的聲響,引他回頭。
  
  散落一地的紅髮與滿地鮮血相輝映,染血成褐的赭紅衣衫染上新紅,雲風劍怵目驚心的穿胸而過。
  
  「江姑娘!江姑娘!」感覺逐漸冰冷的身體被抱入溫暖的懷中,朦朧之中,似乎見到江無仇透徹冰冷的眼神。
  
  無仇吾兒,原諒娘、原諒娘……
  
  
  
  <無仇>
  
  緩緩睜開雙眼,昏暗的光線。一瞬間,恍非人世。
  
  痛,身體第一個恢復的知覺。
  
  但為什麼,她仍感到心頭麻痺?
  
  坐在一旁的他,換下一身血衣,卸去血腥味。
  
  雙眼透徹依舊,冰冷依舊。
  
  他看著她,她看著他。
  
  「要我怎麼做,妳才肯原諒?」
  
  她緩緩撐起身,感覺胸口的傷痕再度迸裂,血水滲出。
  
  這次,他沒有扶她。
  
  她看著他,雙眼沒有溫度。
  
  「贖罪?」抄起床頭的絕脈劍,丟進他懷裡。「那就死。」
  
  拿起劍,站離三步遠。一手持鞘、一手拔劍。
  
  他看著她,她看著他。
  
  閉上雙眼,利刃上頸,甫貼近便見紅。用力一抹,劍卻被拉住。
  
  倏然睜眼,她緊握劍鋒,數道鮮血沿鋒滑落。
  
  「鳳劍凰刀缺一不可,把你的命留到最後。」
  
  他痛苦的看著她收回絕脈劍,轉身離開。
  
  止步。
  
  「除魔之後,你我之間,做個了斷。」
  
  打開門,炙熱的陽光穿進屋內,照在她身上。
  
  跨步離去,徒留籠罩暗之中的他。
  
  然後,她聽見了。
  
  笑聲後的哭泣。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10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