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赤髮<三>
2009-12-05-Sat  CATEGORY: 小說之天行奇俠
  <是敵非友>
  
  怎麼半途殺出個程咬金?展雲天這沒用的傢伙,竟然擺不平一個小小的漠北夷狄!當年滅她江家、掃中原的氣勢到哪裡去了?現在居然還要她來救!
  
  她究竟前生欠了他什麼,這輩子處處受他牽連!
  
  快速向密林探去,腳下輕功卻是越見緩慢。
  
  她可沒這麼心甘情願來支援,能見他被多砍兩刀,她何樂而不為?
  
  心情越是放鬆,越能注意四周環伺的敵人。
  
  不慌不忙檔下當頭一劍。
  
  「來者何人,報上名來!」
  
  林深處一抹紅,和她初識虹綵樂的情境幾乎一樣。
  
  「漠北天關闕,寒飛雪。」
  
  長袍長劍、神色冷峻,來者單手持拿厚重的馬上劍,於胸前。右眼是令人顫寒的冷漠,左眼猶如鬼瞳般的血色與空洞。
  
  「黃髮紅衫,左眼殘疾。閣下可是名傳漠北的『獨眼殺手』?」有趣,遇到了值得期待的對手。「燕山絕刃派第三弟子,江無行。拜請賜教!」
  
  
  
  <獨人>
  
  大師兄說得對:江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更沒有永遠的敵人。
  
  上回還打得你死我活,這回卻是舉茶暢言。
  
  那獨眼殺手八成也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愚忠者,才能身抱重傷還無動於衷守在天關闕主背後。
  
  ……跟條狗沒兩樣。
  
  「咦?江姑娘?」
  
  「我到外頭走走。」在這裡看一群愚人,連自己都快變笨了。
  
  說什麼雙刀雙劍才是伏魔關鍵,那個深埋山林幾千年的老頭是痴人說夢,也只有展雲天那個白癡和漠北那兩個夷人會相信。
  
  喔,對了。獨眼殺手是半個中原人,她都給忘了。
  
  哼。
  
  「哎呀,江姑娘,妳不留下吃飯嗎?我和承兄剛打了幾隻雉鳥,待會戚大少還要帶好酒來呢!」
  
  承天肆如往常一見到她便憨得說不出話。
  
  寒飄霜倒是笑得闔不攏嘴。這當然,他不需再和他的寶貝妹妹刀劍相對,豈不為天倫喜事?
  
  嘖,這個樂天的金髮矮子怎麼會是生性冷漠的獨眼殺手的兄長?
  
  「若是不談正事,請諸位別來騷擾。」回頭看了兩人一眼。「等你們喝完酒,我再回來聽伏魔計畫。」
  
  
  
  <暗流浮動>
  
  崇天冰瀑,瀑水來自河洛深山雪水,終年流經地下伏流,出瀑見日後冰寒依舊。
  
  冰冷瀑水懸飛崖壁而下,漫過江南深山的溫濕空氣,降至底淵中,結出層層嵐氣。
  
  宛如天上景。
  
  她掬起一泓淵水,絲綢般滑過凍得毫無知覺的手指。緩緩納氣吐息,讓冰瀑寒氣與身上的純陰真氣相融。
  
  情緒淨化。濃得化不開的山嵐水氣,將一切景色掩沒在淙淙水聲後。
  
  唯見一身絳紅的她。
  
  「江姑娘。」
  
  她不想回頭,所以必須忍受他的靠近。
  
  空氣,似乎濁了。
  
  「你不該來,這裡的寒氣對你不利。」
  
  他亦沒有回應。
  
  波光瀲影中,兩杯木觴流水而來。
  
  她終於回頭。
  
  「這是戚大少珍藏的綿竹劍南,流觴邀杯,不吝笑納。」
  
  說完,舉杯先飲。
  
  她還是沒有動作,只有眉間輕擰顯示她的不。
  
  「那老頭,我不能信。」驀然開口,便是反對。「雙刀雙劍的人選太過巧合,你不懷疑?」
  
  他放下木觴,舉眼一望。
  
  「天關闕遭邪教剿滅,宇文朝被選為麒刀持有人這可以理解。可他的貼身侍衛寒飛雪竟恰好是麟劍,豈不叫人意外?」
  
  他歛下眼眸,斟上壺中酒。
  
  「江姑娘說得有理,但……倒不如說,因為宇文闕主是麒刀,所以天關闕難逃劫厄,勢力幾乎瓦解。寒侍衛體質異於常人,又與宇文闕主默契良好,麟劍由她擔任必是意料中選。」
  
  悠然嗓音迴盪瀰漫嵐氣之中,瓊汁滿觴,杯浮淵。
  
  「那……你呢?」
  
  回頭,他的雙眼和淵水一樣清冰冷。
  
  「為什麼鳳劍是你,凰刀……是我?」
  
  麒刀麟劍,一為主、一為從。
  
  鳳劍凰刀,一是殺人者,一是復仇者。
  
  他沒有回答,她亦不語。
  
  終於……「江姑娘決心除魔的原因,除了虹姑娘,真無其他?」
  
  冰冷透的雙眼,和「他」一樣,她的孩子。
  
  儘管不願承認,但仇兒的眼神和他多麼相像……
  
  回過神,閉眼壓下倏然揚起的殺氣。
  
  那日為綵樂之死闖進邪教根據地,傷重昏迷之際看到的冷漠少年,他身上的半玦,是江家被滅之後僅存的東西。
  
  她不會告訴他的,她的孩子,他的孩子,還活著人世。活在那個魔頭身邊。
  
  她一定要救出仇兒,他是她苟活的唯一理由。
  
  睜開雙眼,終於恢復冷靜。
  
  撈起浮淵酒,冷水溼袖。
  
  「綵樂姑娘受我牽連而亡、絕刃派門因絕脈劍現世而引來殺機,我必須為綵樂姑娘、師父、還有二師兄報仇。」
  
  她緩緩起身。
  
  「劍南燒春,今非飲時。」
  
  傾倒掌中杯,清酒如絲,沒入淵中。
  
  越過他驅步離去。
  
  「難道妳的生命除了仇恨,再無其他?」
  
  她停了下來。
  
  「自你滅我江家那日起,除了復仇,我什麼都不剩了。」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10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