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The moment
2007-12-04-Tue  CATEGORY: 小說之Corner
The moment

胡渣亂渣寫一通,無聊開始胡言亂語。

隨便看,反正也是隨便寫。

啤酒效應中,頭好暈啊~~~~
================================

亂七八糟,現在是什麼情形?

「你這個渾蛋!你是她的男朋友!為什麼你會不知道?!為什麼你會不知道?!」

......好吵,誰在尖叫啊?

「怎麼會這樣?嗚......都是我害的,都是因為我才會變成這樣的......」

老天,還有人哭了咧!

「妳能不能冷靜一點,她還沒死呢!」

哈,冷血。事實。

「躺在裡面的人不是你女朋友,你當然可以這麼說!」

「妳!」

「好了!你少說兩句行不行?」

女朋友出面,他也只能閉嘴,還以為有好戲看呢。

而他呢?躺在裡面的不說話,站在外面的正牌男友也靜悄悄。

......令人生氣的沉默。

「你為什麼不說話?」嘴巴不小心張開,腦袋霹靂啪啦的,說了什麼自己也不知道。「你是她的男朋友?為什麼你不知道她得癌症?」

他還是沉默,其他人也跟著安靜。

「為什麼要背叛她?為什麼你不知道她病成這樣?為什麼你什麼都不知道?!」忍不住抓起他的領子,對上他冰冷的藍色雙眼。

很好,他還是無動於衷,就是冷漠!

「你本來就是這種人!寧可跟別的女人鬼混,也不肯花一點點時間關心她。就算她孤伶伶的死了,你也不會知道,你也不在乎!」

碰!他終於回應了,用一記拳頭回應。然後沉默,只是眼神很殺。

「哈哈,那是什麼眼神?想殺我嗎?你應該先自殺!」看看他身後的女人,就只會用哭來裝無辜,噁心!「要不是你背叛她,她也不會說退出就退出;要不是你搭上別的女人,她也不會跟全部的人斷絕關係!要不是你,她也不會瞞著全部的人!」

碰!不回他一拳不甘心!「你有什麼資格打我?你才是最沒有資格當她男朋友的人!」

他站起來抓住我的領子,咬牙切齒。「我跟她的事什麼時候輪到你說話?」

一股火往上衝,自己也不知道哪來這麼大的勇氣對上他。但乍見她的憔悴、從她口中吐出和衣服一樣鮮紅的血、親眼看她在自己面前倒下、聽聞她得了癌症末期的那一刻......為什麼?為什麼在她痛苦的時候卻沒有人在她身邊?!為什麼那個該陪著她的男人卻什麼都不知道?!

「至少,」因為這男人該死!「我不會讓她一個人等死!」

他終於放開我,他也知道該心虛啊?

看著他在所有的人面前跪了下來,雙手緊緊抓著頭髮,連呼吸都像是抽搐。「你們走......都走......」

那個只會哭的女人只靠進一步,卻什麼動作也沒有。是不敢吧?搶了朋友的愛人,再笨也該知道,全部的人都不會站在她那一邊!

一隻強壯的手臂摟我的肩膀。「走吧!讓他一個人靜一靜,等她醒來再說。」

是啊!我沒有抵抗,默默跟在大家後面。我也該冷靜一下。

只留下她,冷冷看他跪在地上。眼中,只有無盡殺意和悲痛。

他和她,都是她的摯友啊......她怎能接受他背叛她的事實?

一切,等她醒來再說吧!

================================

裡面有八個人,很複雜。

一個躺著。
先是知道自己得絕症,然後知道男朋友劈腿。
藉著分手跟其他七個人斷絕連絡,但紙包不住火,
病發的時候很巧地被發現,然後被抬來醫院。

一個跪著。
之前跟上面那個大吵了一架(只有他在吵),
冷戰的時候開始覺得她不夠溫柔,
在「一時氣氛佳」的狀態下劈上另一個很溫柔的女人,
然後「也是很巧地」被發現。
雖然他道歉了,但她還是執意要分,他當然更生氣。
賭氣地分開很久,直到他知道她住院的那一刻。

一個氣到快瘋掉。
八個人之中,她最先認識上面兩個,
不過就像理花、原田、修司的關係,
她也知道他們三人永遠是「兩個人與一個人的組合」。
而不幸的是,她永遠站在她那邊。
所以躺著的那個默默接受他劈腿的事實,而她卻氣得半死;
她默默隱瞞得癌症的事,她也氣得半死;
他一無所知,還是最後一個知道的人,她更是氣到快瘋了。

一個哭到眼睛快瞎了。
很Happy的認識跪著那個,很心慌的喜歡上他,
很一時衝動的跟他告白,然後在她跟他不小心Kiss的時候被發現,
那一刻,因為是朋友的男友而很心虛的內咎起來,
也在他直接衝出去追人的時候,很傷心的認清事實。
因為她,所以他們分手,所以他不知道她的病,所以她進了醫院。
是個「一切都是因為她」的女孩。

一個在沒有預警下突然暴走。
最後一個進到這群,年紀最小的年輕人。
暗戀躺著的那個很久很久了,只是人家早已經死會。
最後一個知道她被劈腿,他什麼也沒說;
最後一個被她斷絕連絡,他還是什麼也沒說。
然而,但他卻是第一個發現她得絕症,並且親自送上醫院的人。
看到跪著的那個竟然什麼都不知道,
終於忍不住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在全部的人面前暴走。

三個心慌慌,卻也沒辦法。

一個是天生媽媽心腸的好女孩,聽到她得絕症當然很傷心,
但還是打起精神,安慰氣得半死跟哭到快瞎的人。

一個是上面那個的男朋友,本來就看不順眼哀哀哭跟哎哎叫的人,
忍不住嗆了氣到快瘋了的那個,然後被反嗆的時候反而被氣得半死。

一個是不知道怎麼處理這個混亂情況,
只好扮演拉住氣到快瘋了的角色。
但沒想到平常呆呆傻傻的年輕人會突然暴走,
拉不住的情況下也只好讓他去了。
最後也只能說:「走吧!讓他一個人靜一靜。」

================================

我在打人設,打完之後酒就醒了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コメント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コメント | URL | 2007-12-04-Tue 15:53 [EDIT]
哈囉~~
這禮拜六我要去彰師大
妳有沒有要來彰化呀???
コメントSIBI | URL | 2007-12-04-Tue 16:41 [EDIT]
沒意外的話這禮拜要拍片柳~~~

歹勢啦!可以去的話再跟妳說。
コメント | URL | 2007-12-07-Fri 11:43 [EDIT]
喔喔~~沒關係你忙~

我下禮拜又要去台北~XD

トラックバック
TB*URL
<< 2019/10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