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瓶黑]色調偏白
2019-06-04-Tue  CATEGORY: 盜墓筆記同人小說
《色調偏白》

用「冰天雪地」四個字來形容長白山的冬季,再貼切不過。

想像一個畫面:一種漫天鋪地的白佔據視線任何一個角落,憑空刮出幾條陰影、幾個點,遠看時朦朦朧朧,泛著光、糊了影……哎,那是近視八百度看到的景色。

「好冷啊……」他呼出白霧,黑框大眼鏡往衣角隨意抹幾下,戴回鼻樑。眼前是銀雪樹掛、遠方有白林山霜,釣線在半空中劃開一道漂亮的拋物線,啪地射進河裡;釣線僵直,他的神經繃得更緊,今晚是否得餓肚子過夜,就看今天的收穫了。

抽著菸,耐心等待魚竿另一端的動靜。四周安安靜靜,偶爾有冽風切開樹林,穿梭晶瑩在樹梢上的冰掛,嘶嘶沙沙地栽進嵐霧裡,好似撞不到牆的回音。

其實風聲只是雨雪的前奏,憑空出現的雪片以慢板的速度飄落,一點一滴積在他頭上那頂破舊的皮草帽緣,他換手握竿,輕雪便滑了下來,彈到肩上。

溪流間的枝枒順流而下,飄來一支更巨大的黑色長物。他頂頂度數不合的眼鏡,這季節難得見到山老鼠送貨下山,他知道愈值錢的木頭愈碰不得,否則哪天被活埋在山裡可連神仙都不曉得。

直到那根「漂流木」緩緩接近、越靠越近、好近好近……「咦?」

木頭不是人蔘,沒有頭更沒有四肢,就算長白山多的是千年野蔘,這世上也沒這麼大根的人蔘。

那擺明是人啊!

「壞了!」他扔開魚竿衝進溪裡拉住那具水流屍。水流湍急一再拖累他的速度,好不容易將人拖到岸邊,但已經探不到任何氣息。他趕緊扯開那個人的領口,往脖子兩側一壓,還有心跳!

一手壓住冰冷額頭、另一手抬高濕冷的下巴,往男子口中吹進一口暖氣。人工呼吸反覆幾回,男子恢復自主呼吸,咳出一些水,偏頭又昏厥過去。

他望向四周,打算將人拖回避雪的地方,拉起男子上半身的同時,男子額前的黑髮順勢一綹綹掀開露出年輕的臉龐。

他怔然盯住那張熟悉又陌生的臉,一失神,雙手不慎放開,男子倒回雪地。

白色的雪、黑色的髮、白色的臉、黑色的眉、白色的唇、黑色的……如果這個人能睜開眼皮,他知道那會是一雙深沉如墨、比黑曜石更冷的眼眸。

就像躺在雪地裡,一張色調偏白的老照片。
つづきを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9/06 >>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