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散寫]光球
2016-10-10-Mon  CATEGORY: 天宇布袋戲同人小說
他恢復意識後,偎在柴火旁,緊抓身上的熊皮大麾,沉默顫抖著。

我蹲在他面前,對他說:「公子,大冰葬已成事實,你失去靈氣之火等於失去保護自己的能力,對你十分危險。」

「......」

「絕對零度凍死了無數百姓,更別說你,你在寒武多待一日,生命就多受一日威脅。」

「......」

「我已經聽說鮫人族的事情,你既是僅存的血脈,應該為自己的活路設想啊。」

「......」

「事情到這個地步,誰都無法改變結局,我難以回天......我很抱歉。」

蒼白的他依然低頭不語,雙眼毫無生氣像個死人一樣。若非他環抱自己的手不斷顫抖,我當真以為他早就活生生凍死在我眼前。

滅族的現實於誰都是殘酷的打擊,我勸得再多,他仍聽不進半句。地上這把柴火燒得再旺,失去靈火的他已感受不到任何溫暖。

太脆弱了......現在的他只是一個脆弱的平凡人。而一個失去求生意志的平凡人無法在大冰葬的環境中活下去。

我嘆了一口氣。「聽我一勸,你離開寒武吧。」

他終於抬頭看我。

「當作是天意吧,這裡已經不適合你生存。何況聖靈組織再撐也不久了,他們需要退路,雖然機會非常渺茫,至少是個希望。由你為他們闖出這條生路吧。」

他靜靜看著我許久,眼神依然是死的,但願意開口了:「講清楚。」

我回頭看了銀河行一眼,他向我點頭,替我回答:「在寒武的南方,連接在虛海之外有一片大陸,名叫天宇......」

那裡四季輪轉,有暖春之林、赤夏之畔、涼秋之山、寒冬之水。

那裡的陽光比寒武溫暖,所以鳥語花香,那裡的空氣比寒武暖和,沒有帶霜挾雪的刺痛。

那裡山景秀麗,川海遼闊,孕育形形色色的種族,卻也產生隔閡、掠奪、貪婪,人們為了生存,爭鬥從未停歇。

但即使紛擾殺戮不斷,只要有春暖花開的一天,生命便有破雪而出的一日,面向陽光,就像迎來新的希望。

去吧,帶走預言,帶上你的新名字,離開冰冷的寒武吧。

管九,祝福你的生命在天宇得以破雪重生......

*

十字聖火開啟的那日,大冰葬的雪暴曾經停下短暫的一刻。趁那個時候,銀河行雙手運起穿梭時空的光球,準備將「管九」傳送到陌生的大陸--天宇。

起程之前,我用力握住他的手,要他好好記得。「管九,你將是寒武最後的希望,為了寒武的人民、為了聖靈組織,千萬不可讓你的死亡成為無謂的犧牲,耐心等候時機......相信我,就好好活下去!」

他回頭淡看著我,微笑了。好似我說了一個天大的笑話,好似他的性命如同這個笑話,說完便可放下,眼裡不再是置生死於度外的勇氣,而是虛度生死的茫然。

我想我永遠忘不了那個笑容。

他頭也不回跳進光球,這時遠遠傳來腳步聲和吶喊聲:「公子~~等我一下~~~是生是死我攏陪你去啊~~~」

一個手腳矯健的老人突然出現,縱身撲向光球。光球消失之前,我和銀河行都看見他一臉錯愕,留下氣急敗壞的一句罵:「憨人!我坐光球去送死,你還敢來......」

後頭他罵了什麼我們都聽不見,光球已經完全消失了。

但這是自我們救活他以來,聽到他說的最長的句子。

這趟時光旅行中有個老管家作陪,想必他不會無聊。

「不過,方才公子把坐光球譬喻為送死。」

「嗯。」

「聽起來,他似乎很不信任我的技術。」

「不用擔心,自從我預言的大冰葬實現之後,他對任何與我有關聯的人都不抱持信任了。」

「鞠十寒,你可是拖累到我啊。」

「一代銀河奇人所運行的光球,絕對會讓『管教授』心服口服,不是嗎?哈哈......」

-END-
つづきを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6/10 >>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