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遲了兩年的盜墓筆記大結局感言
2014-08-12-Tue  CATEGORY: 無聊記事


隔了兩年多,終於把盜筆的大結局給看完了。

大結局剛出爐時,各種結局重點風風火火地傳遍圈子,不用翻讀小說我也知道結局多有悽慘。大概想逃避親眼看見這些不圓滿的結局,出版兩年後的今天,我依然沒收齊,剛看完的大結局還是從朋友那裏借來的--已經借了好幾個月,埋在書山堆疊著,就是不看。

老是這麼說:三叔這拖結局魔人,我等他把真正的大結局寫完,我再把盜筆大結局跟藏海花還有沙海一起看。

事實是,對於已經知道結局重點的我而言,台版大結局這兩本書就像一帖訃聞,太沉重,以至於翻不動。

回老家養病的這段期間,把放在台北沒看完的書帶回老家,結果還是先把龍飛不敗整套漫畫看完,拖到沒什麼書可看了才翻大結局--我放空時喜歡看些輕鬆搞笑無腦的東西,沉重的,還是先放在一旁。

果然看完沉重的大結局,連小樓傳奇都無心再翻了。

我以為緩了兩年,結局於我不會有什麼衝突。當年聽看完的人說,吳邪被小哥打昏後基本就結局了,後頭只是一些他自言自語的筆記,不太重要。

不是的,很重要,太重要了。

又或許站在同人的立場看結局,確實筆記上記載的都是些冷門CP,當然不重要哈哈。

曾經我這麼說,三叔沒什麼文筆,但故事性之強絕對少見。直到自己這幾年寫的東西比往年多了些,終於明白過來,平凡直舖的文字並非落筆者腹中無墨,而是對外在、對自己內心世界的認知到達某種程度的飽和後,直覺性地開始將自己的感受化繁為簡,寫成文字,只剩重點。

因此,掩藏在這些重點背後的血淚不會出現在吳邪的筆記裡。

我向來喜歡文錦,她的行動並不正面且飽藏心機,但人格上一直是正向的。就像三叔在台北簽售會上說的,文錦是母親般的角色。無論真假文錦,在各種行動中都盡力守護她能保護到的人,在晦暗不明的老九門第二代中,她是在人性面上很值得信賴的領導。

然而透過結局末段的筆記,我好像能看見她在療養院中清醒後,明白自己與同伴們被吳三省解連環連手設計之後,咬牙吞忍的憤怒。情人兼戰友的背叛,近似戰場上廝殺卻死於背後中箭的悲憤,終於看清在亂局之中連最微不足道的愛情都被愛情親手粉碎,再也無人值得託付信任。當她被吳三省囚禁在療養院時,是何等心寒。

又好像能看見這十多年來吳三省與解連環為了文錦的生殺與否,歷經各種矛盾與僵持。或許吳三省冀希再見到文錦一面,又希望她此生再也不出現在他或解連環面前。

從輕描淡寫的結局筆記反推回蛇沼的劇情,不知道蛇沼鬼城中文錦蹲在"吳三省"旁邊到底說了什麼,然而到了結局才明白,是解連環也好吳三省也罷,也許都已令她冷眼鄙視,"吳三省"再為她激動,看在她眼裡仍只是個敵人。

那個總是打前鋒、義無反顧爬進天石洞的背影,竟是以這樣的方式親手劃下考察團的句點,頭也不回走向自己的終點。作為一個喜歡文錦的讀者,看到這樣結局,豈是心有戚戚焉可形容之?

作為一個喜歡文錦的讀者......再打下去就變成大鋼了(住手

最讓我訝異的是霍玲,以前總把她跟公主病劃上等號,看到結局一整個翻盤。其實我一直把霍玲跟甯歸為同一人種,或許經歷種種磨難後,她會更穩重、更像甯一點,只可惜書中沒對她有更多描述,否則應該也是個精彩的人物。

這兩年來遲遲不想翻動大結局,主因是潘子。

喔~~~~潘子~~~~Q艸Q

當時對於潘子的死感到萬分震驚,不明白像潘子這樣出生入死、除卻倒斗專業之外基本跟小哥同一檔次,殺或被殺都不眨眼的戰將,既然劇情已少了讓他豁命去拚的三爺,潘子怎麼會死?

無法接受,真正不能接受。

看完結局後,勉勉強強算消化掉,也冷靜了。也許就是因為吳三省已經不在,他豁命出去之後,便沒有回收的理由。

忍著最後一口氣替吳邪開路,看著他逃命而去的你,你眼中的他是小三爺還是三爺呢?

......Q艸Q

喔~~~~潘子~~~~說好的跟三爺一起養老呢Q艸Q

沒了三爺你還有解連環,沒了解連環你還有三爺啊啊啊啊我在說什麼我都胡塗了啊啊啊啊Q艸Q

把潘子還給我啦啦啦啦啦啦啦就算他已經死了兩年化成灰了也要復活啊啊啊啊啊啊啊Q艸Q

還有令我十分不捨的雲彩,兩年後的現在終於知道是被暗殺幹掉的,說不震驚是假的,但其實更為胖子的真情真義和崩潰感到難過。

喔~~~~雲彩~~~~這麼可愛的一個小姑娘,就算妳是故意裝可愛的我也.......Q艸Q

另外有個角色其實我挺看好但最後證明他只是個打醬油的路人皮包(長久以來一直看成包皮(艸),某種程度上我把皮包跟葉成(也是個沒人記得住名字的路人)歸為同種人類,莫約那種嘻皮笑臉感覺不太嚴肅、能力非頂尖但水準還不差,這種給人感覺輕鬆無負擔、但真要黑也可以黑得很徹底的角色,特別吸引我注意。

雖然事實證明,他們真的只是個黑不起來且灰溜溜的路人甲orz

最後是吳邪。

向來不以同人眼光看盜墓本文,然而盜墓以吳邪為第一人稱,即便我私心上吃瓶黑/黑瓶,事實是,只要是盜墓的讀者,誰都會是邪瓶/瓶邪。在此不僅指同人定義上的CP,還有更多實際的劇情導向,而第二季的走向很明確,吳邪的目的就是和張起靈一起找尋他的過去,直到結局。

因為第一人稱,我透過吳邪的眼睛看盜墓這個局、看小哥這個人,便很容易被吳邪拉進他的情緒,在結局中感受他對每個人的結局的無奈,經歷一切同伴犧牲得到的卻是更多更大的謎,以及伸手攔不住悶油瓶、起步追不上悶油瓶,連門兒都找不到進不了,被毅然隔絕在花花世界中的孤獨與無力。

看見摘下面具的吳邪沒能放下一切沉重,反而被壓垮、崩潰;看見周遭生活依然履行時光巨輪,平凡地走著,而躺在拓本店裡的吳邪已回不去以前平凡的生活。

三叔寥寥幾句的結局,把吳邪的情緒緊緊鎖在三兩字句中,讓吳邪=讀者無處宣洩。吳邪靜靜地流著淚,我也必須將透過吳邪反撲到自己身上的、名叫心灰意冷的情緒啃蝕殆盡。

西南氣流通過,我在老家過了陰晴不定的一周。看完盜筆大結局許久,我懷著緩不過來的思緒,待在我那個有著整面落地窗的房間裡,午後雷陣雨遲遲落不下來,卻將空氣打得濕緊。

好似陰陰雨雨的西湖邊、西泠印社中,隱約飄進濕氣的,那間小小的拓本店。

不自覺地,我拿起我妹的吉他,彈著練了好幾天卻始終二二六六的Roweana's theme。當年我帶著這首曲子隻身一人跑到苗栗新埔的海岸邊,茫然看著日落,不知道前路在哪兒。

多年後,我從吉他的音箱中,聽到旋律在濕氣中迴盪的回音,很深,很遠。

彷彿,向吳邪的渺茫表示哀悼。

又彷彿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向每個為了命運而GG掉的盜筆人物,獻上我Leg這麼久的最高敬意。

感謝吳邪,感謝南派三叔。

蛤?漏了小哥?

哈哈哈,這個什麼話都沒說清楚就一走了之的@#$%#$^$%&*@#$#$%^^*&,我謝不下去.......

不過"用我一生換你十年天真無邪"這句話的真正含意終於在結局時深刻體悟到了。

小哥,老九門不給力,為難你成為能者多勞、勞之再勞的衰尾道人。

最後,霍仙姑當年到底有沒有對小哥流口水?說沒有我真的不太信。

最後的最後,小瓶子好傷啊,求客瓶各種治癒啊啊啊啊啊啊Q艸Q

--Leg了兩年的盜筆結局感想文,Leg了兩年的2014年八月,by Leg到天邊的SIBI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4/08 >>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