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無聊唱唱歌:陳盈潔
2012-03-30-Fri  CATEGORY: All Music
<海海人生>--作詞:張國榮(對,你沒看錯,就是哥哥) 改編詞:娃娃 作曲:許冠傑


人說這心情 罕罕罕罕 卡快活  不通太陰沈 想著會驚
有人真古意 定定嘛是有人變卦  這人情怎樣才看得破

人說這人生 海海海海 路好行 不通回頭望 望著會茫
有人愛著阮 偏偏阮愛的是別人  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

輕輕鬆鬆 人生路途阮來行 無人是應該永遠孤單
阮會歡喜有緣你作伴 要離開 笑笑 阮沒牽掛


我想台語歌無法用中文詞彙翻寫的最好例子,就是第一段,那一大段的借代要翻太難,不懂的請懂的人解釋,不然就當外星語言聽過就算......

我不曾買過任何一張台語專輯,然而生長在充滿台語的環境裡,要不熟悉台語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首<海海人生>應該可以排行我最喜歡的台語歌(布袋戲歌曲除外)第一名,若說凡人歌是唱給漂撇的男性聽,那這首海海人生就是唱給隨和的女性聽。在以前那個不是愛得要死要活、就是努力工作拚業績的台語歌壇,這種類型的歌突出而亮眼,加上這種歌難寫、台語歌製作刁鑽又龜毛,使得這類型的歌雖然少得可憐卻曲曲佳作,相當受歡迎且長久傳唱。(我想不到類似狀況的國語歌,有人可以幫我舉例嗎?)

特別喜歡這首,旋律好不好聽就不予置評,從小聽到大的歌,基本上不會有人去評論小蜜蜂或是哥哥爸爸真偉大好不好。重點在歌詞,國中畢業後有陣子覺得,人生嘛,就是這麼一回事,滄海一粟,湖泊漂萍,瀟瀟灑灑地過,不也逍遙自在?

嘖,我真是被佾雲影響個十足十啊!

我最喜歡那句"阮會歡喜有緣你作伴 要離開 笑笑 阮沒牽掛",很隨性自在。這首歌強調感情事就是「隨緣」兩字,無論友情或是愛情。但也不是隨性就注定身旁的人總是來來去去,因為沒有人是永遠孤單的。


<紅塵夢>--作詞:洪光遠 作曲:許冠傑 編曲:Ricky Ho



不知是過去光陰一去不回頭 或者是阮的青春故意放水流
不免來同情 也不免來瞭解 生活自己有安排(這裡的"不免"是不用的意思)
雖然是親像流星閃爍的紅塵夢 阮也知一切到尾會來變成空
小小期待和夢中的未來 總是惦在心肝內

燒酒一杯擱一杯吞落喉 目屎也滴落心肝頭
不敢對你講出阮的悲哀 怎樣的心情你可知

世間是一片雲煙茫茫的大海 我親像船隻行往過去又過來
不免來同情 也不免來瞭解 生活自己有安排 (生活自己有安排)


讚!大推!

這首曲子最讓我驚艷的是旋律,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歌仔戲曲調的唱腔寫台語歌,而且融合的非常好。對我來說「紅塵夢」是古今合併曲風中的經典,讓人聽得出這是一首以歌仔戲為基底的台語歌,而不是插入歌仔戲的台語歌。編曲者也是大推的部分,中式樂器為主旋、西式樂器為合音的配器方式雖然常見,但配合歌仔戲式的旋律算是首見,也聽得出花了很大心血才不至於搶過主旋律,主旋與合聲相輔相成,非常好聽。

最令我不敢置信的是,這首歌早在1995年發表跟上面的<海海人生>差不多時期,即便中西合併在當時的歌壇普遍常見,但這首歌的編曲著實先進很多,也確實難唱(又沒幾個人會唱七字仔、也沒多少人學過都馬調)。當時的國語歌壇在古裝劇狂拍的時候正流行「末代女皇武則天」啦、「我得意的笑」啦......等等曲子,編曲多半走平民路線,活潑好記又好唱。不過後來因為哈日風或是R&B盛行而落沒了,即使這些年受到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強勢的影響,中國風又死灰復燃,但曲風已是大相逕庭。現在的含有中國風成分的曲子要嘛旗袍年代、要嘛西域故事,反而間接推銷上海的觀光業呢。

咦?說到哪了???

忘了是哪個不怎麼聽台語歌的人說過,台語歌的重點不就是尾音抖抖抖?沒誇張的抖音就沒有那個「氣口」,就不像台語歌了!

頓時無言很久,對我而言那其實還滿俗的。尾音顫聲是特色沒錯,但若太過強調就變成形式了,那跟Vitas不管唱什麼都要來個高音發聲練習沒什麼兩樣。這首「紅塵夢」少了那些迂腐的唱腔形式,以台灣傳統樂曲的轉音方式詮釋反而平易近人且高雅許多。陳盈潔的深厚唱腔在這裡表現地淋漓盡致,丹田十足但高音卻柔而不剛,強強強強強!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2/03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