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中元回家隨想(一)
2009-09-19-Sat  CATEGORY: Past time=My memory
  從端午算起,過了個中元才回家,天已微涼,我在彰化空了一個夏。

  我沒去過新竹,不知道竹塹之風風如何。只是每當我回到彰化,出了火車站或國道客運,迎面總是乾爽的空氣和著沁人徐風襲來,讓我覺得,這裡就是風城。內陸的彰化市區是如此,往海邊走的鹿港我的家更是冷風不斷,吹得我髮絲全亂,即使現值夏轉秋,秋虎正烈,而農曆七月才過一半。

  整個暑假期間七八月我都在台北,頂著烈陽、身處空氣滯留的環境,我很認真的思索以往沒有冷氣的這二十多個年頭是怎麼過的?至少在台北,沒有冷氣是會死人的。回到家我才明白,因為鹿港風盛,只要大窗大門大開著,旺盛的對流絕對會把沒收好的報紙吹得到處飛,從北方窗口吹進來的風莫約二十七八度,就算待在屋子裡也會得頭風。這就是為什麼以往我晚上要關電扇睡覺,否則夏季得感冒真是笑死人,還不是熱感冒咧!

  漸漸習慣都市生活後,回老家反而陌生了起來。面對一樣的街景、一樣的人群,一樣的風吹呼嘯,我不禁思索原因。

  鄉下步調緩慢,看在一些都市人眼中也許有些不可思議,因為在日新月異的生活中,時間就是金錢,而鄉下人的拖拖嗦嗦相對的就是沒有競爭力。台語主要詞彙承襲歷史永久的閩語,在我家這裡的慣用台語中,有幾個形容人類移動速率的常用詞彙,對照中文後發現真是有趣。台語中的「走路」翻成中文應為「行路」;台語裡「走」這個字,代表的是緊急狀態下的快速移動,也就是中文中的「跑」;而常用的台語裡並沒有「跑」這個字。

  為什麼覺得這點很有趣?因為在我生長的環境中,人一旦成年(莫約十六歲)就不再「走來走去」,事實上我也沒看過幾次年過二十歲的人還跑跑跳跳,不管事情多急多忙,永遠只是「行」,頂多要收稻季節要排收割機(就像搶DV一樣XD)或是急著接響了好幾聲的電話也不過就是急行。只有家門外又發生車禍需要人手幫忙、或是家庭成員面臨重大傷亡時,才有機會看到大人們很難得地邁開他們的步伐而「走」。

  我想起「君子不重則不威」這句話。古代仕人會在腰間掛上兩個玉佩,緩行的時候搖搖晃晃的也許好看,一旦快步行走,比鄰的兩塊玉佩就輕碰而發出響音,甚至互擊而碎,藉此提醒自己需穩重舉止。也許家裡那些大人們不見得聽得懂論語那一套,但對他們而言,一旦國小畢業就不該像毛小孩般行事急躁,免得讓人覺得輕浮不穩重,沒禮沒體。

  我家不是大戶人家,我的家族卻是十幾二十萬人的龐大家族,很多規矩自然隨著年紀長而加諸於身,尤其一過十六歲,七夕不再掛紅線時,就算是半個大人。因為是大人,因為君子不重則不威,除了人命關天,沒有任何事情是必須列入紅色警戒的,所以言行舉止應該要合乎禮節、從容不迫,而匆於行、忙於言非但不自重,更讓他們覺得輕浮不自制。

  這才讓我深深體認到為什麼來到城市,卻寧可窩在家中看電視也不願出門,生長在緩而穩的環境中,很難習慣都市的匆忙步調。為了適應日新月異的都市生活,人們的腳步不自覺的變得更快,然後創造出更加瞬息萬變的環境。是的,時間就是金錢,所以人們睜開雙眼的開始便急著用最短的時間梳理門面、急著用最短的時間趕上上班時間、準時下班後急著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家、然後急著利用上床睡覺之前所剩無幾的時間進行娛樂或是休活動,最後關燈睡覺結束一天,日復一日。急急忙忙的腳步、急急忙忙的生活態度,總讓我看了心煩氣躁,還不如待在家裡看電視。

  大葉的遊園車被戲稱作「淑女車」,為何戲稱?因為每個懶得走山路上課或回宿舍的女孩們,總在遊園車還在幾十公尺遠的距離就衝上去包圍,為了一席之位而絲廝殺排擠,其戰況知壯烈連男生都懼而避之,鼻子摸一摸爬山路去。淑女?No, they are monsters!

  那樣的景象於我確實震撼,從小通勤到大,從沒見過這般架勢。就算是一台車必須塞下破百個溪高學生的員林客運,也未曾見過插隊又擠人的狀況,人再多,依然是逐一上車,男生還主動讓女士優先,很平和。所以才不瞭解為什麼有人會為了短短二十分鐘路程而推得你死我活,每見這般情景,不得不認分點,還是走山路要來得輕鬆多了。

  我很認真的以為那是大葉奇景,基本上也確實如此。但我來到台北後發現,那不是大葉名產,而是都市通勤景象的縮影。之前每天搭客運去工作,一到下班時間人潮洶湧,尤其捷運市政府又是個大站,每台停靠此站的公車無不滿載乘客而去,包括我最常搭乘的藍26小巴。這時候又會看到淑女車盛況再現,撐著傘的、拎著包的、踩著高跟鞋的,無不急忙衝向甫開啟的車門,如同每個不看前後左右的白目機車騎士猛鑽隊伍空隙,毫不在乎手中的傘是否K到旁人,腳上的高跟鞋是否不慎踩空,彷彿搶到座位才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情。通常我只慢慢靠過去,就算身在隊伍中,見急於上車的人也是下意識地讓行,也好幾次明明車門在我前方卻總是最後一個上車,連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也只有這種時候,每個打扮或優雅或俏麗或端莊的女子顯得猙獰而不顯於色,完全失去她們的美麗,毫無形象可言,十分可惜。

  喔喔,當然,時間就是金錢、競爭力要從日常生活中培養。插隊搶位子又不犯法,誰叫他人動作慢,先搶先贏嘛!只是對我而言,這些不過是作人處世最基本的禮儀問題罷了。

  現在我慢慢習慣這些不可思議的奇景,也慢慢習慣這個城市的步調,回到家看到隔壁年逾八十的伯公仔又皺著眉頭一臉急迫,卻從容不迫地跨出他健美的長腿(總穿只包得住屁屁的那種淺藍色短睡褲)、拿起長長的塑膠軟管走向花園,一如往常灑著水;回頭看到母親在坐廚房前,帶著斗笠頂著陽光摘拾番薯葉,抬起頭看我。這時我才又憶起這塊土地的節奏,無論時代如何走動,依然從容。

  順帶一提,我是不知道台北的公車排班是有多緊,只是每個司機好像很喜歡在車多人多的地方瘋狂甩尾或是為了搶黃而突然加速或煞車。我不懂的是,明知交通複雜,為什麼還要加速開車?為什麼不能慢慢開?老老實實地抓好安全距離,既可避免擦撞也省得老是緊急煞車弄倒一車乘客,這樣不是很好嗎?在狹窄的台北街道上甩尾或煞車是相當驚險的事情,搞得好像班班誤點。真是......難以理解。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 2009/09 >>
S M T W T F S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