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還是不知道要寫什麼→結果亂寫還寫了一堆
2009-06-30-Tue  CATEGORY: 無聊記事
因為還在觀察當中,所以有很多事情不知該從何開口。

再過半個月,來到這個都市即將屆滿一年,我看著這個城市為了金融海嘯而焦慮,同時也為此努力。快速變更的商家店面、急的加盟餐飲、即使保守理財依然不放棄理財,每個人的腳步變得更快、更激進。這一切都是為了生存。

剛進職場那幾個月,每天搭捷運上下班,總是看著長長的人潮排在長長的電扶梯上,一個個移進入口、然後一個個移到出口,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像台永遠不會停擺的生產線,也像一個個生產線上的機器人,不說不動,茫然向前。心裡總會想:你們快樂嗎?你們滿足了嗎?這樣的人生快樂嗎?

是的,這一切都是為了生存。

每天這麼想,想久了就問到自己身上了,因為自己也是這一長排工作隊伍的一員,我一樣茫然。有時候會想,我是為了什麼念設計?當初不就是希望能到一個活潑有動力的環境工作,所以才選擇據挑戰性的設計系,期盼工作後也能如此活力滿分,一直這樣下去。

然而事實是,我的身體並不允許我這麼做。因為我愛惜我的肝比什麼都重要。

U3U人生自古誰無肝?留取設計渣掉肝?不要咧。

總之,一天睡沒八小時就不行就對了!嘴巴裡360度都破得一乾二淨了。最後只好接受這個事實:我並不想從事生活作息不正常的工作,設計這條路有待考慮。

這也是為了生存,我不想爆肝。

說是這麼說,當初在學校為了小組作業而熬夜打拚的時候還是很快樂的;大家勞碌奔波四處拍片的時候還是很快樂的;大家一起在教室裡趕作業的時候還是很快樂的。就像一位同事說的:那是種革命情感。

在職場上很難找到一同努力的同志,我們都這麼想。

以前在學校裡遇到依附在團體作業下的米蟲,心裡總是萬分埋怨。後來想想,也許我才是那個非團體活動不能存活的人。從小到大,總是社團>班級>家庭,一旦離開團體生活,就變得什麼都不是了。我不喜歡為自己的利益而汲汲營營,我對生活沒有什麼要求,即使三餐疏食,只要有一把琴、一台CD Player、一台讓我打小說的電腦、一本畫冊一支筆,這樣就很快樂了。我喜歡為大家的需求而努力,看到自己的努力成為大家成功的助力之一,看到每個人都為了成功的果實而笑,這樣我就很高興了。

所以我才跟母親說,我永遠作不了大老闆,寧可作一個站在背後默默的小秘書。當場被罵了一頓,不外乎就是沒野心、沒出息之類的。

不是我沒出息,而是我沒種,ㄎㄎ,我很認份的,ㄎㄎ。

明天過後,新的一份契約即將開始,我也將成為龐大的工作機器的零件之一。為了儘早還清學貸,我只能選擇將所有熱情和夢想與志願全部埋在心裡,只期盼在我還清學貸的那天,我還記得我擁有過的夢。

人有無限可能,我也有無限可能。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 2009/06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