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我想,我還是有勇氣對你說:好久不見
2009-05-18-Mon  CATEGORY: 無聊記事
從小到大,被我厭惡的人沒超過兩個。一個是讀幼稚園時害我沒名沒性只剩號碼的另一個"怡君",一個是很可憐的被我單方面討厭的國中同學。

國中時期是生命中被老師打的最慘、被考卷壓得最累、卻也是玩得最瘋狂的時期。幾次同學會下來,遇上的同學個個都是當年玩伴,每人都令我懷念。只有這個當年被我打從心裡厭惡卻也最怕的男生,我還真從沒期待能再遇上一面。

記得之前曾破天荒地夢到這人,因為當日得知這人居然也在台北,多多少少是日思夜夢所致。夢中人和印象中沒什麼兩樣:孤傲且倨,依然是鼻孔看人(現在想想,應該是我矮吧ˋˊ)。還記得當時一夢驚醒,心情差了一整天,一想起那張目中無人的臉就燒起無名火。

以前總有個幼稚的想法:再見面時,定得是我飛黃騰達時,不然至少要贏過他。沒法度,我最討厭莫名其妙被人用打從心底不屑的眼神看我,我會(在心底)抓狂,然後(在心底)用更不屑的態度回敬。

......我很俗辣。

所以知道此人出現在台北時,多多少少有被激勵到,甚至開始念起英文。

......我很幼稚,我超幼稚的。

這樣心態其實沒什麼意義,我知道。他在班上是個品學兼優的學生,永遠的前三名,體育好、鋼琴超強、超愛下棋、金庸小說倒背如流、也很會講黃色笑話、私下還有許多他本人不知道的愛慕者,總之,什麼都好。

智育體美皆冠,就是"群"和台語不大好。他是我遇過唯一一個不會台語的彰化人,要不是同在管樂社的他妹妹講得流利,我還以為他不是本地人。

他並非待人差,其實有問題向他討教,他還滿樂意解答的。問題在於,他毫不在意而鋒芒盡露的聰明才智容易刺傷人,而傷者都是被名為"自悲"的劍戳個正著。國一的時候很得人緣,後來就慢慢失人心。

在好班沒有人會把第一名當神看,因為你強我也強,所以更討厭目中無人的,雖然他只是沉默寡言,並非不屑和人溝通。更只是他念"完"書、寫完考卷之後不知道要幹麻,所以大家拚死拚活寫著一堂課五張考卷,他卻在看倪匡,跟另一位坐隔壁同樣五育並全、無聊玩手機遊戲的才女相呼應,照成績排位子,永遠壓底的兩位。

吼~~~越想越氣!為什麼要跟這種人同班啊!難怪他高中會被排擠!

算了,以上都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們見面了,上禮拜三。

我這輩子從沒想過會在看到這個人,沒想到這回不僅見面還吃了頓飯,飯局地點還是我介紹的。

這也算是小型同學會吧!一夥人在米朗外等了一個多小時,聊了一個多小時,進了店裡又聊了兩小時,直到米朗快收店才離開。

我比較訝異的是他變了,跟回憶、跟夢裡都不同。眼神中一樣充滿自信,但少了銳氣;談吐一樣幽默風趣,但少了點犀利多了點修飾語。看來他多采多姿的大學生活磨了他不少。

至少這頓飯讓我對他改觀不少:他也是個普通的大學生,也愛玩電玩、看動畫、也是東西載不完、也是有了女朋友就變三八。

喔喔,這傢伙不要命地從中央轉去輔仁,到現在還是大二生。我想長相已經夠老成的他,很常被誤認為研究生吧!

他都說了:好感動~~~好久沒有跟同年紀的人說話了。

哎呀,這句話可提供了不少資訊。看來想存錢念工設,得把代溝問題算進去。

不過這次會面可讓我震撼不小。畢竟沒討厭過什麼人,所以對這人印象深刻。也幸好他不再利眼睨人,不然這頓飯我還真吃不下口。

回憶是會變的,只要再接觸,沒有什麼人什麼事是不會變的。他曾是我努力唸書的目標、曾是我拚命考大學的動力,現在,他是同居異地的同鄉人。

很高興國中三年時光也是他記憶中的美好,縱然一號到四十號,他背著出來的不到十跟手指。

很高興大家都變了,都在走自己的路。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 2009/05 >>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