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完了,這裡也半廢棄了
2009-04-20-Mon  CATEGORY: 無聊記事
生活一但穩定,就變得沒什麼刺激,只是現在喔,能穩定就是福了。

工作方面沒什麼事,到現在幾個月過去了,依然是工作、加班、回家,Repeat。

前陣子清明節回家,沒事就是打屁聊看電視,順便收一下托老爸買的霹靂公仔。連續幾天小寒流,回了彰化又是好天氣,一如往常,吃飽飯後床一躺,翻本小說又是一個下午,然後又是晚餐時間。

上台北工作後就很少回家了,這次還是過完年後頭一遭,也是生平第一次離家這麼久。也許是工作佔去大半時間,倒也沒什麼離家愁。唯一讓我懷念的應該是我的房間我的床,我的閱讀時間。只有這個時候,我才能真正感覺的放鬆,也才真正覺得回到自己的歸宿。

來台北這麼久了,很多該習慣不該習慣的,其實大致上適應地差不多了,唯一到現在還無法容忍的就屬視覺和聽覺。

認識我久一點的人都知道,一旦進到吵雜的環境,我就瞬間變臉。從唸大葉開始發現自己有這個傾向,到現在依然改不過來。偏偏台北是個不夜城,很吵,跟大葉差不多。窗戶外頭的街道,從早到晚都是車,尤其好幾家便利商店叮咚來叮咚去,總讓我半夜驚醒。我的耳力不如台灣音樂的李老師這麼害,可以精準聽到並判斷他老婆的表哥在兩公里的溪水中電魚。但我的耳朵也並非強壯到可以抵抗某程度分貝的聲響,入睡前街上偶爾經過的引聲、不知道誰家死三八半夜十一二點不睡覺在樓下便利商店前發出的嘻鬧聲、樓下哪戶人家的抽水馬達聲、不知道誰這麼無聊半夜一點開著自己以為很害其實馬力也不怎麼強的跑車繞著整個民生社區跑、才三四月就開冷氣鬧得冷氣馬達的低頻整晚嗡嗡叫......一堆噪音,難以入睡。

喔喔,難怪要開冷氣,外頭這麼吵怎麼開窗睡?

所以才很少開著下載睡覺,連總開關沒關的高頻都吵著我起床關掉,何況是電腦風扇運作的聲響?會抓狂。總覺得耳朵從沒休息過,從早到晚不斷地接收聲音,搞得自己很疲憊。

以前剛來台北時,街上車水馬龍、樓廈林立,只覺壯觀。待久了,就不覺得是這麼一回事了。

問問剛北上唸研所國中同學,大家對台北都有同樣的觀感:ㄚˋ ㄗㄚˋ

這個形容詞通常用於視覺上的接觸,接近中文裡所謂的雜亂無章以致於影響情緒,而導致心情紊亂。

我看不到一片完整的天空,我的眼裡總只有滿滿的人和房子和車子。

也許真的是忍受到了極點,所以包包一背衝著就去白沙灣看海,就跟以前還在大葉時騎著小五十衝著就去王功一樣。不同的是,我可以很安靜地凝視王功夕照,而在白沙灣卻依然是一群又一群的遊客,耳邊除了海浪聲還有人聲鼎沸,眼前除了波波海浪還有許多五顏六色。

果然是台北,我想。到了假日,去哪裡都是人。

我想視覺與聽覺是需要互相配合的,也許眼界遼闊讓自己的眼睛休息一下,但那僅是暫時。

這次清明節回家,我才真正感受到寧靜。

是否曾經和我一樣,躺在床上閱讀過後,看看落地窗外遼闊的天空,安安靜靜地,只有風聲、鳥聲、遠方鄰居和親戚聊天聲。

然後什麼也沒有,安安靜靜。

自從小六搬到這個房間開始,這種日子過了七八年。小者黎明、晨曦、艷陽、藍天、黃昏、晚霞、日落、月出、星空,大者春藍、夏雨、秋夕、冬夜、月圓月缺,一樣躺在床上,一樣的角度,看遍四時變化,無一遺漏。(為什麼會看到晨曦甚至黎明?哈!是人都要在上學之前趕一下作業的,好嗎?

然而上大學後住進宿舍,再也沒這等享受過了。大四堅持往宿舍樓上搬,很大的原因也是因為二樓窗外的天空比一樓大了點,縱然窗戶小得沒話說,鐵欄杆依舊礙眼。

也許是我奢侈慣了,全家人都住在面向馬路的北邊房間,只有我住面向住家的南邊房間,從小養成的音頻忍受度,比起家裡其他人,我確實對音頻要求了些。

就是好奇,台北到底還有什麼地方是到了假日沒有人的?一到假日不出門可惜,出了門滿是人又煩心,真是矛盾。

ps.我想這篇可以擋一個月吧!


↓在我家樓下拍到的夕陽,右側二樓就是我的房間,可以想見從我房間陽台看出的晚霞有多美。

DSC03677.jpg

↓從我房間躺在床上拍出去的黃昏,也是春夏之季時我最喜歡的天空顏色。很藍。
DSC00924.jpg

↓之前在G510趕壓克力拍的黃昏,跟我的房間很像,很喜歡。
DSC00241.jpg

咦?都糊了?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 2009/04 >>
S M T W T F S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