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一山一海花蓮遊
2008-08-04-Mon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剛去花蓮玩了兩天兩夜回來,整理作品集也近兩個禮拜了,算是讓自己放鬆一下。唯一後悔的地方:Fuck!又忘了帶相機!

簡直是永遠隨機執行的錯誤指令 = =

去東部玩果然坐車的時間比較長,不過海岸公路上一山一海的景色還是相當震懾人心。之前去合歡山拍片,沿途壓車看到的懸崖幾乎都是頁岩,這次花東沿岸所見則是花崗岩與大理石居多。經過兩次大颱風,蘇花公路自然是落石滿地,不過車子跟著曲折的公路轉來轉去還是很刺激的。東京甩尾算什麼?先來花東甩一下再嗆吧!

因為行程出了一點小問題,也許玩的不夠盡興,不過這趟旅程對我而言收穫很多。到了東海岸,可以親眼看到來自赤道洋流的潮與來自日本的親潮在這裡交會,從海平線的那端一路由深到淺靠近海岸,這樣的景象是西海岸看不到的,深深淺淺的藍色海水很潔淨,比起被潮佔領的西海岸要美麗的多了。

最令我感動的是:媽啊!我看到銀河了!我親眼看到銀河了!>///<

就說西岸光害多吧!去石梯坪烤肉,因為露營區照明燈光少加上天氣超級好,一抬頭就可以長長的星道縱貫天際,這是生平第一次呢!>///<北方的北斗七星、東方的夏季大三角、南方的天狼星、火星,幾乎都被其他星座掩沒了。那種感動,遠比921跟島系旅的夜空更令人屏息。

果然我是宇宙的一份子啊!一看到銀河時就是這種感覺,以往熱愛天文的血液又沸騰起來。在其他星球看到的夜空也是這樣美麗嗎?他們看到銀河的時候能知道太陽系在哪個方位嗎?在麥哲倫星系上也看得到銀河系嗎?在太空中漫長旅行又是什麼滋味呢?多麼美麗的宇宙啊!地球繞著太陽,太陽繞著銀河系,銀河系繞著本星星系,然後本星星系外又是什麼呢?宇宙的盡頭是什麼呢?

腦袋不清不楚的烤著肉,轉啊轉的都是這些想破腦袋也沒有答案的問題。一群人就在璀璨銀河下聊天吃烤肉,就差沒有大量流星雨助陣了。

到水漣海岸玩水,擦了厚厚的防曬油才下水。因為水道狹短,花東一帶的海岸以礫攤居多,水漣這一帶的砂岸雖然還是有不少礫石混砸其中,不過在花東算是難得可下水的了。在西岸隨處可撿磨圓的紅磚或是石英石,但在這裡,哼哼!可是隨手一撿就是顆大理石甚至未成熟的玉石,蛇紋岩超級多,簡直是不用錢撿不完啊!

玩了一身濕才去烤肉,烤到十一二點才到民宿休息。民宿的電視不怎麼樣,早餐不怎麼樣,服務不怎麼樣,不過剛好住房子的最邊邊,可以同時看到山景跟海景,真是絕佳好位子。民宿門口放了幾個大理石粗磨的椅子(算椅子嗎?圓柱狀的,可以坐啊!)眼睛隨意一瞟,哇靠!大理石裡面是滿滿的貝殼化石耶!就跟在書上看到鸚鵡螺的化石一樣,連螺紋轉了幾圈都一清二楚。不愧是板塊作用擠出來的花東,沉重的菲律賓板塊被歐亞板塊壓了幾億年,不知道有多少生物沉睡在海底,偶然這麼一天,因為地震被擠出海面,成為山的一部分,經過沉澱、擠壓、變質,化成白色大理石,然而堅硬的外殼依然保持外型,被人類開採,切開,才發現這段地殼變動的歷史,也是山海錯動的證據。

如果這些曾經活著的生物有思考能力,也許他們從未想過自己能離開海水,到達陸地。是不是人類也是如此?沒有什麼東西是能永恆堅守的,就算久眠當下,大自然還是有能力將萬物挪移到無法想像的地方;就算地球毀滅化為塵埃,也許就有這麼一段自己的骨頭落到哪個外星生物上,然後他們會知道,曾經有個叫做「地球」的美麗行星,曾經有人存在這世上,曾經在地球的輝煌年代中度過。

想了一大堆,看了一大堆,然而海依然是海,依舊蔚藍如往昔。遙遠的潮的那一端帶來我們的祖先,我們忘了他們的名字,只有些許似乎還相連的血緣存在身體裡。直到我們抬頭看到星夜,想起原住民說的:所有的星星都是祖靈所化,在每一個暗危險的夜裡默默守候她的子子孫孫。

到花蓮玩了兩天,上了兩天自然課。回到市區到東家的泥巴咖啡喝了杯拿鐵跟葡萄柚汁,看著星期假日人來人往的花蓮鬧區,恍如隔世。都市是人類創造的奇蹟,花東是大自然創造的奇蹟,在這裡相互作用著,影響每個人。

來到陌生的城市,遙望陌生的天空。吹著西海岸的海風,聽著東海岸的浪聲,我在回憶中找尋方向,得到答案,並且告訴我:目標已經找到了,莫回首、莫回首。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08/08 >>
S M T W T F S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