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我就是反骨
2007-10-12-Fri  CATEGORY: Past time=My memory
搞不懂自己為什麼堅持要寫南北管跟國樂的故事,就算我對這個沒概念。盲目的收集一堆音樂和資料,憑著一點對國樂的記憶,然後就關在電腦桌前閉門造車去了。

最近有點反思,也是我關閉一個禮拜寫了一篇小說後就停止的原因。黃導演說了:為什麼你們要寫不熟悉的故事?

題材的選擇、人性的掙扎、環境的因素,這是編故事的基本要素,然而,最講究的還是故事張力。然後我發現,身處養尊處優的環境中,寫出來的東西果然虛浮。

所以停筆了。

高中的時候曾看過一支香港的旅遊簡介廣告,令我印象深的的不是香港的繁華街燈,而是那首帶點Lounge風格的中西融合的搖滾曲。很重的Bass、帥氣的胡琴、激烈的爵士鼓、還有偶爾穿插的琵琶聲。

霎那間,第一個浮現腦海的畫面,是一個身著白色馬褂的黑髮男子,翹起腿坐在舞台正中央,帥氣的推拉琴弓,藍色的舞台燈在他身上游走。

當時在想,如果一般搖滾樂團用國樂器來代替不知道會是什麼情形?沒過幾年,女子十二樂坊就成立了,雖然樂風跟我心裡所想差了十萬八千里。

如果不是大一的時候為了應付報告,我也不會跑去聽南管--誰知道那是啥玩意兒?

如果不是大一的以拉最後的CD作業,我也不會生出這麼個角色--雖然造型設定很花痴地跟當時的我長得一樣。

然後記憶中的國樂胡琴男、抱著南琶優雅吟唱的南管女、對著海風吹著品仔的北管女,就這樣定型了。

接下來,就是為他們寫一段轟轟烈烈的故事,一栽下去就是沒完沒了。

一路收集資料至今從不沒有懷疑,直到聽了黃導演的話,才開始省思:為什麼?我在堅持什麼?

剛進到大葉,不管是生活環境、人際關係、功課繁重、思想價值,還有更多拉拉雜雜的事情,從不習慣、強迫自己適應、身體負荷不良、直到放棄,這中間剛好兩年。一切都已快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在變化著,劇烈變遷的生活,令我疲於應付。

我想,影響我最深的應該是價值觀這一環。畢竟同學朋友們來自四面八方,有很多觀念是難以在短暫的時間內達到相融狀態。

當我能搬出來的暫時性的宏觀價值一但耗盡,除了感到心靈上的疲於應付之外,更覺得自己成了一副空殼,虛假的公式化應對、自欺欺人的侃侃而談、毫無內在的空洞思想。

在壓力最大的時候接觸了天宇,不否認,布袋戲提供我一個逃避的庇蔭所,帶給我短暫的快樂。在得以喘息之時,蒐集與了解南北管的工作又繼續了下去。

對我而言,寫這種不三不四的故事是一種對外價值觀的反動。一來我不推廣南管這種聽了會睡著的音樂、或是遠比搖滾樂吵上幾百倍的北管、甚至隱約有被大陸民樂擠下舞台的台灣國樂,只是自己一人去聽、去買、去學,頂多有機會的話提供我蒐集的資料。二來鞏固自己的中心思想:別人怎麼瞎起鬨、我偏要走回頭路。有誰會這麼無聊去聽南北管?偏偏我聽了就栽進去了。

當我漸漸習慣梅花操的幽靜躍動、懶繡停針的溫柔歌聲、風入松的高亢嗩吶,內心深處的記憶似乎被挑起。那是,很安靜、很和平、金黃色的回憶,我對家鄉的印象。

這樣金黃色的畫面成了我新的心靈支柱,用寧靜去面對瞬息萬變、用不變的步伐去看待混亂的文化價值觀。我有我的主張、我的主觀意志,無須為了討好這個社會而改變我的速度,造成我的困擾以及渾淆。

經過一番沉澱,終於再次站穩腳步,然後重新出發。在這之中,我失去了很多東西、反省了很多事情,這不算是脫胎換骨,而是混亂之中找到我的秩序,然後繼續前進。相信未來會更加混亂,而我要面臨的挑戰不會因為現在的價值觀而感到輕鬆,因為我還年輕,思想還在變化。

這個關於傳統音樂的故事我不會放棄,就算我不熟悉這塊文化,我也會努力去了解,反正沒有截稿日,啥時完成又有什麼關係?

我爽就好XD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07/10 >>
S M T W T F S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