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恨啊!
2007-07-06-Fri  CATEGORY: Past time=My memory
上學期上了台灣民俗藝術,老師是個鹿港人,而且是出身自「不見天街」(中山路啦XD)--盤據一堆開台祖先就很有錢的大戶人家的一條街。他上課幾乎有五分之三是操台語,而且是泉州式的漳州台語,聽的我小不習慣。

我的祖先是全州人,也稱「泉州」,開台就在離鹿港有一段距離的家鄉頂番婆這裡定居。「頂番」,意思就是「番人」勢力的最外圍,幾百年下來與漳州人、平埔族同化的結果,我說的台語也是偏漳州系統。

實在不怎麼需要在意,但高中時候就耿耿於懷。我是鹿港人,我的祖先是泉州人,但我不會說泉州話,這讓我有一種假鹿港人的感覺。理智告訴我這真的沒什麼好在乎的,反正都是台灣人!

但不行,我就是介意。

泉州話跟一般人講的台語不一樣(更不同於民視式台語,妳的皮膚糾水ㄟ笑死我也XD),轉音嚼腔的方式特別細膩,說起話來像在唸詩歌,句句之間更存有若有似無的韻腳。不像我常常衝啥、衝啥般粗魯,泉州話聽起來就是特別婉轉,不過也特別聽不懂= =

天生就是喜歡快絕跡的東西,不管是生物或是文化。所以當我知道操泉州腔的人已經不多時,深深恨起自己為什麼只會漳州話?為什麼我的家人都是操漳州腔?就算祖母是鹿港人,在我出生之後早就被同化了。

因為稀少所以重視,所以注意到南北管,甚至「腔口」問題。尤其,這些珍貴的文化只留在離死不遠的老人身上(真歹勢,但這是事實),更是讓人心急啊!

很羨慕民俗文化研究者,文物藝術也好,宗教藝術也好,音樂文化也好,如果可以,我也想加入這個行列。這些東西都是一般人難以輕易取得資料的,即便它是如此靠近、卻逐漸遠離我們的生活。

恨啊!有誰可以教我泉州腔的?開個班吧!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07/07 >>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