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我,二十歲......
2006-06-17-Sat  CATEGORY: Past time=My memory
記得高中寫作文時,曾經寫過一句話:

武帝二十登漢位,賈誼十七任宰相,年屆十八的我,究竟做了什麼?然,吾為區區市井小民,只求生活平穩,不奢其非凡......

即將迎接二十一歲的我,再回頭看這些文章,不禁啞然一笑--奇怪,裝什麼老成啊我?這種話該是年輕活潑的少女所言嗎?

不過當時的我,心智狀態的確不年經,總認為自己跳過了青春年少輕狂時,可以直接當歐巴桑了。所以高中時寫的文章總是令現在的我不禁汗然與疑惑--奇怪,我肚子裡的墨水是消化到哪兒去了?怎麼現在半滴也擠不出來?

一直受霹靂布袋戲的影響很深,國中時迷上奸巧的素還真,信手拈來,滿篇人情世故、現實無情。以致於甫上高中的第一場小辯論,就把班上同學辯到快哭出來。因為平時無所爭的我,一旦上了戰場,絕對奉行素還真的思考模式:以最冷酷無情的理性,發揮最殘忍的攻擊,擊潰對手的脆弱。

後來莫名其妙注意到佾雲這號人物,整天妄想著羽化登仙、飄來飄去。記得當時在週記裡寫佾雲的人物誌時,最後加了一句:何時,我才能像佾雲一樣,真正放下一切?

也難怪老師的評語比我寫的作文還多,無非是要勸著我:先學著提起、再言放下。

當時的我不懂,也沒放在心上。還來不及細細品味這句話,腦子又被俊美無雙的蘭芳填得滿滿的,不過這次倒是沒受多少影響,只是被他帥到昏頭罷了。

直到現在,本來已慢慢抽離布袋戲的我,又再度迷上天宇的冉七。與霹靂的悲情無奈不同,充滿活力激進的天宇,灌輸我新的思考方向:人活在世上,不是為了難求安穩的退隱,而是心滿意足的功成身退。

世上有多少人能做到如此?然而,退下一身俗塵的白無垢,始終是我努力的目標,不是嗎?

我是該與冉七看齊的,人生自古誰無憾?他的一身活力卻不因雙目之殘而減退,反而認清自己的優點,充分發揮優勢。誰見他吃過虧呢?

反觀吾輩身心俱全,卻總為芝麻小事萌生退意,吃不了苦、耐不了困頓。哎呀呀!到頭來,操偶的真實人類,竟輸給了不存在的角色:一隻帶著墨鏡的木偶。

這世上有著千千萬萬的故事等著我去挖掘,更有大大小小的挑戰等著我去面對。然而,我的人生還很長遠,無須言必放棄,或者無事一身輕。

先學著提起,再言放下。

先學著提起我的青春,再言不悔放手。

如是我聞。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06/06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