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我是彰化人,我最有資格說
2010-08-05-Thu  CATEGORY: 我就是氣!
幹!
你要發展什麼國光石化是你家的是,有種蓋在總統府隔壁啦!有種弄在台北市啦!
幹!恁祖嬤就是不爽蓋在彰化!

他媽的錢都是財團在賺,死都死別人家小孩啦!
還弄在芳苑咧!他媽的王功人都活該死好啦!吃的都是鍍金鍍銀度鎳鍍銅鍍啥小蚵仔啦!
什麼彰化八景?八恁老母啦!搞個石化業出來還八個啥小鬼景?
他媽的有沒有問過彰化人的意見?有沒有?有沒有?!
就是沒有嘛!等消息放出來已經在招商,啊靠!彰化人沒人權沒人格啦!

幹!我這個離鄉子弟有什麼資格說話?
幹!恁爸頂番婆人啦!全鹿港污染最重的地方,恁爸吃鎘米長大的啦!
幹!恁爸只看到鳥不生蛋的彰濱工業區,看不到海啦!
幹!恁爸看到最美的海居然是在王功啦!鹿港被搞成這樣還港個屁啦!

好好的農業區被衝康成這樣,還有人敢吃你便當裡的菜嗎?
幹!弄在鹿港就算了,全台灣有一半的蔬菜都從南彰化來的,搞個幾百頃的石化工業,還蓋在最乾淨的南彰化。
再吃菜啊!給我吃啊!水果多吃一點啊!一縣金屬污染全國一起享受啦!
幹!你有錢你去買花蓮有機米啦!有種就不要吃外面的便當,全國三分之二的米都從彰化雲林來的啦!
幹!全國的人都跟我一樣一起吃鎘米啦!

他媽的我咧幹恁娘咧!腦殘到有剩啦!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請拿出錢包裏的錢,用你的鼻子聞一聞
2009-10-17-Sat  CATEGORY: 我就是氣!
基本上,這是還在大葉的時候寫的,這幾天整理一下發現被我隱藏在角落的這篇,想了想還是放上來了。

王永慶逝世一周年,當作是小紀念一篇吧。

==============================
我想知識與經濟,我還是會選擇知識。
因為知識就是經濟,而有錢不代表有腦袋。

台灣經濟過了發展飛快的年代,知識文化水平卻越趨落後,
難怪台灣會是永遠的「南方國家」、「開發中國家」。

我不是生活節儉的人,但也自認不算是揮霍。
至少從小到大買過的衣服十跟手指算的出來,而這些錢不是買書就是買CD去了。
這是根深蒂固的觀念,買這些東西總比拿去買吃的來的有價值。

我並非貧苦到必須睡火車站,但也並非有錢到可以鋪張奢靡,
只要基本日子過得去,其實也就差不多了,就像現在。
省下來的錢可以做很多事情,買書、買樂器、買CD、買DVD,甚至愛怎麼溜搭就怎麼玩。

我也會羨慕月光了還活得下去的人,我也會幻想王永慶他家長什麼樣子,
但羨慕是一回事、幻想是一回事,自己真正想要過的生活才是真正一回事。
而我想過的生活,就是住在鄉下鎮日與風、與陽光為伍,
可以白天沒事寫小說、傍晚依看夕陽紅的有錢有的少奶奶生活
當春雨來臨,坐看細雨落水田,漣漪圈圈。
當夏陽炙烈,抱著電視灌茶,爽。
當金風再起,鋤花弄草搞園藝,悠哉。
當冷鋒南下,準備火鍋吃豆腐,讚啦!

馬的,寫偏了。

在我眼裡,名牌代表的是「耐用」但不怎麼實用,
我鄙視用名牌作為耀者,因為這些人通常沒什麼腦袋,而沒什麼腦袋的人難以溝通。
在我眼裡,有錢就應該拿來做更完善的處理,而拿來填充腦細胞質量是個不錯的選擇。
在我眼裡,拚經濟的口號已不具吸引力,而文化提升、環境改善才是當前最應該緊急處理,只是現在的台灣人根本不在乎,然後繼續淪陷於「拚經濟」的迷思之中。

難道台灣人真窮苦到沒飯吃了嗎?未必然吧!
難道人們辛苦賺錢就是為了更辛苦的消費嗎?沒必要吧!
難道父母賺錢給小孩念書就是希望孩子一輩子都汲汲營營於賺錢嗎?不是吧?

只要經濟獨立,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應該是我自己決定的,不是嗎?
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消費方式,任何人無權干涉不是嗎?
只不過,台灣是個高度商業化的社會,誰不是為商業而商業?
誰又不是想盡辦法賺別人的錢,然後再讓別人賺自己的錢,不斷輪迴。

台灣,銅臭味很重=_=lll

PS.好吧,我承認很羨慕歐洲人一貫的悠哉工作領日薪的日子。台灣人就是天生勞碌命,從祖先留下來的勞碌血就是這麼辛苦,整天工作、工作、工作。我討厭一天八個小時的工作時數,工作完也累翻了,還有什麼精力從事輕鬆活動?除了睡覺。
所以說不是每個歐洲國家都很有錢,但幾乎每個歐洲人都懂得生活,用少少的錢就可以過的很舒服,但台灣人總認為黃帝命就是躺著吃喝的懶狗命,再有錢也要工作到爆肝才叫「養家活口」、才叫「實現自我」。
那人活著是為了什麼?累死自己?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6
I' m not "A" local people in Lu-Kang←改了
2008-07-24-Thu  CATEGORY: 我就是氣!
↓本來是回文,越回越生氣,修一修拿來灌水。

  好久以前無意間逛到台灣民間藝術老師的部落格,看到許多李奕興老師對民俗文物動向的見解,總不禁跟著拍案起來。我是頂番婆人,也許鹿港鬧區的歷史淵源與我沒有太強烈的關係,但每每看到一幢幢被修復(?)後的古蹟竟等於被破壞的差不多了,心中總是有著無限感慨:被觀光客、塞車、垃圾、假名產填滿的鹿港,連唯一可以永恆不變的文物古蹟也都是過去式了。

  最感慨的是文武廟的重建,不僅失去原味,也失去記憶中那份永恆不變的平靜愜意。考上大學後向文昌帝君還願,還沒踏進文廟半步,倒先懷疑整個文武廟兼文開書院是不是ㄎㄚˋ掉重建了。文武廟原是我最喜歡的鹿港古蹟,大學四年來也曾多次前往取材,但瀏覽每次拍回來的素材照片,總不禁懷疑拍這些粗糙隨便的工筆彩繪與明顯不搭調的化工漆料,好像成了佔電腦容量的電子垃圾。(看來猜得沒錯,自以為錢途無量的文化觀光產業所造成的犧牲品。)

  今年過年照慣例去龍山寺拜拜,正好龍山寺歷經多年封寺整修終於開放。才剛跨進去就大開了眼界:哇~~~玻璃做的六角宮燈耶~~~好像大陸貨喔!哇~~~以前拍過的彩繪樑柱怎麼都不見了!能修到這種地步也算了不起了,堂堂龍山寺被"整"修成這般模樣,等於是架著皇帝穿乞丐衣。現在同學問到鹿港的名勝景點,總讓我險險說不出口,只能打發他們去天后宮人擠人。這樣的龍山寺說他是古蹟,就連我也不信了。

  因為常常藉用廟宇文化元素來做作品,也很習慣邊拜拜邊觀察廟宇美術。台灣這些年來大廟小廟蓋個不停,建材設計卻是一眼就看得出全是Made in China,滿滿誇張浮華的裝飾(金光閃閃的正殿、金光閃閃的神龕、又高又壯的立體門神......)除了「財大氣粗」四字,還真不知該如何形容。曾因為打工緣故訪問過秀水某社區建築中的廟宇的負責人,問到建材使用時,負責人還喜孜孜地誇耀這些大陸製品的物美價廉、建築快速。這樣一座已經完成七八成的廟宇,和山腳路六段上的王爺廟有什麼不同?和員林鎮上的福正神廟有什麼不同?和我家對面的土地公廟有什麼不同?一棟棟大陸出產的廟宇結構等於是複製、貼上,不禁感慨:在這個資本主義年代,是不是連信仰也可以被「物美價廉」?

  等發現這點,才想到還有鹿港這個古蹟之鎮可以取財,偏偏幾棟重點古蹟被搞得新不新、舊不舊,就算用數位相機拍了幾千幾百張,還不如小時候拍的那幾十張照片來得珍貴。

  一個不小心抱怨太多。只是很想知道,如我這般二十來歲的毛頭小子都不捨這些被迫害的古蹟文物,那些走過近百歲月的耆老們又是怎麼看待這個極端變化的鹿港?當古蹟也不復存在時,他們的信仰又將置之何地?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我是人?為什麼?
2007-02-09-Fri  CATEGORY: 我就是氣!
第一次接觸到「瀕臨絕種」這個詞是在小三的時候,當時看了一本阿姨送的百科全書,在僅僅十來頁的地球篇裡,有兩頁特別介紹到當時地球的已絕種和瀕臨絕種的生物。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人們口中的多多鳥、袋狼、以及許多我再也不可能見到的動物,而那些動物都是在短短數十年內絕種殆盡。

為什麼印象深刻?因為在我接下來整整四年與各類百科全書為伍的日子裡,從未見第二本百科如此慎重描述生物危機。

然後上了國中,生物危機、溫室效應等等生態危機在台灣漸漸浮出檯面。生物課本、理化課本一學期一學期的講,那些官腔的檯面話看到後來,變成考試的一道題目。身處危機中,也無關緊要了。

然後高一,偶然間在金石堂看了一本小牛頓,當期特刊報導日本最後一隻XX鳥(我忘了名字)在復育研究中心安靜的走了。

麻痺啊當時!在那隻鳥帶著「最後」的悲哀名譽離開生態圈時,有多少不為人知的物種在人類的逼迫下絕種?而人類怎麼會知道呢?

這一類的新聞已經看到不想看了,直到進了大學,在恐怖寵物店裡看到相同的橋段,才又愕然想起小牛頓上的那隻日本鳥......

媽啊!漫畫裡說的該不會是同一隻鳥吧?!

管他的,干我啥事?......干我啥事?!

有一次回老家,吃著飯看著電視新聞,正好播出CNN的報導,說美國的某森林裡,發現一隻已經宣佈絕種好幾十年的鳥,很健康的在森林裡活著。還記得翻譯記者說了一句話:這也許是大自然給了人類一次機會。

然後我哭了,幸好我看電視時總是坐在全家人的最前面,沒人看到。

是啊!這是多麼偉大一次機會,讓絕種的生物在人類的眼皮下度日,然後堅強的在險惡自然中重生。這樣的機會又有多少?

美麗的台灣雲豹,在漫雪冬季化為雪白的美麗天使,牠的足跡在十幾年前便消失在雪的彼岸了。

有多少美麗的蝴蝶,在四五零年代養活多少台灣人,以百萬為單位,還是以千萬為單位?

今日我們以西伯利亞虎為稀有、以美國野牛為希罕,但就在短短數十年前,澳洲上袋類動物四處可見、三兩公尺高的巨鳥群聚而生、藍鯨依舊稱霸海洋。

才數十年啊!地球上的物種竟絕種了近四分之三,這還是十年前的數據!是不是到了明日,連麻雀都是保育類了?路邊野狗都進保育中心了?

有時候真的覺得......生為人,恥為人啊!

最近奇摩新聞老是談到溫室效應,免不了又是美國與中共的一場嘴戰了。全世界的國家都一樣,要發展就是要破壞。更不用說中共,人都快被環境污染所滅了,還有誰會理會生態問題?

只是,換個立場想,這些動物就是活該被滅種嗎?就是活該嗎?

站在生物金字塔頂端的人類,竟足足有六十億人口......

變態啊......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9/06 >>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