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香港九龍遊記<上>
2012-11-04-Sun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好像應該來寫個遊記以紀念我第一次出國。
  好唄,就來寫唄。
つづきを表示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一山一海花蓮遊
2008-08-04-Mon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剛去花蓮玩了兩天兩夜回來,整理作品集也近兩個禮拜了,算是讓自己放鬆一下。唯一後悔的地方:Fuck!又忘了帶相機!

簡直是永遠隨機執行的錯誤指令 = =

去東部玩果然坐車的時間比較長,不過海岸公路上一山一海的景色還是相當震懾人心。之前去合歡山拍片,沿途壓車看到的懸崖幾乎都是頁岩,這次花東沿岸所見則是花崗岩與大理石居多。經過兩次大颱風,蘇花公路自然是落石滿地,不過車子跟著曲折的公路轉來轉去還是很刺激的。東京甩尾算什麼?先來花東甩一下再嗆吧!

因為行程出了一點小問題,也許玩的不夠盡興,不過這趟旅程對我而言收穫很多。到了東海岸,可以親眼看到來自赤道洋流的潮與來自日本的親潮在這裡交會,從海平線的那端一路由深到淺靠近海岸,這樣的景象是西海岸看不到的,深深淺淺的藍色海水很潔淨,比起被潮佔領的西海岸要美麗的多了。

最令我感動的是:媽啊!我看到銀河了!我親眼看到銀河了!>///<

就說西岸光害多吧!去石梯坪烤肉,因為露營區照明燈光少加上天氣超級好,一抬頭就可以長長的星道縱貫天際,這是生平第一次呢!>///<北方的北斗七星、東方的夏季大三角、南方的天狼星、火星,幾乎都被其他星座掩沒了。那種感動,遠比921跟島系旅的夜空更令人屏息。

果然我是宇宙的一份子啊!一看到銀河時就是這種感覺,以往熱愛天文的血液又沸騰起來。在其他星球看到的夜空也是這樣美麗嗎?他們看到銀河的時候能知道太陽系在哪個方位嗎?在麥哲倫星系上也看得到銀河系嗎?在太空中漫長旅行又是什麼滋味呢?多麼美麗的宇宙啊!地球繞著太陽,太陽繞著銀河系,銀河系繞著本星星系,然後本星星系外又是什麼呢?宇宙的盡頭是什麼呢?

腦袋不清不楚的烤著肉,轉啊轉的都是這些想破腦袋也沒有答案的問題。一群人就在璀璨銀河下聊天吃烤肉,就差沒有大量流星雨助陣了。

到水漣海岸玩水,擦了厚厚的防曬油才下水。因為水道狹短,花東一帶的海岸以礫攤居多,水漣這一帶的砂岸雖然還是有不少礫石混砸其中,不過在花東算是難得可下水的了。在西岸隨處可撿磨圓的紅磚或是石英石,但在這裡,哼哼!可是隨手一撿就是顆大理石甚至未成熟的玉石,蛇紋岩超級多,簡直是不用錢撿不完啊!

玩了一身濕才去烤肉,烤到十一二點才到民宿休息。民宿的電視不怎麼樣,早餐不怎麼樣,服務不怎麼樣,不過剛好住房子的最邊邊,可以同時看到山景跟海景,真是絕佳好位子。民宿門口放了幾個大理石粗磨的椅子(算椅子嗎?圓柱狀的,可以坐啊!)眼睛隨意一瞟,哇靠!大理石裡面是滿滿的貝殼化石耶!就跟在書上看到鸚鵡螺的化石一樣,連螺紋轉了幾圈都一清二楚。不愧是板塊作用擠出來的花東,沉重的菲律賓板塊被歐亞板塊壓了幾億年,不知道有多少生物沉睡在海底,偶然這麼一天,因為地震被擠出海面,成為山的一部分,經過沉澱、擠壓、變質,化成白色大理石,然而堅硬的外殼依然保持外型,被人類開採,切開,才發現這段地殼變動的歷史,也是山海錯動的證據。

如果這些曾經活著的生物有思考能力,也許他們從未想過自己能離開海水,到達陸地。是不是人類也是如此?沒有什麼東西是能永恆堅守的,就算久眠當下,大自然還是有能力將萬物挪移到無法想像的地方;就算地球毀滅化為塵埃,也許就有這麼一段自己的骨頭落到哪個外星生物上,然後他們會知道,曾經有個叫做「地球」的美麗行星,曾經有人存在這世上,曾經在地球的輝煌年代中度過。

想了一大堆,看了一大堆,然而海依然是海,依舊蔚藍如往昔。遙遠的潮的那一端帶來我們的祖先,我們忘了他們的名字,只有些許似乎還相連的血緣存在身體裡。直到我們抬頭看到星夜,想起原住民說的:所有的星星都是祖靈所化,在每一個暗危險的夜裡默默守候她的子子孫孫。

到花蓮玩了兩天,上了兩天自然課。回到市區到東家的泥巴咖啡喝了杯拿鐵跟葡萄柚汁,看著星期假日人來人往的花蓮鬧區,恍如隔世。都市是人類創造的奇蹟,花東是大自然創造的奇蹟,在這裡相互作用著,影響每個人。

來到陌生的城市,遙望陌生的天空。吹著西海岸的海風,聽著東海岸的浪聲,我在回憶中找尋方向,得到答案,並且告訴我:目標已經找到了,莫回首、莫回首。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平安夜
2007-12-28-Fri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依照約定,今年和伶一起到東海當去死去死團。

往年這時間都在忙化妝舞會,終於大四逮到機會了,去東海一睹東海平安夜的威力。實際上我是以藝術街上的東西為目的,不過顯然東海大學的活動遠比東海商圈熱鬧多了。

坐海線的火車到沙鹿,說真的,沙鹿這地方遠比我想像中的熱鬧,感覺像是台北松山那一帶,很多商家。被載在後頭,伶騎著車鑽來鑽去,一下子衝到中港路,然後一路飆~~~

可怕~~~><

到了東海先是吃飯,伶帶我到她以前打工的餐廳,專賣添加西域香料的餐點,說真的,那個豬肉咖哩真的很好吃,等級與Mr.38差不多,價錢卻便宜許多。伶說:沒辦法,這裡是東海,東西便宜又大碗。

以前領略過幾次,是這樣沒錯U_U,就不知道大葉這邊是在貴個什麼勁了。

其實藝術街這裡跟以往也沒啥不同,就是幾家商家不見了,幾家商店開張了。本來帶著錢想到某家專賣少數地域商品去狂血拼,但一進去就是這個也想買、那個也想要,然後看了價錢,又心灰意冷了......這裡是藝術街,本來就貴。不過那個俄羅斯娃娃真的很漂亮耶!有鑲金邊說,那塊彩色壁虎圖騰的蠟染布也很好看,還有紐西然木雕、印尼皮雕......真的超讚的啦XD

回伶的宿舍休息一下,立馬奔向關東煮,帶去東海大學。

有點能明白伶為啥要我去,還沒踏進東海,眼睛就快被閃到看不見了。嘖!閃屁啊!

只好跟伶拿著關東煮閃一邊享用了,這裡一對、那裡一對的,滿滿都是人。據說都是來看100下平安鐘的。

好奇,打個鐘有啥好看?

倒數將至,我跟伶擠到人潮之中,說真的,跟逛夜市沒啥兩樣,人多到必須隨波逐流,若不是伶知道捷徑,肯定是聽了鐘聲不見鐘影。一口氣鑽到平安鐘下,那口鐘還真不是普通大,敲鐘人員試敲了幾下,夭壽,耳膜簡直被震聾,不掩耳絕對傷到極致。

其實數鐘聲就是大家會不由自主跟著鐘聲數到100,然後就有人開始"Merry Christmas"、"聖誕快樂"的喊,當然,夠閃的人就直接打起啵來,大概想像一下,瞬間被超強瓦數的閃光燈閃到眼睛的感覺,絕對是:馬的,去死去死啦!

之後的活動就沒完沒了了,又是教堂彌撒、又是演唱會、又是設計系的耶誕趴,整個東海滿滿都是人,簡直就是東海菜市場,餐廳還全開著呢。

要賺就是賺這天!伶這樣跟我說,畢竟平安夜是東海的大日子,許多如我這般的年輕人皆聞風而來一起瘋,整個東海商圈到半夜還熱鬧著,簡直是超大型東海夜市。

拎了個豆漿奶茶就回伶的宿舍睡覺去,基本上,我是看電視看的很爽,然後我們又聊天聊了個通宵,跟著不夜了。

可惜的是,大葉並不放聖誕節,隔天中午我早早上火車趕課去。

可惜的是,馬的又忘了帶相機!一堆東西都沒拍到!可惡!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2
追風少年
2007-10-14-Sun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五年前,我的1/2個靈魂被遺忘在夕陽海堤邊,孤獨的吹著藍色海風。

五年後,我終於踏出腳步,尋找另一半靈魂。

===============================

今天本來應該有個打工,昨晚打電話去確認,卻臨時取消了。一時無聊,口袋沒錢沒處去,然後愕然想起今天下午在鹿港有場雅正齋的演奏會。

鹿港......好遠啊。早上還在猶豫,老爸就一通電話來,說要送水果來。

這麼一講又不想去了。老爸從鹿港大老遠跑來,說是拜了土地公和神明生,一堆水果吃不完,東西一丟就跑了。無言的對著一堆水果發呆,想跟朋友去台中又沒錢,去鹿港又好像白痴一樣:真要去的話幹嘛不搭老爸的便車?偏偏我又不想讓爸媽知道我回鹿港,因為不想回家。

就這樣看了一集天宇、吃了個麵,覺得......好空虛啊!

那還是去鹿港聽南管吧!想了一回,睡午覺。

等醒來的時候已經趕不上演奏會了。外面天氣很好,今天的日落一定很美,窗外的風輕輕吹進來,風鈴噹噹作響,突然想到海邊走走。

我拿起預謀很久的彰化地圖,大村到王功,嗯......台148線,好像很遠。

當我車子騎到埔心的時候,才突然驚覺。

其實心裡是很愉快的,從很久以前就想像這樣,閑來無事就騎車去海邊晃晃,只是一直沒有實現的一天。今天終於讓我逮到機會。

反正著也是著。

一路西進,正對的陽光刺眼到看不著前方路,秋風卻一波比一波冷。出了員林鬧區,更覺彰化真是工業發達啊......騎著小50,很可憐的跟大貨車爭道,明明員鹿路大得不可思議。

沿著員鹿路,從員林跨過埔心,來到溪湖郊外。這個路段有個奇妙特色,讓人一經過就知道是溪湖:一整路都是賣車修車的據點,穿插幾個溪湖羊肉爐的招牌,我爸的車就是在這裡買的。

進到溪湖鬧區,忍不住揚上嘴角,畢竟我是從溪湖畢業的嘛!不過,因為坐校車,高中三年來去到溪湖鬧區的機會少的可憐,這裡的街道對我而言其實陌生,但氣氛卻一樣熟悉。狹小的街道,有著和鹿港相似的味道,不同的是,溪湖人口不多,而這時候的鹿港應該塞滿了觀光客......

出了溪湖是哪裡?抬頭一看,囧!

哇塞,是二林耶!

印象中,這輩子還沒去過二林。對我而言,那是個公車上掛著的溪湖下一個重點站,一堆二林高工的學生木然的目送著溪湖高中的學生下公車,就好像溪湖高中的學生看著一群秀水高工的學生下車上學--二林,很遙遠的地方。

也真的很偏僻,除了甘蔗田和稻田,幾乎一望無際,季移的北風毫無阻礙的掃過,不得不催緊油門。一條筆直的台148線蠻向前、寥寥幾台飛奔而過的車、一隻流浪的瑪爾濟斯走到幾乎沒車的路中央、閃爍著節奏如一的號誌燈在風中搖曳、陽光依舊刺眼。

從這裡才開始覺得冷,眼中所見的每一項事物都在訴說著孤獨,好像自己也融入這片超現實般的孤獨領域。

All are single ones.

然後,一個路彎彎,我又被嚇著了。

哇~~~好多鳥~~~

DSC06345.jpg


雖然看不出那是啥鳥,不過上千隻在空中徘旋的樣子還是挺嚇人的^^b

出了二林到芳苑,路越來越大條得詭異、車子越來越少(只剩我一台摩托車)、風越來越大、真是越來越偏僻了......然後,王功到。

看到王功的入口牌樓,第一個印象是,我記得這個東西!第一次開車帶家人到這裡玩,在牌樓前來個驚險甩尾,嚇出大家一身冷汗。

一進到漁港小吃街,哈哈,又是觀光客。

東找西竄的,找不到去燈塔的路口,心一,便找個往夕陽方向的堤防小路就衝了,反正都到海邊了,衝過去就看的海了吧?!

然後騎了好久好久好久......終於停下車,爬上堤防,囧!

一望無際的......蚵仔田!

DSC06348.jpg


夕陽下的蚵仔田真是美呆了......強烈海風之中,我獨自一人站在堤防邊,放眼望去不見一人,只有颯颯冷風襲過蚵仔田。

DSC06349.jpg


美是美,但我想找的是海。所以待了一會兒,又騎上小白,回頭去。

為了吸引觀光客,從王功海溝這邊就做了不少步道設施,而海溝這裡的夕照就很夠看了。一般人也都從這裡開始真正看王功的海。

DSC06353.jpg

(拉哈哈哈.....是月河啊!)

觀光客甚多,每個人都是披頭散髮、東晃西搖、狼狽不堪......這裡吹的海風可是九級陣風啊!

只要是靠海的地方都一樣,就算不是颱風天,這裡每一天都像是在過颱風天。

還有個騎腳踏車的老杯杯,一見堤防走道都是人,二話不說直接騎下面的斜坡堤,像是不受牛頓定律的外星人,悠然自得的沿斜坡而行,使得在場的行人全部傻眼。

阿伯啊!您真強悍!

夕陽落的很快,大部分的人也都是趁這個時候狂拍家庭照、情侶照、兄弟姐妹照......背景一定是夕陽,我當然也不免俗的多拍了幾張,我本來就是來這裡看夕照的嘛!

DSC06357.jpg


走過王功大橋、穿過蚵殼鈴鐺步道,到了王功燈塔下。

以前很討厭王功燈塔,一根柱子杵在那兒,一一白的直條相間,活像根人牙膏似的,一點美感也沒有。

直到我遠眺夕陽落盡後的海灘,我才驚覺,王功燈塔真是美啊!與非即白的海灘簡直相呼應!
DSC06360.jpg


少了夕陽的黃澄,海水如天空般灰沉,沉沉的消岩塊整齊卻突兀的出現岸邊、一根根還未上線的養蚵竿群立沙中、退潮後的海岸線露出隨波流動的海沙。

這時灰白的王功漁港,才真正與白的王功燈塔不分離。

我坐在堤防邊,想起以前和家人來這裡遊玩的時光。當時,我也是像這樣坐著,海風從海的那一端吹來,將我的視線緊緊困在灰灰藍藍的欲雨天空和隨風凌起的波波細浪。從那時候起,我的身體記住了海風的味道,不斷提醒著靈魂,勿忘這自由的風聲。

也許這風聲在我心頭吵了太久,吵的我不耐煩了,所以才毫不猶豫的衝了就來。

然而,多年前被我留下的那半個靈魂,仍不肯走。

算了,隨她去了。

這天又暗了許多,該回家了,雖然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吃蚵嗲跟蚵仔煎Q_Q

然而,不管我走的再快,天的速度依然遠超出我的想像。

夭壽,我不想走抹抹的台148線,好危險><

最可恨的是,這麼長這麼的路,在芳苑地段居然沒半根路燈!就算人車少得可憐也不用這樣吧!這裡的車都用飆的耶!加上氣溫遠比想像中的低,可比颱風的狂風猛吹,簡直會感冒!

一路衝衝衝,這裡的車也是衝衝衝,卻莫名奇妙的塞在溪湖。

喔!對了,羊肉爐嘛!

好吃歸好吃,但我沒錢。

衝回員林後,深覺再不補充熱量一定會感冒,隨便找了個小店就吃了。然後回家。

這一趟很臨時的起議行程,雖然只花了七十塊油資和四十塊晚餐,但這一來一返還是收穫不少。不過近三小時的路程,卻只玩了不到一小時,這到底划不划算?

嗯~~~至少拍到美美的夕陽照片了。

哈,我愛王功^^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語言,就是不一樣
2007-09-17-Mon  CATEGORY: Go on a trip 我愛玩
上禮拜和這禮拜,分別跟家人送兩個妹妹去屏科大和政大,屏科......很遠,開車開了四小時半,不是累假的。台北,我不熟但也不陌生,畢竟來來回回這麼多次,基本面貌大概有個影子。

因為是給老爸載去的,走的當然是國道。經過楊梅的時候就聽見台語廣播這樣說:阮ㄟ住址是桃園縣「央」梅路bla、bla......

@@原來楊梅的台語並不是「羊」梅,而是「揚」梅。(差多少?請會念台語的人唸給你聽)

好妙喔,那中文地名就應該較「揚眉」啊!這樣不是很「揚」(台語裡囂張的最高級)嗎?

然後又想到大葉這裡的大村鄉,不知道的人一定是「逮村」、「逮村」這樣叫,後來才知道應該要唸「逮川」鄉,而不是「村」。

然後我就問了一下大村人打工男小:你們這裡是不是因為有什麼大水溝經過,所以台語叫「逮川」啊?

小:沒啊!我們這裡中文的「村」就是唸「川」啊!

我:@@(飆台語)那村長、村民、村姑、大村、小村、都唸「川」?

小:(台)嘿啊!啊就「川」長、「川」民、「川」姑、大「川」、小「川」啊!

我:......= =

原來這一切是我的誤解,這麼說,「揚眉」也可能就真的是「楊梅」囉?......有沒有認識楊梅人的?問一下好了~~~

之所以有這樣的誤解,是因為高中聯考要填志願的時候,是去彰化的北斗家商畫的,對,咱們這屆第一批學測白老鼠還是人工劃卡。大概因為是陳家人第一個唸高中的,剛從北斗回家就被一向不管孫輩瑣事的爺爺召喚過去(當時簡直像個受寵若驚的小太監),問了些志願填啥啦、去哪劃卡啦、bla、bla......

語言,當然All台語。

劃卡地點?我就說:喔,去「北」斗啦!(台語就是醬子唸:北京腔的霸道)

然後坐在他心愛的搖椅上的阿公就說:喔,「ㄅㄜˊ」斗喔?

然後我:......囧

阿公,那是鹿港腔嗎???(我家操漳州腔)

很久以後,久到我再也沒有機會問爺爺的後來,終於在偶然機會之下知道,原來北斗在清臺時期是塊盛產稻米的地方,地形尚屬低盆地形,宛如上天所賜的米斗。農業時代嘛!米=錢=寶,所以古地名叫作「寶斗」,一直沿用到改名之前。而「寶」的台語就是「ㄅㄜˊ」,所以中文的「北斗」,大概就是從中文的「寶斗」改的吧!

害我誤會了好久,因為鹿港腔的「北」與一般台語的「寶」還真的同音咧!中原雅音還真難懂啊!蘭芳XD

懂就是懂,不懂就是不懂XD

「寶斗」富庶到「一府、二鹿、三艋舺、四寶斗」的程度,日治時期「寶斗」還是個縣級行政區。當年國民政府決定以彰化市為彰化縣行政中心之後,形成了以彰化鹿港為中心的北彰化,和以北斗員林為中心的南彰化。

為什麼要講這個,因為我是北彰人= =lll,南彰的事我不熟......所以所謂大「川」鄉,純屬誤會。

一樣的誤會,當年國民政府要劃行政區的時候,幾乎都是把台語地名直接音譯成中文,然後遇到了個小麻煩。

新港,大家都知道,嘉義的新港嘛!

然後彰化也有個新港,以台語論。

因為日治時期的鹿港淤積的很慘,所以在北邊闢了個新的港口,就叫「新港」,台語唸:「新槓」。

然後問題就來了,兩個都是「新槓」,那中文地名怎麼辦????

怎麼辦的我不知道,只知道現在變成嘉義新港跟彰化伸港。

反正「伸」的台語也唸「新」,國民政府大概這樣想的吧!

所謂地名真的很有趣,尤其是像台灣這種住了一堆族群的時候,官方地名就變的很多變,也很令人深思。

後來我想起國中唸彰興的那段日子,當全班的台語都操內陸腔,卻只有自己操海口腔的時候,就會變成這樣:

同學:哩咧公「夾」?(你在說誰?)

我:呷?呷啥?(吃?吃什麼?)

同學:呷奔啦!呷啥?啊哩喜咧巴豆妖喔?(吃飯啦!吃什麼?啊你是肚子餓喔?)

我:嘸啊!那烏!啊力嘸喜咧公「呷」ㄟ?(沒啊!哪有!啊你不是在說「吃」的?)

同學:哇咧公哩咧公「夾」,「夾」咧軋哩公「呷」ㄟ!(我在說你在說誰,誰在跟你說吃的!)

我:......你到底在說什麼?用中文說好了。

同學:......

後來我才知道,同學一個勁兒的「夾」來「夾」去,原來「誰」的意思。內陸腔我聽不懂,因為我家那裡的人都念「像」。還有像是「你要去哪裡」,我唸「哩賣key叨位」,他們唸「哩賣key大」,還有bla、bla......

被同班的潛移默化了三年,讓我的海口腔也多了不少變化。然後高中、大學......認識更多的人,見識到更多口音,不只是台語、中文。

很突然的想到這些,然後又蹦的一下冒出這些有的沒的。

演員啊~~~怎麼辦呢????好難找啊~~~Q口Q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3
<< 2019/06 >>
S M T W T F S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