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bi" is a word in old mongo language. It maens "the slince ground".
SIBI
學琴是迢迢長路
2013-11-29-Fri  CATEGORY: All Music
如我這種三心二意朝秦暮楚張三李四(?)的人,往往興趣多多卻維持不久,標準三分鐘熱度,燒完就冷卻,等過了幾年或幾個月,小小一個觸媒又燃起同樣的熱情,然後週而復始。

我惰性堅強,往往受情勢所迫才知道要努力,大學四年算是最燃燒肝臟照青春的一段日子,但說到底,那些作品終究只是「回家作業」。畢業之後不幹設計了,基本上沒事也不會再練排版,更別說作動畫搞插畫,壓克力扔在老家,四大桶白色+三原色放著曬太陽,可惜曬了也不會乾,壓克力是很堅強的顏料。

話說回來,依照我這種三分鐘熱度的壞習慣,我以為我差不多該對胡琴膩了。畢竟這不是我的首選樂器,重新學胡琴也只因為好一點的胡琴再貴都比柳琴便宜、音量比笛子小不會吵到鄰居,何況之前學過一年,我今年又不需要趕稿修羅,且工作閒暇真得閒到發慌了。

三月學琴至今,讓老師糾正很多錯誤姿勢,很多曲子拉得歪七扭八但多少三分樣,看著自己的琴藝略略進步一點確實很開心,但對於因拉琴更加重的肌肉傷害以及天天練習基本功卻依然運弓不穩等種種因素感到有些疲憊了。尤其上星期重感冒,一連休了三堂課,養病期間連琴盒都沒打開過。昨天老師問起練習的心得,支支吾吾說不出話,根本沒練哪來的心得?

不過練樂器於我真的很M,總是下班後背著琴累得不想踏進教室一步,卻一碰到弓就恢復專注力,直到下課回家才累到灘沙發。又累又有精神,我他媽精神錯亂啦。

我不相信"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這種屁話,我認識學過音樂後來卻當流氓的人還不少。然而一旦某項興趣跟自己的Tone調相合,這個興趣將真真切切跟著自己一輩子,所以當我高中在管樂班打混時,竟在不同學校的管樂社交流間遇見以前國小國樂社的同學們,那種感動、那種同樣被音樂深深刻劃在身上的印記,無論到了什麼年紀,只要我們想到了就會重拾樂譜,學得再爛,還看得懂譜就可以自娛,如喝水般自然。

這是一種很奧妙的事情。以前國樂社裡一個常受排擠的白目學生,進了壓力山大的一中卻重拾笛子。另一個有耐心但實力不強的曲笛從小到大堅持故我,即使非科班出身,卻死活拚出一番成績,成了我那屆國樂社裡唯一一個曲笛老師。

出了社會要踏回校園是萬分困難的事,每當我感嘆沒機會學鋼琴,音樂系的大門永遠不可能為我開啟,我就會想起還有這麼一個同學,在他窮得只靠朋友打工吃剩的食物過活時,他的堅持讓他拿了全國冠軍,他打贏這場仗了。相較之下,國小畢業後就放棄柳琴的我毫無成就也是剛剛好而已。

我的胡琴老師說,他十歲拿弓,二十歲才學會運弓,所以我們不需要跟他比,因為他的成就是這三十年的努力所累積出來,初學的我們是不可能跟上的。

然而我想問,如果我努力個十年、二十年,我比得上老師的一根手指嗎?已經奔三的我手指已經硬化,肯定無法跟小孩子的學習力相比,然而若我努力不懈,我有機會參加比賽嗎?我有機會把功力提高到這樣的程度嗎?

我問不出口,我也不知道結果。已經五六十歲的學員們看見的是我年輕真好學得真快,班長看見的是我拚命衝進度衝基礎,老師看見的是我欲速則不達的急躁。我想告訴他們我學琴不只為了自娛,我眼裡看見那些同學的背影,我不想跟他們比好,但至少要超越自己,至少我還走在這條道路上,目標很遙遠,但是個激勵自己的起點。

活到這麼大,能引起我鬥志的大概只剩這種無聊事了吧。(攤手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無聊唱唱歌:蕭亞軒
2013-09-24-Tue  CATEGORY: All Music
<明天>作詞:姚謙 作曲:陳偉



我在夢裡轉一個彎 看見那一段好時光
雖然現在你在遠方 但是 感覺沒間斷 還存在我心房

我在夢裡轉一個彎 看見那一段的好時光
雖然現在你在遠方 但是感覺沒間斷
我的笑容雖然燦爛 我的擁抱需要點溫暖
就算遇到失望和沮喪 請你心中輕輕想 我在你身旁

誰把星光點亮 誰把彩虹畫上 把明天變晴朗
誰把微風吹得 如此貼心自然 眼淚能風乾
誰把憂愁釋放 誰把寂寞關上 把昨天都遺忘
誰把節奏變得 如此自然婉轉 心變得簡單 我願意陪伴 明天的路上

我在夢裡轉一個彎 看見那一段好時光
雖然現在你在遠方 感覺還存在我心房


這首的歌詞與編曲都喜歡,若是辭意好,我倒是滿喜歡像這類輕舞曲型的電子編曲。不過因為對流行音樂不熟悉,這類曲風也只在蕭亞軒的專輯中聽過。

回憶當年,整個中學六年幾乎完全沒碰過流行音樂。國中第二次學測後等畢業,過了整整一禮拜糜爛的同樂會,踏進教室就是混吃等死的開始,吃啊喝啊玩啊鬧啊,連座位都很乾脆地排成ㄇ字型,以方便大家打架追逐兼玩超級比一比。

這首曲子就是在那時候聽到的,有興趣的人不妨將音響轉大,個人認為這首歌的編曲在當時算是有層次。
乍聽之下以為就是很普通抒情歌,可電子編曲一出現,立刻吸引我的「耳光」。當時還興奮地詢問同學曲名,想不到同學用很不可思議和不耐煩的口氣道:「蕭亞軒的明天啊,妳別鬧了啦!」

喔喔,當時的我可是那種被老師叫上台卻唱不出半首流行歌的人呢,印象超深刻。(丟臉......)

猶記當年,過了千禧年,迎向真正的21世紀,雖然正值不景氣,但大社會裡大致上充斥一股21世紀會更好的氣氛,所以這種曲子也不算少。我喜歡歌詞的部分,感覺很有希望,輕鬆瀟灑但態度堅定,總之,是首很正向的歌,也多多少少激勵了當時即將升上高中的我。

誰把微風吹得 如此貼心自然 眼淚能風乾
誰把憂愁釋放 誰把寂寞關上 把昨天都遺忘
誰把節奏變得 如此自然婉轉 心變得簡單

不過這首歌也很適合遠距離戀愛的人呢!
"雖然現在你在遠方 但是 感覺沒間斷 還存在我心房"
阿捏嘸喜金∼∼赫嗎?

Elva前期的曲子大部分耳熟能詳,七年級生很難有人沒聽過她的曲子。我個人滿喜歡蕭亞軒的聲音,可低可高,音域很廣,高音有點激昂而不帶陽剛,中音瀟灑但也可以溫柔,但低音稍嫌普通甚至有點假,但是以女生來說,可以唱到低音域就算是了不起了,能唱低音的女生還真是不多呢!


<未來的未來>詞:姚謙 曲:陳偉



我發現自己存在 卻發現總是在等待
等待下次春天來 等待精彩等待花開
等待某人給我真愛

我不要處在被動的姿態 眼中自憐自艾
在這夢與夢連環的年代 怎能空白
我們要的夢想手到擒來 拒絕別人主宰
在這個交頭接耳的年代 你莫等待 等待

oh no no no

未來在我們手心 及時歡笑莫遲疑
未來在我們手心 下一步我就靠近


國中要畢業了才發現「明天」,高中畢業後才買了蕭亞軒的專輯。聽啊聽著,發現喜歡的第二首曲子,曲風跟「明天」差不多,不過沒有抒情部分,完全就是電子舞曲了。所以喜歡歸喜歡,叫我聽上一整天也是會心浮氣躁的,所以不常聽。一時好奇翻了一下編曲師,果然跟「明天」是同一個人。

至於這首曲子,編曲上感覺沒有明天這麼巧妙。不過我還滿喜歡旋律與歌詞部分,很激進,很有精神。那時代的口水歌,在經濟慘綠的現在,反而是首鼓勵自己的歌呢。


<愛的主打歌> 作詞:周耀輝 作曲:陳偉 編曲:呂紹淳



我在唱什麼 什麼都覺得 原來原來你是我的主打歌
你在說什麼 只聽一次也會記得 聽兩次就火熱
我在幹什麼 什麼都覺得 整個城市播著愛的主打歌
主的可是你 打得我好神不守舍 然後 不斷想起你的

一言一語 是指定旋律 陪我到哪條路遊來遊去
不用戴起耳機 也有好情緒 散不去
假如有心 句句都是單曲
假如不想 一切聽不進去
愛是這樣不可理喻 百聽你不厭才是好證據

我在唱什麼 什麼都覺得 原來原來你是我的主打歌
你在說什麼 只聽一次也會記得 聽兩次就火熱
我在幹什麼 什麼都覺得 整個城市播著愛的主打歌
主的可是你 打得我好神不守舍 然後 不斷想起你

一言一語 愈來愈有趣 在我的排行榜升來升去
不管一二三四 也由你佔據 退不去
假如有心 句句都是單曲
假如不想 一切聽不進去
愛是這樣不可理喻 百聽你不厭才是好證據


T口T我都要哭了,現在才發現這幾首的作曲,原來都是同一個人啊!
那我推這個作曲者就好啦!!!

好吧,其實也沒什麼好寫的,這首「愛的主打歌」陪了我一年坐校車的無聊日子,蕭亞軒大概是車長的菜吧!這首歌說好聽也沒好到讓人大推,但至少不是我厭惡的口水歌類型。在KTV唱這首歌還滿爽快的,反正是High歌。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古典樂不太好吃,不過柴可夫斯基頗美味(?
2013-01-30-Wed  CATEGORY: All Music
  最近為了寫文查資料,開始聽古典樂。
  向來習慣聽線上廣播,自然又在網路上找線上古典電台,在SKY FM翻到鋼琴三重奏電台,從聽到快睡著,進階到勉強接受,再進階到成了習慣,當作工作的背景音樂,總共花上近一個禮拜的時間。
  說真的,三重奏真的很......對耳朵很友善。基本沒有什麼重節奏,也沒有打擊樂器,是可柔和可哀傷可輕巧可激烈,但不刺激耳膜的樂種。
  簡言之,就是很好睡。
  後來想起很久以前向同事COPY古典樂精選,放在電腦裡幾百年了,以往不管是鋼琴獨奏或是管絃樂合奏,每每抓出來聽個一兩首就快睡著。最近重新翻出來聽,哎喲,聽了一整天,還沒睡捏。
  我進步了哈哈哈。
  不過只能聽一兩個小時,不然會睡著哈哈哈。
  當我聽啊聽的聽到一陣很熟悉的旋律"mi mi-re do mi so re-mi re-mi, fa fa-mi re fa ra mi-fa mi-",媽的我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以前我不聽古典樂的,聽不懂。但總有一些經典讓我不認識也不行,像藍色多瑙河啦、莫札特的小夜曲啦、小星星變奏曲啦、給愛麗絲啦(啊就垃圾車咩)等等。
  其中,這段讓我感動到不行的旋律是很小很小的時候在廣告上聽來的,不知為何,這段我不知其名的旋律就這樣擺在心裡,偶爾想起會放在嘴裡哼一下開心一下,然後又擺回心裡,從沒想過要找出這段旋律的原曲。畢竟GOOGLE大神還沒修練到輸入一段旋律就啪啦一堆網頁就冒出來的地步
  就像小夜曲的"do-so do-so do so do mi so"這種耳孰能詳的旋律,若不是看了電影<馮‧莫札特>,我可能一輩子都會以為莫札特的小夜曲大概就像綠島小夜曲這樣。哈哈。
  後來終於知道那段旋律的原曲是柴可夫斯基的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而且是世界四大小提琴協奏名曲之一。
  啊,因為是D調,所以真正的唱名並不是我Key的那樣,那是我亂抓音的XD,硬要套用也可以啦,就是要記得轉D調XDDD

  

  我喜歡1812序曲,也喜歡D大調小提琴協奏曲。柴可夫斯基的音樂有種令人無法抗拒的拉力,將聽者拉進他的旋律裡,一起奔馳在戲劇性的高潮中。
  唉......怎麼說呢?柴可夫斯基,你真是個感情用事的人(拭淚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無聊唱唱歌:任賢齊
2012-04-29-Sun  CATEGORY: All Music
<不要變>--作詞:施人誠 作曲:潘協慶 編曲:吳慶隆



如果能看淡聚散分離
或許我會更擅長安慰傷心
陪朋友唱了整整一夜失戀人的歌曲
我好想你 但不忍離去

我想我不會懂到底什麼原因
怎麼這城市裡到處流行破碎戀情
是否不貪心的人反而會特別地幸運
當世界翻天又覆地 我們還在一起


你愛我我愛妳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 捍衛相愛的決心

我知道不該暗自慶幸
當我又聽見有人為愛哭泣
卻總忍不住想要把你牢牢地抱好緊
這麼多年 你還在懷裡

我想我不會懂到底什麼原因
怎麼這城市裡到處流行破碎戀情
是否不貪心的人反而會特別地幸運
當世界翻天又覆地 我們還在一起

你愛我我愛你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 捍衛相愛的決心


我對任賢齊的歌聲沒有感覺,即便他當時已是天王級的歌手。所以當每個女生都唱<對面的女孩看過來>而男生都在硬ㄍㄧㄥ<傷心太平洋>的時候,我真的很訝異任賢齊會有這麼火紅的一天,尤其他在百戰百勝裡當小弟已經當好久了。

不過我倒是滿喜歡這首<不要變>。記得國一還在撘朋友家的便車上下學,他們總習慣在車上撥放當時的熱門歌曲,<愛在太平洋>這張便是在那時聽熟的。一首聽過一首,這張專輯裡受歡迎的曲子這麼多,卻只有<不要變>的前奏鋼琴旋律一出,吸引我的注意。

我發現除了電子舞曲,對High歌真的是沒什麼感覺,太芭樂的哀歌又聽不進耳。這首歌的前半部有著淡淡柔美的憂傷,接著隨曲調高升,情緒才在副歌處爆發,激昂中帶著壓抑的美,整體音線安排流暢,節奏四平八穩,只要音程夠廣算是滿上口的......口水歌。

我想任賢齊就強在這裡,他的音域真是大啊!這首<不要變>有多少人能唱啊?

這首歌的前奏很像初夏時候早上七點的太陽,陽光微暈,卻熾熱。
對∼∼∼就是上學的時候看到的太陽= =
當時我正在編寫未來宇宙科幻故事,其中就有對殺手背景的情侶(所以幾年後看了Mr. & Mrs. Smith才覺得心有悽悽焉吧),滿腦子浪漫情懷國一生,總覺得眼前所見的陽光,就是那對情侶永遠看不到卻悄悄為對方放在心裡的希望之光。喜歡亂編曲、竄改詞的我拿這首<不要變>開刀,變成這對情侶的主題曲。

太陽在宇宙間緩緩升起
我在你懷中回憶昨日相聚
是那樣的甜蜜 那樣無法忘去的美麗
走到如今 不想再失去

你的細柔長髮就在我手心
我知道你再也不會選擇離我而去
即使是宇宙毀滅
即使是世界末日眼看又再度降臨
我至死不渝

你愛我我愛你 不要變行不行
不多看 不多聽 只認定這份感情
誰愛我誰愛你 都不變行不行
讓未來 像從前 風平浪靜
永遠都聽見你和我相愛的聲音

當時年紀小,寫出來的東西後來幾年都被我當笑話看。副歌的詞算是這首歌最令我感動的地方所以只改了一句,也許多多少少反映在被我寫得很慘的這對後來當不成的情侶身上。這陣子無聊拿這個埋在記憶深處快發霉要丟棄的故事出來重寫,想了想,還是給了他們這部故事裡較好的結局。

冉七說:一齣戲配角往往比主角重要,但配角多比主角要早過亡,嗯∼∼∼要訂正、要訂正。

是的,船長!XD,所以我訂正了。哈哈!

附上短短的小說幾字:

  「再踏出一步,你就是我狙殺的對象。」

  她橫劍指向他,他舉槍對準她。劍再長,長不過子彈射程;子彈再快,不見得快得過她的劍氣。兩人心知肚明,只能僵持。

  真沒想到啊......雙方再見面,竟是如此不堪。

  地面上軍事要塞中的五座高塔一一垮下,隆聲巨響傳到地底深處的機密中樞室,地板輕微晃動著,也搖晃兩人不動的身影。

  他沉默許久,終於開口:「我以為妳不喜歡束髮。」烏亮的黑色長髮綁成一束低馬尾,露出她完整的臉蛋。他應該要覺得美。

  「我不需要扮女裝。」她冷冷開口。所以她不曾如他這般披頭散髮,活像白髮女妖。

  他輕聲一笑,笑聲中卻有無限寒意。「離開吧,陛下不殺無罪之人,不表示陛下會輕易放過有威脅者。」瞧那傲倨的眼神,不放棄?是啊,都忘了她是聯邦第一殺手。「踏出這一步之前,妳我如故;否則......我不想對妳扣板機。」

  你還妄想我們能假裝什麼事都沒發生,繼續偽裝平凡的生活?她把淚珠藏在角落,卻不曾落下。「任務未成,焉可求生而去?阻我者死!」

  語畢,她提劍向前刺去,而他默然扣下板機,子彈瞬間射出......

-------------------------------

讓未來像從前風平浪靜

永遠都盡全力捍衛相愛的決心

-------------------------------

  『為什麼我們不能像以前一樣,過著風平浪靜的日子?』

  他的腦海中突然浮現他痛苦且不解的聲音。

  「利爾陛下,第五塔區已宣布封鎖。主艦區恐遭連鎖反應,隨時有崩解的可能,臣請陛下移往橋艦,確保陛下的安全。」

  「不用,我直接回宮,你們下去吧。」說完,身體瞬間如風飛砂般粒子解離。

  「陛下請止步!敢問陛下,勒非塔•敬一行人該如何處置?」

  半透明的身體彷彿即將消逝,卻漂浮在空中許久。

  「禍國亂黨者,斬。」

  瞬間消失,僅餘留點點分解後的質化粒子,在空氣中閃爍餘光。

  你還不懂嗎?勒非塔。這世上已經沒有麗兒的存在,只剩利爾這個虛假的軀殼。

  「她」已經死了,再也沒有資格喚你一聲「敬」了.......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無聊唱唱歌:陳盈潔
2012-03-30-Fri  CATEGORY: All Music
<海海人生>--作詞:張國榮(對,你沒看錯,就是哥哥) 改編詞:娃娃 作曲:許冠傑


人說這心情 罕罕罕罕 卡快活  不通太陰沈 想著會驚
有人真古意 定定嘛是有人變卦  這人情怎樣才看得破

人說這人生 海海海海 路好行 不通回頭望 望著會茫
有人愛著阮 偏偏阮愛的是別人  這情債怎樣計較輸贏

輕輕鬆鬆 人生路途阮來行 無人是應該永遠孤單
阮會歡喜有緣你作伴 要離開 笑笑 阮沒牽掛


我想台語歌無法用中文詞彙翻寫的最好例子,就是第一段,那一大段的借代要翻太難,不懂的請懂的人解釋,不然就當外星語言聽過就算......

我不曾買過任何一張台語專輯,然而生長在充滿台語的環境裡,要不熟悉台語歌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這首<海海人生>應該可以排行我最喜歡的台語歌(布袋戲歌曲除外)第一名,若說凡人歌是唱給漂撇的男性聽,那這首海海人生就是唱給隨和的女性聽。在以前那個不是愛得要死要活、就是努力工作拚業績的台語歌壇,這種類型的歌突出而亮眼,加上這種歌難寫、台語歌製作刁鑽又龜毛,使得這類型的歌雖然少得可憐卻曲曲佳作,相當受歡迎且長久傳唱。(我想不到類似狀況的國語歌,有人可以幫我舉例嗎?)

特別喜歡這首,旋律好不好聽就不予置評,從小聽到大的歌,基本上不會有人去評論小蜜蜂或是哥哥爸爸真偉大好不好。重點在歌詞,國中畢業後有陣子覺得,人生嘛,就是這麼一回事,滄海一粟,湖泊漂萍,瀟瀟灑灑地過,不也逍遙自在?

嘖,我真是被佾雲影響個十足十啊!

我最喜歡那句"阮會歡喜有緣你作伴 要離開 笑笑 阮沒牽掛",很隨性自在。這首歌強調感情事就是「隨緣」兩字,無論友情或是愛情。但也不是隨性就注定身旁的人總是來來去去,因為沒有人是永遠孤單的。


<紅塵夢>--作詞:洪光遠 作曲:許冠傑 編曲:Ricky Ho



不知是過去光陰一去不回頭 或者是阮的青春故意放水流
不免來同情 也不免來瞭解 生活自己有安排(這裡的"不免"是不用的意思)
雖然是親像流星閃爍的紅塵夢 阮也知一切到尾會來變成空
小小期待和夢中的未來 總是惦在心肝內

燒酒一杯擱一杯吞落喉 目屎也滴落心肝頭
不敢對你講出阮的悲哀 怎樣的心情你可知

世間是一片雲煙茫茫的大海 我親像船隻行往過去又過來
不免來同情 也不免來瞭解 生活自己有安排 (生活自己有安排)


讚!大推!

這首曲子最讓我驚艷的是旋律,第一次聽到有人用歌仔戲曲調的唱腔寫台語歌,而且融合的非常好。對我來說「紅塵夢」是古今合併曲風中的經典,讓人聽得出這是一首以歌仔戲為基底的台語歌,而不是插入歌仔戲的台語歌。編曲者也是大推的部分,中式樂器為主旋、西式樂器為合音的配器方式雖然常見,但配合歌仔戲式的旋律算是首見,也聽得出花了很大心血才不至於搶過主旋律,主旋與合聲相輔相成,非常好聽。

最令我不敢置信的是,這首歌早在1995年發表跟上面的<海海人生>差不多時期,即便中西合併在當時的歌壇普遍常見,但這首歌的編曲著實先進很多,也確實難唱(又沒幾個人會唱七字仔、也沒多少人學過都馬調)。當時的國語歌壇在古裝劇狂拍的時候正流行「末代女皇武則天」啦、「我得意的笑」啦......等等曲子,編曲多半走平民路線,活潑好記又好唱。不過後來因為哈日風或是R&B盛行而落沒了,即使這些年受到中國大陸經濟發展強勢的影響,中國風又死灰復燃,但曲風已是大相逕庭。現在的含有中國風成分的曲子要嘛旗袍年代、要嘛西域故事,反而間接推銷上海的觀光業呢。

咦?說到哪了???

忘了是哪個不怎麼聽台語歌的人說過,台語歌的重點不就是尾音抖抖抖?沒誇張的抖音就沒有那個「氣口」,就不像台語歌了!

頓時無言很久,對我而言那其實還滿俗的。尾音顫聲是特色沒錯,但若太過強調就變成形式了,那跟Vitas不管唱什麼都要來個高音發聲練習沒什麼兩樣。這首「紅塵夢」少了那些迂腐的唱腔形式,以台灣傳統樂曲的轉音方式詮釋反而平易近人且高雅許多。陳盈潔的深厚唱腔在這裡表現地淋漓盡致,丹田十足但高音卻柔而不剛,強強強強強!
ページトップへ  トラックバック0 コメント0
<< 2019/08 >>
S M T W T F S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余白 Copyright © 2005 SIBI. all rights reserved.